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要聞解說
rss itunes

法專家:蘇丹軍政權很可能對民眾做出讓步

作者 楊眉

在經歷了三個多月的示威抗議活動之後,蘇丹巴希爾政權終於被推翻,蘇丹軍隊負責人國防部長奧夫周四宣布逮捕總統巴希爾,國家進入三個月的緊急狀態,軍方將監管為期兩年的過渡期等一系列措施。蘇丹民眾在第一時間走上街頭歡欣鼓舞慶祝勝利之後,隨後便對接管政權的軍隊產生警惕,周四晚間他們無視政府新頒布的禁止示威遊行的緊急狀態法再度示威抗議。那麼,民眾的警惕是否是空穴來風?介入巴希爾總統與示威民眾之間的軍隊究竟是什麼立場?軍隊將把蘇丹引向何處?我們請法國蘇丹問題專家給大家做詳細的分析。

首先我們來傾聽一下一位繼續參加遊行的名叫安馬·奧美德(Anmar Homeida)的蘇丹醫生的對法廣記者的表述:“蘇丹民眾會繼續在軍隊總部以及其他地方示威,因為蘇丹目前的境況並不明朗,我們並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我們也擔心參加遊行的抗議民眾是否會遭受打壓,擔心還會出現更多的受害者。此外,由於緊急狀態法,我們也不知道是否會與軍方發生衝突,不知道他們是否會繼續支持示威民眾,還是會把我們從示威中心地驅散。”

確實,蘇丹的局勢目前缺乏明朗,這也是為什麼,法國國家科研中心非洲問題研究員羅朗·馬歇爾先生(Roland Marchal)在接受本台採訪時對蘇丹的局勢十分擔憂。他在訪談中表示,軍隊對蘇丹民眾來說是國家的主要支柱,也被民眾認為是唯一的合法的對話者,但是,他擔心國防部長周四所宣布的決定或許並不足以滿足民眾的要求。

法廣:您為什麼對蘇丹局勢如此擔憂?甚至認為巴希爾倒台後可能會更加糟糕?

羅朗·馬歇爾:軍隊宣布長達兩年的政權過渡期,但卻沒有宣布任何有關選舉的計畫,恰恰相反,政府還宣布三個月的緊急狀態法,而民眾的期待是啟動全民大和解,組建由各方代表參與的新的過渡政府。新過渡政府的班子中親巴希爾的人物佔據了前台,事實上,軍隊似乎正在組建一個沒有巴希爾的巴希爾政府。比如說,現在大權在握的國防部長奧夫本人就曾經積極參與達爾富爾種族屠殺,也是美國制裁的蘇丹政界領導人之一。而且他在接管政權之後,到目前為止,並沒有發表任何反思或者傾聽民意的言論。所以,他認為蘇丹軍方必須認真與示威民眾代表展開對話,聽取在蘇丹的各國外交官員的提議,因為,倘若民眾的意願遭到背叛,那麼,蘇丹有可能再度陷入嚴重的內亂。因為他認為目前迫在眉睫的是,軍隊必須在親巴希爾的民兵組織以及反政府民眾之間的做出選擇,因為親巴希爾的民兵組織依然對巴希爾十分忠臣,他們絕不會就此罷休。因此,軍政府必須在雙方之間做出選擇。而且,馬歇爾先生還認為,鑒於蘇丹經濟已經陷入嚴重危機,軍隊不可能僅僅依靠其自身的力量來治理國家。

法廣: 蘇丹危機會對周邊國家乃至國際社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羅朗·馬歇爾:蘇丹局勢將對其周邊國家產生重大影響,因為蘇丹周邊無論是利比亞,乍得還是埃及,這些國家的安全局勢都十分脆弱。蘇丹前達爾富爾的武裝組織目前在利比亞參戰,一旦蘇丹局勢出現變化,他們就很可能會乘虛而入。乍得的反叛組織也可能會再度返回達爾富爾地區。此外,利比亞哈弗塔爾將軍的反攻戰無論成敗都會動搖地區政局,並且導致軍火以及武裝組織在地區流動。在加上與蘇丹接壤的埃塞俄比亞的和平穩定尚有待於進一步鞏固,與蘇丹相距不遠的阿爾及利亞政權也正在搖搖欲墜,所以各國的動蕩局勢互相影響,很可能造成惡性循環。從國際層面來看,巴希爾的倒台會導致海灣阿拉伯國家爭先恐後向蘇丹親政權的示好,至於與西方國家之間是否能夠獲得和解,馬歇爾先生認為喀土穆方面自然迫不及待,但是,由於國防部長等受到美國制裁的政客依然掌權,與西方的和解或許會充滿阻撓。

法廣: 外界注意到,中國官方對蘇丹軍事保持謹慎,官方並未對巴希爾倒台以及民眾示威做出任何評論。巴希爾倒台是否會對蘇丹與中國和俄羅斯之間的關係產生影響?

羅朗·馬歇爾:從根本上來說,中國與俄羅斯與蘇丹之間的關係並不會產生重大的變化。因為這兩國與蘇丹之間的合作主要是在經濟層面。中國會等蘇丹政局穩定之後再與政權展開談判。俄羅斯與蘇丹之間的關係可能更加微妙,因為蘇丹與俄羅斯之間自2009年開始展開安全領域的合作。這也是為什麼俄羅斯更加支持巴希爾政權。俄羅斯在巴希爾倒台之前幾周,更加支持巴希爾繼續執政。因為對俄羅斯來說,一個在國際社會地位薄弱的政權更容易對付。

法廣:您如何看蘇丹今後的走向?

羅朗·馬歇爾:我認為軍方最終會向民眾做出讓步,其實在首都之外的地區,士兵與民眾早已成為一體,只不過在首都軍隊比較謹慎。其實,如果軍隊三個月來都沒有干預的話,今天更不會出來鎮壓。所以,軍政權很可能做出讓步。國際社會會起到很大的作用。

法廣:您如何看巴希爾今後的命運?是否會被遣送到國際刑事法庭?

羅朗·馬歇爾:西方政府似乎很難理解,蘇丹國內絕大多數人都反對將巴希爾送往國際法庭,無論是軍隊還是民間。而且,許多蘇丹人都認為當初在達爾富爾的衝突的真相併不是國際社會所陳述的那樣。當然,這是一個有爭議的話題。如果西方政府會要求首先將巴希爾送上國際刑事法庭之後再考慮給蘇丹經濟援助,那將是一個十分危險的遊戲,對西方也會構成威脅。如果蘇丹陷入騷亂,那麼,移民危機必將進一步加劇。

韓國瑜挑戰蔡英文 台灣2020大選真成“中華民國保衛戰”?

法國國慶閱兵凸顯歐洲軍事合作及負傷法蘭西英雄

坍塌風險與鉛污染 巴黎聖母院火災三個月後進展彙總

高敬文:香港與大陸最大差異是政治價值觀

香港反送中:大陸遊客移民如何看?怎麼做?

中美將從破裂前的文本復談或另起爐竈?混沌未明

709事件四周年,香港法律人聲援內地維權律師

四年後希臘人選擇重回傳統政黨的懷抱

香港民眾七七九龍區遊行 強調“和平、理性、優雅”要找陸客談心

程翔:駐港部隊是定海神針一說意味着什麼?

世維組織:北京將政治衝突演變成維漢之間的種族衝突

閱兵演講煙花秀 特朗普要顛覆國慶傳統

特朗普說放鬆沒啥用 華為仍在黑名單也禁參與5G建設

佔領立法會之後呢?紐時指“反送中”運動進入不確定階段

七一:香港大撕裂 北京能繼續漠視?

大阪G20揭幕氣氛和諧 但難掩分歧暗涌

港人能如願讓香港成為G20大阪峰會議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