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中國 習近平 薄熙來事件 貪腐

發表時間 • 更改時間

薄熙來當年打黑 習近平如今掃黑

media
習近平與薄熙來組合照片 網絡照片

打黑又來了! 中共當局發出文件,將在全中國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習近平五年來反腐矛頭直指高官,現在權力穩固,鐵帚掃向民間難以計數的“蒼蠅“。輿論驚奇的是,習近平發動的掃黑與當年薄熙來的打黑何其相似。擔心薄熙來當年打黑變黑打,習近平的掃黑可別變成黑掃。


官媒新華社對中共的意圖做出解釋,之所以掃黑,是因為”黑惡 勢力更隱蔽“,披着合法外衣隱蔽性更強,稱黑惡勢力大多以”公司形式,依託經濟實體存在,組織形式”合法化“,組織頭目”幕後化“,打手馬仔“市場化 “。

這是一幅黑暗的全國性黑社會畫面。其實,不少觀察中國現實的人士都在指出,中國社會的惡勢力現象越來越嚴重。社會黑社會化,但是社會黑社會化的根本問題恐怕在於制度本身。

比起薄熙來當年的打黑,官媒的解釋說,僅一字之差,此次掃黑比打黑“更加全面深入”,“黨中央重視程度前所未有”。稱“過去打黑更多是從社會治安角度出發”,這次掃黑是為了“夯實黨的執政根基”。原來,這次掃黑除了“打擊黑惡勢力本身,還要打擊基層的腐敗”,查處“微腐敗”,“加強基層政權建設,組織建設”。

看來習近平擔心的還是共產黨基層的腐蝕和腐敗。這讓一些分析人士擔心,一旦出於鞏固本黨根基的需要,同當年薄熙來打黑是為了“邀功”“站位”就極其靠近,打黑除惡政治化,若是把薄熙來一己之私變成習近平一黨之私,法律再次成為幌子,受害的還是民間和社會。

這裡簡略回顧一下幾年前發生在重慶的“打黑”運動:2009年至2011年,薄熙來在重慶市委書記任上,以公安局長王立軍做先鋒,發起“唱紅打黑”,唱紅,就是唱文革時期歌頌毛澤東的紅歌,打黑,就是掃除邪惡勢力,一時間,重慶成了黑惡勢力遍地的罪惡之鄉,司法局長文強成黑惡勢力代表,被槍斃了;為關入監牢的一位富翁行使辯護職能的北京律師李莊也被判入大獄,一時,風聲鶴唳。薄熙來在重慶展開的打黑除惡專項行動,據媒體披露的部分數據,兩年時間,大約5700人被誘捕、包括商人、警察、法官、政府官員和薄熙來的政治對手。

後來,薄熙來夫人谷開來殺了人,開始被薄熙來冷落的王立軍逃入美國領事館,引爆薄王事件。薄熙來倒台,連習近平也表彰過的“唱紅打黑”成了官媒筆下一個醜惡的詞彙。打黑因無視法律程序,任意拘捕,濫用公權力,這一打黑被法律界揭發為“黑打”。

唱紅打黑運動隨着薄熙來倒台一時壽終正寢,可是,北京至今還在三令五申:薄熙來餘毒尚未肅清。為此,薄熙來以後,陳敏爾以前的重慶市委書記,公安局長及一大部分官員都因“清除薄王餘毒不力”倒台了。其中最顯赫者是十八大崛起的六零後儲君孫政才。習近平的親信陳敏爾就任重慶市委書記當日,信誓旦旦清除“薄王餘毒”。但是,薄王餘毒是什麼呢?

觀察人士指出,當年審判薄熙來,最受外界指責的“唱紅打黑”卻未置一詞,只把薄熙來作為一個比起後來越貪越大的國家級貪腐犯相比只能算得上是一個小小貪腐犯來處理。當局以此想否認外界所指囚禁薄熙來本質上是權鬥,是要掃除薄熙來等人的政治野心,為習氏江山鋪路的說法,結果就為清除所謂薄王餘毒造成巨大的模糊性。陳敏爾下車伊始,就指向唱紅打黑,據港媒報道,今年1月13日,重慶市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周波以及公安局常務副局長王廷彥遭降職,原來這兩人正是薄熙來當年唱紅打黑的政治打手。分析指出,薄王餘毒一直說不清,現在從陳敏爾的行動看,他是把清毒重點引向薄熙來的“唱紅打黑”。

但是,這一說法也無法解釋習近平現在為什麼要發動全國性掃黑。另外的分析指出,其實,從思路上看,習掃黑與薄打黑存在着精神上的高度一致性。

2010年年底,重慶打黑進入高潮階段,已被定為十九大隔代接班的習近平親赴重慶為薄熙來助威,網上流傳着習近平當年親切聽取公安局長王立軍彙報打黑成功的新聞照片。『重慶日報』當時有一篇題為『習近平調研重慶側記』就詳細記述了習近平視察重慶警力,參觀打黑除惡資料彙集處,讚揚“重慶的打黑除惡做得好”,希望這一運動“再接再厲地向縱深前進”的詳細報道。言談舉止,習近平對薄王的“打黑成績”不止欣賞,甚至讚嘆不已。

有些分析指薄熙來發明的唱紅打黑,從後來習近平的種種做法去看,其實前者對後者的影響是相當深刻,兩人在崇尚毛式做法上並無二致。只是薄熙來後來被指表現出“奪權”的企圖,成了“階下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