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要聞分析
rss itunes

劉霞出國前夜 法新社秘訪見聞

作者 安德烈

劉曉波遺孀劉霞終於在周二晚間平安來到德國柏林,看着照片上舒展的笑容,全世界關心她的人都鬆了一口氣。就在她出國前那個晚上,星期一,法新社記者繞過劉霞屋前的重重監視,敲開了她家的門……

劉霞開門,見是幾位外國記者,先是很驚訝…但她立即鎮靜了下來,友好熱情…..她和記者之間的溝通主要是通過鼠標和手勢進行。法新社記者周三發出的報道寫道:”在北京,劉霞伴隨着劉曉波的幽靈“。

劉霞,詩人、畫家、57歲,因為是已故異議作家、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妻子,被當局軟禁在這裡已經整整八年了。她被軟禁的日子應從2010年劉曉波得獎的日子算起。

法新社記者在這個周一穿過了當局重重封鎖,悄悄來到她所居住的居民樓第五層。這是一個雙層屋,裡面堆滿了書籍。在即將告別中國的前夜,劉霞用耳語與很罕見登門拜訪的法新社記者交談。

當她說話的時候,用極細小的聲音,直接對着記者耳語,“勉強能聽清楚她的說話。”她解釋,“他們能聽到這裡所說的一切。”“他們”顯然指的是北京當局。劉霞不同意記者專訪,擔心會遭到意外的報復。在她的要求下,法新社記者沒有拍攝一張照片。

西方媒體並不知道這是劉霞告別中國的前夜,但是劉霞已經從一周前得到了一本護照。這裡沒有任何即將告別的跡象,房屋裡看不到一個行李箱。

在客廳中間安置着一副巨大的全白的畫布,上面不斷重複寫着一連串黑色的數字:“20170713,20170713….”

”這是曉波過世的日子“,劉霞喃喃地低語。劉曉波死於2017年7月13日。再過幾天,就是他的忌日。

在屋子的一面牆上,掛着一幅逝去的丈夫微笑的照片。劉霞取出來另外一幅作品讓記者看:畫面上是無邊無際的灰色,點戳着一塊塊黑色。

”這是墓地關閉的大門“,劉霞告訴記者。

屋子裡的窗帘都關得不透絲毫的光亮,外面的光只能通過廚房的小窗口透入。廚房面對的是一座綠樹成蔭的公園。

在一面窗上,劉霞用中文重複寫着:”自由,自由,自由“。

北京當局一直對世人保證,劉霞是”自由“的。他們在說這話的同時,對劉霞實行了極其嚴酷的永久性監視。

有一天,劉霞的朋友,流亡德國作家廖亦武通過自己的臉書帳號發布了一段他與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妻子劉霞的最新通話錄音,劉霞在其中表示:“愛劉曉波就是重罪,就是無期徒刑。

根據廖,劉霞曾有過自殺的想法,吃許多葯來對抗抑鬱和幻覺。根據她的另一位朋友野渡,劉霞每個月只有幾天被允許離開自己的住屋,去探望她的弟弟劉暉。但這是在警察的“護衛下”進行的。

劉霞屋子有一架固定電話,但她沒有手機。

自從劉曉波逝世後,劉霞流亡國外的想法多次遇挫。參與起草『零八憲章』的劉曉波被中國當局以煽顛罪判處11年徒刑,在身患肺癌,生命垂危之際無法實現去海外治療的願望,劉曉波在監視治療時不幸逝世。北京當局拒絕接受西方國家任何要求允許劉曉波到海外治療、提供人道救助的呼籲。

法新社援引廖亦武的話說,她已經多次準備好了行李,但是中國政府從不遵守諾言。他們總會找到各種各樣的借口。

劉霞居住的大樓外面,一切看起來都很寧靜。一些退休老人悠閑地遛狗,一些婦女提着裝滿荔枝和蔥蒜的大包,這是北京日常生活的典型場景。

唯一的例外:至少五名穿着便衣的守門人,其中一位戴着隨時聯絡的耳機。他們時刻注視着樓房的入口。在這裡,甚至安置了兩張臨時性的床位,使得他們可以全天候監視劉霞。

 

特朗普:與普京公開好,還是私下好,這是個問題

法國隊俄羅斯世界盃稱王 “非洲球員”移民背景引熱議

幾經異常及猜疑後 習近平高頻率回歸中國官媒頭條

世界盃又回來了,法國如何歡迎足球英雄凱旋?

美中貿易戰硝煙下的中德中阿合作

中國維權功臣劉飛躍“煽顛罪”將被開庭審判

喜劇電影《我不是葯神》:笑淚打動人心引發社會反思

蓬佩奧三赴平壤能否彌補特金會硬傷?

海航董事長王健法國墜亡引發質疑

有跡象顯示朝鮮騙美國 蓬佩奧將訪朝

中共建黨97周年之際的造神和告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