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歐洲議會選舉2019 德國

發表時間 • 更改時間

《南德意志報》:歐盟議會將出現更多爭辯

media
位於法國斯特拉斯堡的歐洲議會 AFP/Frederick Florin

歐洲議會選舉後第一天,德國出現了多個批評默克爾的聲音以及關於歐盟議會的預測。


《弗倫斯堡日報》寫道:歐盟選舉的結果是德國政府進一步受到削弱。這個政府找不到恰當的原因結束自己的命運,只好繼續幹下去,但它已經沒有構架的能力了。聯盟黨這個原來光光芒四射的歐洲黨,即便擁有一個德國的歐盟委員會主席候選人,也無濟於事。

《星星》周刊寫道,基民盟受到重挫,但默克爾選舉後卻沒有露面,只是通過發言人表示,對高選舉率感到高興。基民盟慘敗與默克爾多年來的政策有關。但默克爾不動聲色,靜等他人相互摩擦、損耗自己,然後自己又可以出來收拾殘局、穩固勢力。但基民盟內已出現了對她不滿的聲音,要求讓新主席克蘭普-卡倫鮑爾進入內閣,否則德國政壇不會出現轉變。但默克爾在這個問題上馬上作出反應,拒絕改組內閣。

柏林《每日鏡報》寫道,默克爾自願退位的時候到了。基民盟在環保問題上完全沒有能打動選民的答案。這並不是新主席克蘭普-卡倫鮑爾的錯,而是默克爾多年來的政策引起的。基民盟獲得了災難性的選舉結果,這也是默克爾造成的。默克爾喜歡小步前行、安撫、策略行事和協調,結果帶來的是一個新的,年輕的,重視環保的力量的出現,而基民盟對此不知所措。這種狀況繼續的時間越長,對默克爾的後任克蘭普-卡倫鮑爾就越不利。而默克爾的猶豫不決也會被看成是克蘭普-卡倫鮑爾的猶豫不決。默克爾如不及時交班,克蘭普-卡倫鮑爾就沒有機會真正展示她作為政府領導人的能力。她成為總理的可能性可能等不到九月的州議會選舉就會消融。所以,現在是默克爾必須行動的時候了。如果默克爾不願告退,那麼,另一方就應逼迫她告退。

《南德意志報》寫道:雖然歐洲人民黨繼續是歐洲最大黨,但該黨是否籍此就可以委派歐盟委員會主席,這還說不定。社會民主黨人,自由民主黨人,綠黨和其他左派勢力正在聯合起來,要和歐洲人民黨抗衡。如果他們真能形成抗衡力量,那麼,布魯塞爾的權力構架將發生巨大變化。但即便是基督教民主派,社會民主派,自由派和綠黨聯合起來一起干,歐洲人民黨和社會民主黨人加在一起就佔有多數的時代也已經過去了。在歐洲議會要獲得多數,比以前要困難了。這也意味着會有更多的爭辯。而這並不是最糟的消息。

《明鏡》周刊表示,德國歐盟委員會主席候選人韋伯想成為歐盟委員會的領導人,但是,扶持他的德國聯盟黨卻在選舉中遭到重挫。而法國總統馬克龍也不想讓韋伯擔任歐盟委員會主席。韋伯和馬克龍打擂台,能打贏嗎?現在要看默克爾會不會救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