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國際縱橫
rss itunes

蘇丹政局變天 巴希爾下台

作者 法廣

聽眾朋友,蘇丹軍方發動政變,推翻了執政三十多年的總統巴希爾,並組建過渡軍事委員會,宣布全國進入三個月的緊急狀態,由國防部長伊本·奧夫負責執掌國家事務。但大規模抗議活動繼續要求整個政權下台,國防部長伊本·奧夫隨後宣布,辭去上任僅一天多的過渡軍事委員會主席一職,由前軍方參謀長、中將布爾漢接任,後者於4月13日宣誓就職。奧夫宣布辭職的消息公布後,蘇丹首都喀土穆的街頭爆發出一片歡呼聲。但抗議活動仍在繼續舉行。成千上萬的人在首都喀土穆走上街頭遊行,要求建立一個平民過渡政府。

巴希爾一直在蘇丹實行鐵腕統治。在巴希爾統治期間,蘇丹因其惡劣的人權狀況受到國際社會的批評。同南蘇丹接壤地區和達爾富爾一帶,軍事衝突從未間斷。社會精英階層中,腐敗已經成為普遍現象。去年12月以來,一場抗議巴希爾統治的示威浪潮席捲了整個蘇丹。示威活動最初爆發在距離首都喀土穆以北三百公裡的阿特巴拉市,這裡曾經是蘇丹鐵路運輸的重要樞紐,生活着大量工人。示威很快蔓延至蘇丹全境。今年二月,巴希爾宣布實施緊急狀態,局勢再度激化。巴希爾雖然表示他願意在2020年退出總統大選,但示威者卻要求他立即下台。蘇丹司法界消息人士4月20日表示,檢方已開始調查11日遭推翻的前總統巴席爾,並在他的住處發現多個裝滿現金的行李箱。當局已針對巴希爾展開洗錢調查,並將在戒備森嚴的科巴爾監獄審問他。據路透社4月17日報道,蘇丹安全部門當天透露,已將被推翻的前總統巴希爾關押在位於首都喀土穆的庫巴爾 監獄。與此同時,烏干達外交部部長奧里姆17日稱,他的國家願意考慮為巴希爾提供庇護。而美國則喊話稱,如果蘇丹政策發生變化並實現政權平穩過渡,美國考慮“將其從支持恐怖主義國家名單中移除”。

2019 年 4 月 12 日  安理會輪值主席德國常駐聯合國代表霍伊斯根在安理會就蘇丹問題舉行緊急閉門磋商後者表示,歐盟在這一問題的立場是要求各方採取克制,以和平方式化解目前的危機。他希望蘇丹以一種可信、包容和政治的方式實現過渡。他同時表示,歐盟堅持認為,國際刑事法院有關巴希爾必須被引渡至海牙接受審判的決定需要得到執行。

蘇丹常駐聯合國副代表阿卜杜勒薩拉姆在這次會議上表示,軍事委員會實施為期三個月的緊急狀態、暫停憲法和實施夜間宵禁,是為了回應“民眾的要求”。他說,軍事委員會致力於尊重所有國際協議和“和平過渡”,在這種過渡中,它將是回歸“文官政府”的“保證人”。阿卜杜勒薩拉姆向安理會成員表示,憲法的暫停可以在任何時候取消,恢復文官統治的過渡期可以縮短,這取決於當地的事態發展和利益攸關方之間達成的協議。他表示,任何政黨都不會被排除在未來的選舉進程之外,包括武裝團體。他說,任何民主進程都需要時間,他不希望看到新生的漸進民主進程以民主的名義遭到瓦解。他呼籲國際社會夥伴支持該國的和平過渡,使蘇丹能夠擺脫將對區域和國際局勢產生影響的暴力禍害。

此外,聯合國中央應急基金宣布撥款2650萬美元, 在未來半年內,為80多萬受經濟危機和糧食不安全狀況影響的蘇丹人提供拯救生命的食物、生計、營養、健康、水和衛生服務。 中央應急基金的撥款將針對糧食不安全狀況惡化最嚴重地區的境內流離失所者、難民、收容社區和弱勢人口。 隨着經濟危機的加深,蘇丹的糧食不安全狀況在惡化。 此次撥款將優先考慮兒童和婦女以及弱勢群體,包括殘疾人和慢性病患者的具體需求。 聯合國人道協調廳指出,雖然蘇丹全國各地的暴力事件大為減少,但仍有190萬人流離失所。此外,蘇丹還收容着主要來自南蘇丹的120萬難民。

那麼,被推翻的前蘇丹總統巴希爾是否會受到國際刑事法院的審判呢?下面我們為大家介紹一下巴希爾被通緝的來龍去脈。

2009年 3月 4日,國際刑事法院以蘇丹總統巴希爾在達爾富爾地區犯下戰爭罪、反人類罪為由,對後者發出通緝令。國際刑事法院預審分庭3月4日以五項危害人類罪名和兩項戰爭罪名向巴希爾發出了逮捕令。這是國際刑事法院首次向一位在位的國家元首發出逮捕令。通常根據國內法和一些國際法規定,包括國家元首、國會議員和外交官在內的一些特殊官方身份持有人享有刑事豁免權。但很顯然,巴希爾在國際刑事法院並沒有獲得這種豁免。預審分庭認為,巴希爾作為在任總統的身份並不能使他免除刑事責任,也不能使他對國際刑事法院的起訴具有豁免。

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平等地適用於所有人,不會因為官方身份而有任何區別,也就是說,一個人的任何官方身份都不能阻礙國際刑事法院對這個人行使司法管轄權。有人或許會問,蘇丹並非《羅馬規約》的締約國,國際刑事法院應當不能對蘇丹公民行使司法管轄權。原則雖然是這樣,但《羅馬規約》規定聯合國安理會可以將某一情勢移交國際刑事法院審理。安理會在2005年3月通過了第1593號決議,決定將蘇丹達爾富爾地區的情勢移交國際刑事法院,這一決議是國際刑事法院在這一案件上具有管轄權的依據。

國際刑事法院預審分庭在發出逮捕令時指出,從2003年3月到2008年7月14日檢察官要求發出逮捕令的五年多時間裡,蘇丹政府同武裝團體"蘇丹解放運動"以及"正義與平等運動"在達爾富爾地區進行了長期的武裝衝突,而巴希爾被指控的罪行就發生在平定叛亂的過程中。

預審分庭認為,巴希爾作為在法律上和事實上的蘇丹總統和蘇丹武裝部隊總指揮,涉嫌協調了反叛亂運動的設計和實施。巴希爾控制了蘇丹國家機器的所有分支,並利用這種控制確保反叛亂運動的執行。反叛亂運動的核心是非法襲擊被認為同在達爾富爾地區的有組織反政府武裝團體關係密切的平民,主要是富爾、馬薩利特和紮格哈瓦三個部落。這些平民遭到蘇丹武裝部隊及與其結盟的金戈威德民兵、蘇丹警察部隊、蘇丹國家情報和安全局以及人道救援委員會的非法襲擊。"

雖然向巴希爾發出了逮捕令,對他進行國際通緝。但十多年過去了,巴希爾不但沒有歸案,並且得以在國外旅行。為此國際刑事法院檢察官曾經呼籲安理會採取行動,對那些沒有遵守組建國際刑事法院的《羅馬規約》而逮捕巴希爾的國家採取行動。

在巴希爾被趕下台之後,蘇丹過渡軍事委員會4月12日表示,不會將被推翻的巴希爾總統交給國際刑事法院審判。蘇丹過渡軍事委員會政治委員會主席奧馬爾·紮伊納勒-阿卜丁中將在12日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說:“我們有自己的價值觀和道德準則,我們不會把蘇丹人交到境外受審。我們有我們的司法機構和法律。”

美國政府1993年將蘇丹列入支持恐怖主義國家名單,理由是當時的總統巴希爾領導的政府支持恐怖主義。美國2017年解除了對蘇丹實施了二十年的貿易禁運,但依然將蘇丹列為支持恐怖主義國家,與伊朗、敘利亞和朝鮮並列。

蘇丹與中國的關係也受到關注。中國在蘇丹擁有大量投資、能源、基礎設施建設等項目,具體數額不詳,蘇丹政局突變之時,中國在蘇丹的利益能否得到保障尤為受到關注。早在2012年的《青年參考》雜誌文章顯示,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的統計,蘇丹是中國對非洲直接投資的重點國家之一,也是中國對非洲投資最多的國家。巴希爾在任時曾經多次訪問過中國。2015年9月初,巴希爾到北京出席慶祝二戰結束七十周年的閱兵式,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他表示:“你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中國和蘇丹就像是兩個兄弟,而且也是好朋友和夥伴。巴希爾先生這次到中國來,顯示了中國蘇丹夥伴關係強勁。”  2018年9月,巴希爾到北京參加中非合作論壇時平表示,蘇丹讚賞並支持“一帶一路”倡議,支持建設更加緊密的中非命運共同體。今年2月,習近平再與巴希爾互致賀電,慶祝兩國建交60周年。巴希爾在賀電中表示,響應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建設。

陳一新:特朗普政府更希望從中東脫身

美國制裁伊朗與中東緊張格局的升級

馬來西亞政局大翻轉以及對馬中關係的影響

一些西方國家調整對中國的軍事戰略

看羅興亞人的遭遇和昂山素季面臨的壓力

美國新版《國防戰略》中俄被列為主要競爭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