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中國 習近平 美國 特朗普 聯合國

發表時間 • 更改時間

在美遇阻 中國在聯合國悄悄獨闢蹊徑

media
遭特朗普抨擊後,中國外長王毅9月28日在聯大會議上為中國辯護 路透社

被美國當局揭露干預其國內政治的中國,正在一個分歧重重的聯合國悄悄開闢路徑。觀察人士注意到,中國正漸漸成為一個最有影響力的成員國。


自然,中國是五常任理事國之一,其發言並不聲張,常常以援引聯合國憲章作為借口:諸如國家主權以及不干涉他國原則等等。不過,表面文明的話語其實是迷惑人的。在聯合國派遣維和部隊,在競選聯合國秘書長職務等重大事件上,北京在場,而且存在感越來越強。

目前中國藍盔兵共有2500人,部署在黎巴嫩、馬里、剛果金或者南蘇丹。一名匿名的聯合國外交管稱:“中國份量大增”,尤其在自願向聯合國出資方面。與此成對比,特朗普的美國減少了對聯合國的經費貢獻。

同一外交官告訴法新社:“大量資助聯合國調查、聯合國特別任務、這使得中國可以購買影響力”,並且把自己中意的候選人推舉到聯合國各個重要崗位。把中國人安排到各種崗位上,“這是獲得信息的源泉同時也是發揮影響力的中途站。”

另外一名不願公開姓名的聯合國外交官也表示:“中國正在攫取聯合國大權”。

2017至2018年,中國在另一影響力的載體--非洲事務上頗有斬獲,具體而言就是中國在經濟上對非洲付出巨大;同時,中國成為處理另外兩個重大國際事務--朝鮮和緬甸問題的關鍵角色。

在朝核問題上,北京雖在美國嚴厲制裁朝鮮並迫使其停止核試上做出讓步,但卻極可能暗中希望達成一個最終導致美軍從韓國撤出的協議。在北京眼中,朝鮮半島是中國在這一地區的戰略後院。

在緬甸問題上,北京認為羅興亞人危機是緬甸與斯里蘭卡兩國事務,成功地阻擋了聯合國準備對緬甸當局採取的所有懲罰行動。

歐盟的外交官們注意到:“中國在聯合國力量上升的同時緩緩削弱者直到目前為止實施的那種幾乎是自動的與俄羅斯之間的相互支持關係”。當俄羅斯動用否決權時,北京有時以棄權應對。

另一名匿名的聯合國外交官表示,在聯合國次一級的權力機構,比如安理會15個理事國的專家討論所有主題時,中國不缺席任何專題討論。一個顯示中國影響力不斷進展的標誌是,北京正在尋求取代荷蘭成為聯合國涉及阿富汗文件的主要起草國。荷蘭將於明年元月一日把自己的非常任理事國席位讓位給德國。

作為舊世界的遺產,絕大部分聯合國提案都由美國、英國、法國方面起草。中國如同俄羅斯,很少成為執筆者。在很早以前,中國曾經做過一次索馬里提案的文件起草人。

北京將會走多遠?一些人認為將會走得非常非常遠。一名外交官認為,“對於中國來說,多邊體制,如同一個地鐵站。之後還有下一站,比如G2--所謂的中美集團,在他們心中,中國有一天最終成為G1”。另外一名外交官則認為,“中國在做長遠的打算,他們並不尋求做一些發光的事務”。

上周,特朗普在聯合國一般性辯論時指責北京企圖破壞美國選舉時,中國激情反駁。北京一口否認中國有要在全球事務上把美國從寶座上拉下來的野心。中國外長王毅保證:這種擔心毫無根據,中國不尋求霸權。不與美國爭奪全球領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