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法國風土人情
rss itunes

巴黎小酒館老闆談小酒館的靈魂

作者 艾娃

在法國,小酒館和小咖啡館一樣,累了,進去喝點歇歇腳;餓了、進去簡單吃點家常便飯,休息時,三三兩兩進去喝點東西聊聊天,是法國人生活中是很重要的場所,首都巴黎隨處可見,用酒館老闆的話說,小酒館就是不用害怕就能進的地方,在那兒,可以見到很多人靠着櫃檯聊到天亮。這些小業主希望自己的生意能夠名列在世界遺產名錄上。因為到2020年,如果申請成功,巴黎的小酒館和露天座就可以列入教科文組織的“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中啦。

發起申遺活動的一家協會表示,如果說“巴黎是一個派對”,像美國大作家海明威所寫的那樣,“那是因為巴黎有小酒館和咖啡館”。該協會主席,同是一家酒館東主的阿蘭·封丹稱: “十年來,巴黎的酒館和露天座逐漸消失,被三明治店,快餐店和外國風味餐館取代,可酒館和露天座是一種生活的態度、分享、混合種族、宗教、社會階層的場所”。

該協會希望“保護”這些“帶有真正民俗文化的家庭場所”。申遺項目的文件將交給法國文化部,文化部負責在2019年3月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交候選資料,教科文最遲到12月或2020年1月作出決定。

據協會提供的信息,巴黎現在一萬四千多個餐飲點中,有近千家小酒館,只佔餐飲界的14%,而20年前,則占餐飲界的25%到30%。

在法國首都的東區,聖安托萬關廂街的前段街區,是廣受歡迎小酒館的大本營,在那裡小酒館各有特色,社交混合不是神話。

“家庭式經營和溫馨的感覺”,吸引了“80%的常客,店裡有報紙可看,免費上網,當然還有一個安靜的角落,擺放著兒童讀物供“大家”閱讀。在加上地點靠近醫院,顧客中不僅有附近居民還有醫院的護理人員,以及下夜班的急診人員,或有時還有在持續一、兩個月療程中、“每天”都來的患者和他們的親屬。

酒館經理指出,醫院員工眾多,流動性強,笑嘻嘻的是老人。“他們很高興能來工作,休息時間來喝點東西......有時候還和顧客一起去度假” ,35歲的小經理笑着承認,自己就是和一位顧客結的婚:她是街對面的書店店員。櫃檯後面的牆壁上貼滿了顧客寄來的明信片,上面寫滿了溫馨的祝福。

隔開幾家的另一家酒館,露天座布置城好萊塢動畫片《穿靴子的貓》里甲板的樣子,45歲的老闆巴雷勒先生如數家珍:“老酒館是不必害怕就能進來的地方。在我這裡,客人知道消費不會超過15歐。吧台的咖啡是1歐元,當天特色菜的價格是10.90歐”。客人是誰? “流浪漢,巡警,葡萄酒商,律師或是清潔工”。說完老闆擡擡下巴指向吧台旁的鄰座。

在另一家酒館《巴黎女郎》的吧台後,38歲的酒保已經有20的從業經驗了,如果說當初入行是個“意外”,今天還在繼續則是出於對工作的喜愛,這行“能遇見很多人,而且工資也相當不錯”,不過 “工作非常辛苦,很累”。開業兩個月來,他每天看店12個小時以上,因為“招人工簡直是自討苦吃,而且花費巨大”。

45歲的老闆巴雷勒每天在自己的三家店裡輪流轉。他已經大大縮短了工作時間,為了兩個孩子每天只干“七、八個小時”。他說: “我幾乎沒有時間陪伴我的兒子,因為這份工作,他每天看到我,都是我睡覺的樣子,這就是生活”。工作了29年後,他“厭倦”了,將在一兩年內將生意託管出去,自己則住到希臘去,“什麼都不做”。

不過,除了職業的辛苦,行業問題也越來越多,生意越來越難作,客源下降,消費力疲軟、再加上Nespresso咖啡機的熱銷,尤其是那些快餐巨頭的競爭,如漢堡王,印第安納咖啡、星巴克或是其他連鎖店已經都將“生意吃掉了”。

歐洲議會選舉“潰敗” 法共和黨主席辭職 政府“招降”該黨市長圍堵勒龐

法國2019歐洲選舉民調何以未能更準確預測結果

從圖坦卡蒙特展談法國埃及學研究前沿

巴黎PSG足球隊粉絲因其莫名頹勢敗給雷恩隊怒火掀鍋

法國波爾多怎會變成黃背心運動大本營之一

法國2019起新生兒爸媽產假都將更長

2019年法國聖埃蒂安國際設計雙年展 包容 創意

馬克龍呼籲歐盟改革 人工智能備受重視

上下:法國高級手工業追求精緻高雅 與中國古老傳統

法國迄今至少1100人死於本次肆虐全國的流感

法國黃背心經營臉書直播 叫板傳統新聞電視台

法國心理輔導咖啡屋傾聽那些家中助人者

法國業者告誡勿視短租公寓為主收入來源

法國一中東基督徒族群以耶穌在世所用語言共度聖誕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