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法國思想長廊
rss itunes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三: 捍衛個人自由是捍衛一切自由的基礎

作者 特約專欄作者:趙越勝

[提要] 古代人以捍衛城邦,參與城邦政治來享有公民自由。同時,也以壓制個人自由,以集體的專斷剝奪公民自由。在現代社會中,所謂“沒有了國家,你什麼都不是”,是一句愚蠢邪惡的話,它為一切以國家人民的名義,剝奪個人自由的罪行背書。

問:上次你留下一個伏筆,為什麼對古代自由的模仿,會在現代社會中剝奪人的自由?今天,你是不是可以給聽友們解釋一下。

答:好。在回答這個問題時,我們首先就面臨貢斯當對盧梭的批評。我們在前面講盧梭時,已經給聽友們介紹過,有些人認為盧梭的人民主權說,公意說,契約論,給現代專制主義提供了思想資源。比如英國大哲學家羅素稱盧梭是偽民主獨裁的政治哲學的創始者。但是,最早看出盧梭公意說有可能用來為專制政權辯護的人是貢斯當。我們知道,盧梭在社會契約論中說,由於結成契約關係的個人,是自願向社會共同體交出了自己的權利的,所以他並沒有放棄自己的自由權利,因此他才放心大膽地去論述主權的不可分割。他認為:“正如自然賦予了每個人以支配自己各部分肢體的絕對權力一樣,社會公約也賦予了政治體以支配它的各個成員的政治權力。正是這種權力,當其受公意所指導時,如上所述,就獲得了主權這個名稱”。貢斯當看到盧梭這種說法,使一個政治體,也就是一個國家,一個組織可以擁有侵犯個體的權力,才指出古代自由和現代自由的區別。貢斯當說:“這位卓越的天才,把屬於另一世紀的社會權力,與集體性主權移植到現代。他儘管被純真的、對自由的熱愛所激勵,卻為多種類型的暴政,提供了致命的借口”。貢斯當批評的不僅是盧梭,他更嚴厲的批評矛頭所向是馬布利。我們知道,馬克思、恩格斯在構想他們的共產主義社會時,從馬布利的思想中汲取了不少靈感。正是馬布利宣稱:“我擁護斯巴達人的做法,以貧困、自製、節制和勇敢自豪的斯巴達人是幸福的”。馬布利的理想社會,是沒有私有財產,人人平等,國家嚴厲地監視着每一個人,讓人人都過一種禁慾的、沒有個人享受的清教徒生活。

問:他的這些理想在蘇俄和中國的共產制度下,已經實現了不少啊。

答:是的,我們就親身經歷過這種軍事共產主義的生活。但是貢斯當卻看穿了馬布利學說的實質,他指出:“馬布利犯了與古代人相同的錯誤,即誤將社會機構的權威當作了自由。他譴責人的獨立性,希望法律管制瞬息萬變的思想與意見,毫不留情地監視人們,不給人們留下任何逃避其權力的避難所。他像憎惡自己的敵人那樣憎惡個人自由”。但是貢斯當並不是為了和盧梭、馬布利展開論戰,而是指出在法國大革命中,那些極端派,比如熱愛斯巴達的羅伯斯庇爾,把盧梭和馬布利對公意的推崇,對個人生活的鄙視,變成了嚴苛的法律。甚至依照盧梭的宗教思想,設立了“至上崇拜節”。於此同時,卻是斷頭台林立,血雨腥風遍布法國。雅各賓黨人以無比熱情的理想主義和追求自由的決心,造成了大恐怖的時代。他們認為這是法國人為獲取自由該付出的代價。貢斯當眼看這種以自由為名的新暴政,在法國大有市場,所以他奮起疾呼:“個人自由是現代人的第一需要,因此任何人絕不能要求現代人作出任何犧牲以實現政治自由”。他說:“個人自由是真正的現代自由,政治自由是個人自由的保障,因而也是不可缺失的。但是,要求我們時代的人民像古代人那樣,為了政治自由而犧牲所有個人自由,則必然會剝奪他們的個人自由。而一旦實現了這一結果,剝奪他們的政治自由也就輕而易舉了”。請聽友們注意,這是一條極重要的原則。我們知道在蘇俄式的共產專制制度下,意識形態宣傳最喜歡宣揚集體主義,愛黨愛國。他們要管控個人的一切空間,從日常生活到頭腦思想。正是這種對個人自由的完全剝奪,也同時剝奪了在這種制度下生活的人的政治權利和政治自由。權力部門甚至可以低俗為借口,禁止人們開玩笑,但問題在於誰有資格來判斷什麼是低俗,更不要說老百姓天然就有“低俗”的權利。這是純屬個人空間的事情,侵入這個空間,就是對人身自由的侮辱和剝奪。

問:其實當權者說老百姓低俗,可一旦這些人在權力鬥爭中失敗落馬,揭出來的事情都是些男盜女娼。

答:所以貢斯當回說,政府越沒有權力去干涉個人自由,自由才越有保障。他提醒人們注意:“古代自由的危險在於,由於人們僅僅考慮維護他們在社會權力中的份額,他們可能會輕視個人權利和享受的價值。現代自由的危險在於,由於我們沉湎於享受個人的獨立,以及追求各自的利益,我們可能過分容易地放棄分享政治權力的權利”。這一點我們從當前民主國家的人對政治參與的冷漠中,看到了這種危險。貢斯當從兩個方面來設想防止這種危險。第一,他堅持國家一定實行代議制度,大眾委託一些人代表自己的利益行使權力,同時“也必須對他們的代表行使一種積極而持續的監視,必須保留權利,以便當代表背棄了對他們的信任時,將其免職,當他們濫用權力時,剝奪其權力”。第二,他反覆強調政治權利是個人絕不能忽視的,因為離開政治自由,個人在私人領域的各類自由,便不可能有切實的保障。他告誡說:“放棄政治自由,將是愚蠢的,就如一個人僅僅因為居住在一層樓上,便不管整座房子是否建立在沙灘上”。“政治自由是上帝賦予我們的最有力、最有效的自我發展的手段“。

問:其實貢斯當對兩種自由的區分,並沒有要人們忽視哪一種自由,對他來說,兩者缺一不可。

答:你看得很准。他在演講結束時特彆強調:“我們絕不是要放棄我所描述的兩種自由中的任何一種,我們必須學會將兩種自由結合在一起”。他還指出,那種能使公民升華到更高的道德境界的制度,才是更好的制度。在這一點上,他又回到了古典政治理想。

 

法國思想長廊之十六 勒龐——烏合之眾的分析家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第十四: 陽光與閃電——美國革命與法國革命的比較(下集)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第十三: 陽光與閃電——美國革命與法國革命的比較(上集)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二:對法國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一: 對革命的反思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數的暴政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九: 警惕多數的暴政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八 :自由——民主社會的最高價值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七:民主的危險

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六:人民主權原則何以能在美國實現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五: 民主何以會在美國生根

托克維爾之四:什麼是民主共和國?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三: 民主的曙光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二—— 哀悼舊制度,思考新世界的青年時代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一:苦難的貴族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六: 警惕積極自由僭越為專制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五: “人民主權”抽象化的危險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四:—消極自由與積極自由的區別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二 ——分析自由以捍衛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