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特別節目
rss itunes

MH370: 法國調查記者質疑官方版本

作者 楊眉

馬來西亞航空公司的MH370航班神秘失蹤已經超過三年,飛機上載有239名乘客以及機組人員,其中153名中國公民。三年來,圍繞此一事件的傳聞超過了歷史上任何一起航空事故,法國一位驚險小說作家Marc Dugain 在事件發生一年之後,就發表文章,推理指出,馬航飛機很可能飛向美國位於印度洋的軍事基地迪高加西亞 (Diego Garcia) ,認為此一事件很可能是一起劫機事件,這位作家一年後還向外界披露英國與法國的安全機構警告他不要繼續追蹤此事,否則將遇到巨大麻煩。

法國電視二台調查專題節目曾經派多名記者前往馬來西亞,以及印度洋的馬爾代夫等地實地調查,調查不僅未帶來答案,反而引出了更多的疑問。例如:為何馬來西亞當局對馬航失蹤事件的公開聲明前後矛盾?為何澳大利亞等國似乎都有意誤導搜尋工作?

上述一系列疑問使馬航航班失蹤事件更加撲朔迷離。法國獨立媒體人,長期居住在亞洲,為法國世界報以及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工作的資深記者 Florence de Changy 在馬航航班失蹤後第一時間前往馬來西亞實地報道,之後便不斷跟蹤搜救工作的進展,期間對涉及該事件的機構以及個人進行了方方面面的調查訪問,其中包括,馬來西亞政府,馬來西亞航空公司,波音公司,失蹤乘客家屬,負責搜尋工作技術層面的公司等等,她還親自前往印度洋的馬爾代夫等地做實地調查。

Florence de Changy 將自己的調查過程編輯成一本長達230多頁的專著,該書的中文版近日由香港紅色出版社出版,書名叫做 “被消失的馬航MH370航班。”

我們因此邀請 Florence de Changy,到法廣來做客,請她向我們介紹她對馬航失蹤之謎的推想。Florence de Changy 的中文名字陳翡。

MH370:法国调查记者质疑官方版本

其實外界對馬航失蹤航班幾乎一無所知

法廣: 首先,請您介紹一下,您為什麼對馬航失蹤事件如此關注?

法国独立调查记者Florence Dechangy 著书质疑马航MH370事件官方版本,该书由香港红色出版社出版。 法广RFI

陳翡: 從事件發生的第一時間,也就是2014年3月,我就被法國世界報派往馬來西亞做實地報道,我曾經在馬來西亞工作與生活了三年半,我也曾經在澳大利亞生活過,所以,我對事件發生地區十分了解。隨着對事件的不斷跟蹤,相關的疑問也就不斷增加。而在馬航事件發生一周年後,我發現依然有許許多多的問題沒有找到答案,而這實在令人不可思議。我因此撰寫了多篇有關馬航航班失蹤之謎的文章,引發了巴黎的一家出版商的興趣。我因此決定繼續對該事件進行更深入地調查。

法廣: 馬航失蹤已經三年多,三年來,人們聽到許多傳聞,有人說是因為飛機上載有美國的高極端軍事武器,也有人說是由於一筆巨額的知識產權的問題,也有人說是一起劫機事件,那麼,到目前為止,有關馬航MH370的信息中究竟有哪些是已經被確認的,可以說是確實無疑的?

陳翡:其實,外界對馬航失蹤事件知之甚少,幾乎什麼都不能肯定。我當然對外界的相關傳聞都做了逐個的調查,最後發現,許多版本都是站不住腳的。我因此決定有必要仔細研究官方提供的版本,這時我才發現其實官方的版本沒有任何確鑿的證據。我們可以大致將官方版本分為三個階段:
從起飛到在雷達中失蹤,飛機掉頭回飛馬來西亞,以及飛機飛向印度洋。然而,如果我們仔細研究的話,就會發現,並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有人通過技術操作使飛機在雷達中消失;其次,至於有雷達觀察到飛機返回馬來西亞飛行的消息涉及的很可能是另一架飛機,根據我的調查,人們看到的其實是另一架飛機,最後飛機在印度洋上空失蹤的說法不僅沒有任何理由,也不符合飛行員發瘋或者飛機遭劫持等邏輯,而且唯一的依據是英國衛星通信公司Inmarsat接收到的自動(ping)信號。而且這些信息並不對外公開,不僅微乎其微而且外界無法核實。所以,我們可以說,總的來說,我們對馬航航班失蹤事件知之甚少,甚至可以說是一無所知。

法廣: 既然您認為官方提供的版本並不可信的話,那麼,在您看來,馬航航班失蹤的真相會是什麼呢?

陳翡:事實上,我發現有許多證據顯示事實也許同官方的版本相差甚遠。飛機很可能在脫離雷達跟蹤之後不久就墜落。因為,官方提供的版本沒有任何可信度,所以,我認為我們應該將調查的基礎建立在我們所知道的那部分,也就是飛機脫離馬來西亞進入越南之後的那一段,也就是三月八日凌晨1點20分的時候,事實上,我發現,在這一段時間內,發生了許多事件,有許多證人的證詞都沒有引發足夠的重視。比如說,飛機曾經對外發出緊急呼救,有人曾經在空中看到一些奇異的亮光以及顏色,比如說,越南當局曾經公布了飛機失蹤地點的經緯度。然而,突然,也就是在3月13至14日之間,官方的版本改變了方向,是美國的華爾街日報最先獨家報道了馬航航班在失蹤之後繼續飛行數小時的消息,該消息迅速獲得了美國白宮的確認,3月15日,馬來西亞總理首次發表公開聲明,他除了確認白宮的版本之外別無選擇,這因此也就成為馬航航班失蹤的官方版本。

法廣:如果按照您的邏輯來推理的話,馬航航班如果確實是在馬來西亞與越南邊界墜落的話,肯定會被衛星或者別的觀察設備探測到,因為該地區是南海衝突敏感地區,美國,中國,或者其他國家的衛星雷達肯定探測到一些信息,為何沒有聽到任何這方面的信息?

陳翡:對,這就是問題所在。當然,我沒有答案;但我能夠想象可能會發生一起不可告人的事件,例如,軍事演習時出現意外,軍隊錯誤地攻擊了民航的客機;也可能是一起惡意的軍事攻擊事件,如果屬實的話,這是令輿論難以接受的;也有可能是重大的技術故障的原因,由於事故的後果將十分嚴重,將對波音乃至全球航空業產生巨大的負面影響,因此,涉及國家一致認為有必要對此保持沉默。

所謂找到的飛機殘骸是否屬實尚有待確定

法廣: 如果飛機在該地段墜落的話,為什麼沒有人發現飛機殘骸?

陳翡:要知道飛機如果在海中墜落的話,一般很少馬上就能夠發現殘骸,因為南中國海從地圖上來看似乎很小,但是,其實它還是很大的,由於不知道具體地點,很難一下子就找打殘骸。而且,有中國衛星曾經發現了被認為是殘骸的碎片,但是,這些碎片的圖片的消息出現正好是馬來西亞當局聲稱飛機返回馬來西亞飛行的消息的時候。因此,這些圖片從未獲得馬來西亞當局的重視,馬方隨即聲稱中國的衛星圖片有誤。這事件本身就非常令人不可思議,馬來西亞憑什麼說中國的衛星圖片有出入。這或許也從另一方面顯示,中國官方並不願意接受統一的版本,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的猜測而已。總而言之,我們可以找到許多跡象顯示飛機可能在南中國海墜落,而官方所說的在印度洋墜落的版本卻沒有任何證據,沒有任何衛星雷達可以確證,也沒有任何人目擊者看到飛機向印度洋飛行。

法廣: 但是,有國際專家確認在印度洋海岸找到的飛機殘骸確實來自馬航MH370航班,至少有三件殘骸獲得專家們的確認,您認為專家們搞錯了嗎?

陳翡:當然,我對此作出了詳細的調查,就您提到的三件碎片,應該說其中只有兩件是真真有價值的,也就是可以被確認的。其一是2015年7月在留尼汪島找到的襟副翼,其二是在坦桑尼亞找到的飛機右翼的一部分,這兩部分是所有找到的殘骸中唯一的可以被正確確認的部件,我因此在這上面花費了許多的時間,但是,最終得出的結論是既可能肯定,也不能否定。問題的關鍵是找到的襟副翼上面沒有編號,而這是完全不正常的。警方在確認報告上就明確註明: 我們觀察到這一飛機襟副翼並沒有編號。這實在令人難以解釋。必須指出的是,在這一地方,最近二十多年來發生了六起飛機失事事件,其中就有幾架是波音飛機,其中一架是波音767型,它的部件同馬航的777型飛機的部件十分雷同。所以,近期發現的一系列馬航飛機的殘骸事實上都值得懷疑,尤其是大部分殘骸都是由一位非常可疑的美國人找到的,這位美國人突然對馬航失蹤航班感興趣,而他在航空以及飛機方面的專業知識幾乎等於零。所以,全世界都以為好像已經找到了許多馬航飛機的殘骸,而事實上,這些部件究竟是否真的是馬航航班的部件都值得懷疑。我剛才說的第一個所謂被專家確認的部件就十分可疑,而另一個被確認的部件是一塊襟翼,據說專家在上面找到了編號,但是,到目前為止,包括我在內的調查人員沒有一人看到任何相關的材料,因為確認此一部件的材料並未被公開。

有人一定知道得比官方版本更多

法廣: 總而言之,馬航航班失蹤至今已經三年多,幾乎所有關注此一事件的觀察家都認為事件背後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馬航失蹤航班法國受害者家屬對此深信不疑。您在您的書中也提到有中國駐馬來西亞使館官員向中國受害者家屬表示:“事件太複雜了,和你們說了你們也無法理解。”

陳翡:對,確實如此,好幾位受害者家屬都跟我這麼說。中國使館官員的話意味着他們所知道的要多於官方公布的版本。當然,也可能是由於他一時不知所措隨意所說。但是,除了中國方面之外,別的國家也有官員這麼說,一名印尼官員也做過類似的表示。很明顯,如果我們認真地梳理一下事件發展的全部過程的話,毫無疑問,官方的版本是一個虛假的版本。這也是為什麼我認為作為記者不應該繼續盲目地重複官方的版本,我們有責任站出來對此提出質疑,作為公民,我們也有責任站出來公開表示,我們不相信官方的版本。因為,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一架波音777航班不可能消失得無影無蹤,這種說法是對人類智慧的侮辱。在近代歷史上,也不是第一次由於軍事衝突或者其他的種種原因,某些真相被掩蓋了。

感謝Florence de Changy陳翡女士接受本台的專訪。

 

紅色大熊貓駕到 巴黎六區結盟錦江謀商機

劉曉波是誰,為何應被後人銘記?-與他生前的部分朋友談談劉曉波(二)

余傑:劉霞軟禁生活比劉曉波坐牢更痛苦

劉曉波是誰,為何應被後人銘記?-與他生前的部分朋友談談劉曉波(一)

廖天琪:中國政府現在最好的決定就是對劉曉波和家人放行

金鐘: 香港回歸20年 香港人心沒有回歸

法國立法選舉以及國民議會你想知道的一切

旅法博士莊雅涵:華裔普遍對馬克龍當選態度正面

法國作家媒體人奧利芙:投票維護共和國精神

杜懋之:馬克龍與勒龐在全球化的對立也將顯於中法關係上

杜懋之:馬克龍屬跨大西洋派外交傳統 勒龐近戴高樂主義又主多極化世界

習特會舉行的時機與中美關係的走向

海洋冒險:從辛巴達到馬可波羅展

巴黎申奧:洛杉磯式微,法國勁敵只剩反恐?

金鐘:挑戰“一中神話”特朗普有膽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