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要聞分析
rss itunes

兩會 按照習王路線圖復辟?

作者 安德烈

復辟是中國文革時期慣用的一個詞,主要是毛用來攻擊政治對手“復辟資本主義”,這幾天這個詞網上出現的頻率在增加,大概是人們文革的感覺比較濃厚。習王復辟,復辟的核心是什麼?當指復辟毛澤東的終身制,在這個復辟過程中,一些觀察家認為王岐山的推手作用十分巨大。

宣告七上八下壽終正寢

王岐山是十九大涉及中共黨內約法“七上八下”的最重要人物。最後,在黨內元老及其他勢力抵制下,王岐山暫時退下。後來王岐山以當選湖南人大代表的名義捲土重來,在3月4日人大首次新聞發布會上,“卸任常委”王岐山與正式常委列在一排引起注意。

還有一個細節,當美國記者問及最近外界議論紛紛的中共建議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一事時,發言人張業遂的回答給人的感覺是代表習王正告各位元老及其他派殘餘勢力,不要抱殘守缺,還抱着七上八下老規矩不放的,可以休矣! 張業遂挑明:中共對總書記、中央軍委主席,“都沒有做出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的規定”。的確,中共的黨內約法都是“非成文法”,但從老鄧立下規矩,一直遵守到胡錦濤,現在習王“翻案”了,元老們只能啞巴吃黃連。張業遂更進一步,“憲法對國家主席的相關規定,也採取上述做法”。他這裡指的就是這幾天沸沸揚揚的取消國家主席任期一事。

十九大被“七上八下”擋住的王岐山勝利了。人大發言人的講話,可以看作是習王藉助今年兩會,向黨內所有心有不甘的代表性人物警告,從此別再提“七上八下”。

王岐山3月4日堂堂正正以退休常委之身位居正式常委之列,顯然是習近平對其為他清掃一切黨內障礙付出的巨大努力表達感謝,習近平上台不久,就放出“腐敗問題會亡黨亡國”的警告,每當要掃除一隻大老虎,準備最後下手的階段,王岐山“神隱”,歸來後鐵腕出擊,制對手於死地。王岐山幫助習近平清除了一些曾號稱沙皇級的人物,從周永康到令計畫,從徐才厚到郭伯雄以及百多名將軍,統統掃除。王岐山幫助習近平搬倒的最後一個障礙是孫政才,孫政才以六零後接班人的實體存在,而習近平不要任何接班人,孫的結局就已先天性註定。王岐山在“下台”前幫助習近平除掉這一心腹之患,使得習得以派親信陳敏爾執掌重慶。重慶為何如此重要?是因為紅二代一直公認,他們中間存在着一位比習近平有才幹,但早已鋃鐺入獄的薄熙來。薄曾經是重慶老領導,習近平不願人們繼續拿他來比附薄熙來,派親信去重慶肅清“薄王餘毒”。

為習近平終身執政費盡心機

從以中央委員會名義建議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可以看出,習王五年來的每一次“鬥爭”都是朝着這一方向邁進。今天,再來看一些海外的政治觀察家一開始就把他們的反腐解釋成權鬥恐怕已無太大爭議。

十九大習王未能如願,未能讓王繼續留下,但兩人為王捲土重來設局布陣,王岐山退休時發表的長文應該說暗示了這一切。

王在這篇以卸任常委發表的文章中,搬出毛時代“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這一毛思想的核心說法,強調“堅持黨的領導是當代中國的最高政治原則”,王岐山使用的這些字句在中共三中全會公報幾乎字字照搬,三中全會通過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決定,機構改革首重“黨國一體、黨政一體”。王岐山為拋棄鄧小平黨政分開主張付出的努力這次還將在兩會上夯實。

王在文中進一步為黨如何領導一切,也就是為習近平如何牢牢掌握黨政軍權提供戰略手段,“實現黨內政治生態根本好轉,要以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為尺子,‘抓早抓小,動輒則咎…’”這等於是向黨內一切膽敢離心者,或者多少還想有一點習近平所厭惡的“留有清名”一類的高官發出了警告。

王岐山文中總結:“政治腐敗是最大的腐敗”。其實這正是習近平所擔心的,什麼是政治腐敗?按照王岐山的說法一是結成利益集團、妄圖竊取黨和國家權力;二是山頭主義宗派主義搞非組織活動,破壞黨的集中統一。這句話也點名了習王反腐的實質,一切都以政治站隊來畫分,政治上不忠誠的,就是腐敗,而且是最大的腐敗。

王岐山一切都替習近平想到了,或者說揣度到了習近平的心理:黨內官員誰敢夢想最高權力,誰就會像孫政才那樣的下場。孫政才其實並不存在“妄圖”的事,他原以為自己就是正在培養的未來的接班人,黨中央已經這樣決定了。他可能沒有想到,習近平想當萬年帝。不僅孫政才沒有想到,當年自以為得計,把習近平確定為隔代接班人的江澤民和曾慶紅也絕對沒有想到。

王岐山在那封類似老臣忠告書一樣的文章中最後談到了將在這次兩會上通過成立的國家監察機構。他說,國家監察法就是反腐敗國家立法,他還說,“黨內監督全覆蓋必然要求國家監察全覆蓋”。

讀讀今天的官方文件,今天的官媒,“全覆蓋”一類的詞彙遍地,習王在這個時刻,應該是已經做到了權力全覆蓋,現在就是讓兩會修憲,讓權力全覆蓋無限延長的時候了,全覆蓋到連鄧小平確定的廢除終身制都要廢除掉了。鄧小平當時那樣做,是擔心如果再出一個領導人像毛那樣集權,最後會“亡黨亡國”。

權重於“第八常委”

自王岐山出山態勢明確之後,就獲得一個第八常委之稱。現在,從習近平對王岐山信任的程度以及王岐山參與習近平集團的程度來看,王岐山的角色應遠遠不止於所謂“第八常委”。

這次人大會議將要任命新的政府閣員,每一個每任命的政府官員,都應是絕對擁護習核心的人物,有分析指,在重要人事任免上,王岐山在過去已經為習出謀畫策,現在自然會替習近平權衡掂量。習近平需要聽取這個有時候被稱為東廠頭子的意見。

一般分析,李克強的總理位置也許不會替代,但是他被視為弱勢總理,而且越來越弱。習近平的親信劉鶴已然是習的“經濟國師”,出席達沃斯論壇,作為習的欽差赴美滅火,經濟、金融等曾經作為總理的專權、李克強的領地正在一點一點被蠶食。

王岐山本人會擔任什麼職務,多數分析都肯定地認為他將出任國家副主席,也有很少的意見還在懷疑王岐山既然得到了該得到的一切,為何還要綁在習近平這架終身制戰車上?而且,這次修憲後,國家副主席同國家主席一樣,也將取消了任期限制,別到時候“騎虎難下”。

權力的誘惑很大,習的期待很大,王能夠只做幕僚,不親自出面輔佐嗎?王如果不擔任國家副主席,還有沒有更合適的位置?單從國家副主席職務本身來看,僅僅是虛職,但如果習讓王岐山擔任副主席,就會賦予他很大的實權。現在關於王岐山未來究竟做什麼有不同的分析,一種認為他將是習近平大外交戰略的核心角色,這一戰略的核心圍繞美國展開,王岐山主導運作,佐之以楊潔篪、王毅等人,進行習所期待的全方位的“大國外交”;一種認為王岐山會繼續老本行,主導未來的國監委,這將是一個十分關鍵的震懾所有高官的位置,繼續反腐,清除所有可能的障礙,為習近平長期執政鋪平道路。“寧見閻王,不見老王”,可見政敵對王岐山的懼怕。

但是,不少政治觀察家指出,王輔佐習走終身制十分冒險。且不舉無數歷史先例,僅以當代而言,極少有強人依賴終身制善終的。終身制往往給強人賦予無數光環,被神化,“山呼萬歲”,言論的監控更使不了解輿情的居高位者專橫獨霸,惡性循環,最後被推翻。

 

中國與梵蒂岡:政治算盤和宗教信仰間的博弈

60後維族高官努爾·白克力落馬意外不意外?

中美貿易戰“野火”燃及世貿組織

薩爾茨堡歐盟非正式峰會,談了什麼?

天津達沃斯論壇上的中美貿易戰硝煙

專家:中國別晃 全球就會避免金融風暴

私有經濟退場論為何在中國引起恐慌

金融危機十周年反思:金融監管責任和人性貪婪

張健:緊急關注逃亡泰國處於險境的中國難民

一帶一路:傳巴基斯坦新政府重新評估“中巴經濟走廊項目”

朝鮮大閱兵 特朗普習近平放了心?

經濟學家:美第二波關稅勢必衝擊中國經濟

如何應對平壤 美韓似乎越來越不協調

非洲能像馬哈蒂爾那樣向中國說不?

緬甸記者被判罪7年引發國際媒體激憤

中非合作論壇北京開場 習近平親自操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