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法國 恐怖主義 伊斯蘭國組織

發表時間 • 更改時間

伊斯蘭國喪失了地盤 其意識形態卻在法國彌散

media
法國總統馬克龍、總理菲利普在奧德省發生恐襲事件之後緊急研究對策。 路透社

法國奧德省剛剛發生的恐怖事件再一次使法國陷入悲痛和震驚之中,許多人發問,為什麼無法杜絕恐襲事件?法國恐怖主義問題專家則認為,伊斯蘭國組織雖然失去了地盤,但它的意識形態卻遠在地盤之外的法國擴散。


為什麼摧毀伊斯蘭國的地盤並不意味着恐怖威脅的終結

法國恐怖主義研究中心主任布羅薩指出,恐襲事件相對減少,是因為恐怖分子拉長了行動的時間。如果這就以為恐怖分子暫時放棄了他們的行動,只能是一種幻覺。沒有發現伊斯蘭國組織的退守與恐怖威脅的密集程度之間有多大關係。其中有幾個原因:

一是伊斯蘭國組織正在提升行動能力,特別是分散在外國的分支的能力。專家注意到,這一組織的意識形態並未局限在它所擁有的“領地上”,這將對未來是一種最主要的威脅,因為這一意識形態在法國吸引了不少個人。這一狀態伴隨着它的宣傳工具繼續擴散。伊斯蘭國組織如同基地恐怖組織一樣,正在以合適的方式“落地”。甚至可以這樣說,在其支持者眼中,伊斯蘭國組織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的潰敗反而使他們的恐怖行動變得合法化,法國也不例外。

誰構成了這一內生性恐怖威脅?

專家認為這一恐怖主義威脅現已紮根於法國,並且有較長時期存在下去的危險。法國可以設法把那些已經查明的有可能發起恐襲的人控制起來,具體而言,這就是那些已經列入法國情報部門黑名單上的激進的伊斯蘭分子,他們總共有20000人。但不要忘了這只是冰山一角,自2014年在法國發起行動的恐怖分子,其中百分之六十並不在這份名單上。

法國情報機構以及警方如何應對這一情勢?

伊斯蘭激進分子在法國的人數本身就構成一個挑戰,黑名單的設置本身在於預防而不在於治理這些激進分子,因此很難掌握他們的企圖,從現在的情形看,他們掩藏的越來越深。從激進化現象直至發起行動,越來越隱蔽。

三十年以來,法國當局側重於中心管理與特殊處理相結合的方式,這對於應對恐怖主義國家或恐怖團體行之有效,但今天已經不存在典型的恐怖分子模式,而且,他們的作案方式也越來越難以預測,武器往往也是初級的。

過去,為了準備一場恐襲,這些人需要網絡,需要分支,需要團體,就是說需要後勤支援。現在越來越少需要這些。特別是法國現在面臨的是一種彌散於全國的現象。

專家認為,有效的應對方式可能是,地方上必須擁有更多的“傳感器”,城鎮之間要有更多的聯繫,所有的社會聯絡方式,包括社會服務部門,教育服務部門,各種民間協會都要協作行動。政府目前的計畫中,只有如何防止激進化的計畫,而且比起英國和德國來,法國的行動滯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