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特別節目
rss itunes

萬潤南回首六四(三):習近平把黨天下變成習天下

作者 安德烈

八九六四後,鄧小平扶植江澤民擔任中共總書記。三十年後的今天,中國已然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習近平成為中共建政史上出現的一個強人,他掌控權力的程度可以說僅次於一九八零年代以前的毛澤東。然而國力強盛,氣勢高漲,中國並未得到與“大國地位”相對稱的尊重。這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三十年前的那場流血衝突為世界,為中國留下了多大的揮之不去的陰影?萬潤南繼續為我們回首八九六四,解讀當下中國命運。

法廣:八九六四最終的結果給人的感覺事與願違,不僅沒有把中國導向更加民主,結果發生了悲劇性大屠殺,從今天看,這場運動對中國的命運產生了什麼樣的影響?

萬潤南:三十年以後回頭來看,應該說後果的嚴重超出了我們的想象。本來是一個很有希望的中國,現在我們真的看不到那種和平轉型的希望了,而非和平轉型付出的代價將會非常大。歷史上的改朝換代、地方割據、兵荒馬亂,甚至文革時期的全國武鬥,都殷鑒不遠。問題出在什麼地方呢?問題是今天的共產黨已經沒有像樣的領導人。在鄧之後,共產黨一代不如一代。江沒有鄧的眼光,胡就是不作為,習更是倒退,而且又回到了一人一姓的習天下。毛以十年文革把黨天下變成毛天下,在文革付出巨大的犧牲和代價之後,鄧十年改革,把毛天下回歸到黨天下。過了三十年,習又把黨天下變成一人一姓的習天下。

如何評論一個政治人物,就看他的一些代表性話語。鄧說:黑貓白貓,發展是硬道理,不爭論,不當頭。這些話,務實,很有政治智慧。江呢,悶聲發大財。腐敗的根源就是江啊。而且,習之所以能夠上位,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胡則是不折騰,不折騰當然比瞎折騰好,但也是不作為,不做任何事情。這麼說吧,江得了癌症,胡讓癌症拖到了晚期。習現在是“定於一尊”,這是他的心腹栗戰書說的。習之所以能夠上位。是因為江和曾打破了原來的接班安排,把他提拔上來,其用心是還想繼續當太上皇。認為習這個人,文化不高,大愚若智,好擺弄。有時候機關算盡,反而誤了卿卿性命。政治這個東西,真的不能有小心眼,做人做事要大氣,打小算盤,最後坑了自己,坑了他們那個黨,也坑了國家。讓習近平接班,那是江澤民的小心眼,大國政治,你玩小心眼,最後是一塌糊塗,一團糟。

法廣:您剛才說,鄧小平之後,中共一代不如一代,江澤民是悶聲發大財,胡錦濤是不折騰不作為,習近平是定於一尊,現在是習近平在執掌中國,他幾乎兼任了所有中央領導小組的組長,今天的總理以及政治局,幾乎無人與他抗衡,在這種情況下,您怎麼樣評估中國今天的形勢,中國未來的走向,換句話說,您和您的八十年代的朋友們所期望的所奮鬥過的,實現民主,人權,憲政,人的價值,包括有一天,在中國開啟民主化,現在在這種狀況下,有可能嗎?

 

萬潤南:這些都談不上了,八十年代曾經非常有希望,現在則完全看不到希望。現在已經倒退到准文革狀態。好像VOA網上有個調查問卷:你認為文革的整人運動有沒有可能再來一次?其中百分之八十的人回答文革已經開始了。當前的主要問題是,要把習近平的那個終身制,不叫皇帝的皇帝,把黨天下變成一人一姓的習天下,這個局面一定要扭轉過來,起碼回到黨天下,然後逐步過渡到民天下。習現在表面上權力無邊,他兼了所有領導小組的組長,實際上說明他已經是孤家寡人。所有的人都作壁上觀,看着他耍單。這種局面會永遠持續下去嗎?

民主政治有糾錯機制,有權力制衡,定期選舉,任期制,再加上輿論監督。最後選票說了算。這些都是糾錯機制,很完善。專制政治其實也有一套糾錯機制,第一種就是政變,歷代王朝的興替許多都是從宮廷政變開始。文革的毛天下回歸到文革後的黨天下,就是抓四人幫,就是一次宮廷政變。所以說,中國目前的局面不可能持久下去。習兼了所有小組的組長,所有的事都得由他“定於一尊”。他是超人嗎?不說別的,他的健康早晚會出問題。宮廷政變不成功,便可能是內亂。文革的時候,毛的威望還如日中天,尚且全國武鬥,實際上就是局部內戰。一旦社會失序,什麼都可能發生。還有就是經濟上斷崖式的崩潰。共產黨印了好多錢,你一個國家這幾年發行的貨幣,美國歐洲日本加起來都沒有你發行的 多,而你的生產總值,連美國都不如,所以這種金融危機早晚要爆發的,共產黨的官員也知道面臨金融崩潰的明斯克時刻。一旦發生這樣的事情,整個局面都將不可控。誰來負這個責任?沒人會替習背這個鍋,因為什麼都是他決定的,他是所有小組的組長。當然,中共內部的糾錯也可能會有不同的方式,像赫魯曉夫那樣,出國一回去,人家以健康理由讓他休息,這是很溫和的做法;抓四人幫,共產黨已經做過一會;或者像齊奧塞斯庫那樣?我們希望少流血,平和一點過渡。而且我認為,任何時候,在任何一個政治組織裡面,包括共產黨裡面,都還有健康的力量。

法廣:您的意思是說現在雖然不像八十年代那樣,明顯的看到中共黨內存在着保守派和改革派的對峙,但暗中還是存在着一種健康的力量?

萬潤南:這是相對的。你注意到沒有,肉麻吹捧習的,定於一尊的,什麼忠誠不絕對就是絕對不忠誠,不就那麼幾個人嗎,別的人都不跟風,都不吱聲。所以我說都是相對的,因為習現在對任何反對力量鎮壓起來毫不留情,實際上把自己置於更危險的位置。

法廣:如果我沒有理解錯的話,按照您剛才的分析,中共變化有三種可能,一種通過可能的政變來結束終身制,另外一種近似於文革那種局部性內戰,第三種可能就是經濟的明斯基時刻,社會發生大動蕩。最後,您還指出了另外一種現實:中共黨內還存在着健康力量,哪怕是隱形的?

萬潤南;這些結果都有可能。其實要避免發生那種最危險狀態的辦法,就是出現一場溫和的宮廷政變,讓習因為健康的原因,離開他的崗位,起碼讓明白一點事理的人完成中國社會的政治轉型。

 

阿波羅登月50周年:登月讓人類能夠探索更遠的太空成為可能

高敬文:中共未來最大挑戰是導致分裂的內部衝突

個人一小步 人類一大步:阿波羅登月50周年 登月三人組的回憶之光

王康:習近平和太子黨是六四鎮壓直接受益者

安琪:從“六四”出發,構建現代社會的個體尊嚴

大陸新移民黎明:修例若通過,香港將成法律黑洞

班農揚言:歐盟一體化已死 法國極右問題專家加繆為您解讀

嚴家其:紀念六四就是要尋求正義

徐文立回憶“六四慘案”及案後被殺害的鄰居“嘎子”

張偉國:八九六四的政改訴求 到一定階段會呼之欲出

VR電影:大陸與台灣製片商開發思路迥異

六四三十周年回顧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的歷程(四):六四悲劇與政治體制改革失敗的根本原因

吾爾開希:記憶是對抗暴政的方法 不能被抹殺

《天安門廣場的法國女人》作者:以此書向學生致敬

鮑彤談六四(六): “說趙紫陽拋出鄧小平?李鵬早就把鄧拋出了”

天安門母親:不希望政府再以濫殺無辜來解決社會矛盾

陳奎德:天安門事件30周年 期望重返普世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