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要聞解說
rss itunes

告別布特弗利卡時代的阿爾及利亞如何書寫新篇章?

作者 瑞迪

2019年4月3日,阿爾及利亞歷史翻開了新的一頁。在民眾持續大規模抗議集會的壓力下,執政20年的總統布特弗利卡2日晚間終於向憲法委員會遞交了辭呈。消息傳出,首都阿爾及爾許多居民立即湧上街頭,歡呼勝利。但是,這剛剛翻開的歷史一頁將如何書寫,這將是阿爾及利亞人面對的一項新的、更艱巨的挑戰。

隨布特弗利卡辭職結束的不僅是其連選連任的4個總統任期,這也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阿爾及利亞獨立半個多世紀以來的歷史的結束。布特弗利卡19歲時就參加了反抗法國殖民統治的民族運動。1962年阿爾及利亞宣布獨立,他在獨立後的首屆政府中擔任體育部長,那時他只有25歲。此後他轉任外交部長,直到1979年。但他隨後就被軍隊排擠出政局,並一度被迫出走國外。但1999年,他又在軍隊的支持下當選總統。平定內戰的努力使他在國內深得民心,此後連選連任,直到4月2日辭職。布特弗利卡近60年的政治生涯可以說一直是在獨立後的阿爾及利亞政治、軍隊以及各種利益集團錯縱複雜的關係中起落沉浮。但他謀求第五次連任的企圖激發了阿爾及利亞民間力量,這種封閉的、利益相互勾結與利用的權力怪圈由此被打破。自2月22日起在阿爾及利亞各地興起並不斷壯大的抗議集會活動,導致他眾叛親離,不得不交出權力。

阿爾及利亞人有理由歡慶勝利,因為他們以自始至終一直和平的方式,改變了歷史的進程。但接下來的路該怎樣走?連日來的民間抗議一直訴求明確。他們沒有滿足於布特弗利卡關於當選後會在任期結束前辭職的承諾,也沒有滿足於布特弗利卡放棄再次參選的緩兵之計。他們要求的不僅是布特弗利卡下台,而且是多年來支撐了布特弗利卡政權的整個體制。布特弗利卡終於辭職,但他身後的體制還在。

按照憲法,作為議會上院的民族院議長本薩拉赫代行總統職權。本薩拉赫擔任民族院議長已經17年,他同樣也是支撐了布特弗利卡政權的體制的產物。他已經77歲。常年隱居幕後的他,4月2日晚間起突然走到了前台。他將如何應對這個突如其來的短暫的過渡期?因為按照憲法,阿爾及利亞應當在未來90天內組織新的選舉。

即將到來的選舉是否會推動新的政治力量走上前台呢?應該說布特弗利卡在位的20年間,反對黨力量或者在嚴厲打壓下被邊緣化,或者在內部紛爭中難成氣候。在不少阿爾及利亞人眼中,他們雖然並不掌握政權,但卻以參選的方式為在位政權提供了合法性。而且,面對這次大規模民間抗議,各反對派政黨顯然也始終未能真正參與其中,發揮力量。而街頭抗議運動雖然主導了一個多月以來的政治進程,但這場運動自發而起,既無組織,也沒有明確的領導人。

如果說民間的大規模抗議活動是逼迫布特弗利卡下台的主力的話,常年在阿爾及利亞政治生活中翻雲覆雨的軍隊也在這次政局變幻中發揮了重要作用。自民間抗議活動開始,軍方的立場由最初的強硬,逐漸轉向溫和。3月26日,軍隊參謀長兼國防部副部長薩拉赫又突然發表電視講話,要求啟動憲法第102款,宣布年老體衰的布特弗利卡已經無力行使總統職權。這意味着布特弗利卡已經失去軍隊的支持。而布特弗利卡4月1日宣布會在4月28日任期結束前辭職的決定之後,薩拉赫於2日明確表態,要求憲法程序立即落實,不再拖延。此番表態應該是逼迫布特弗利卡當晚即宣布辭職的最後一根稻草。但軍方的立場究竟是為了保全未來繼續在政治生活中發揮作用的實力的權宜之計?還是確實是試圖順應民意,推動阿爾及利亞走上民主進程呢?要知道街頭抗議民眾要求的是整個體制下台,而擔任軍隊參謀長15年的薩拉赫本也是這個體制的一員,而且這15年間他一直是布特弗利卡的忠實支持者。面對民間的民主訴求,到目前為止始終保持了剋制的軍方是否會輕易放棄數十年來在政治生活中的角色,順應民主進程,尤其值得關注。

阿爾及利亞人以一場不流血的革命告別了布特弗利卡時代,但新的時代將是怎樣的圖景?萬眾期待的民主轉型仍將面對諸多重要挑戰及不確定性。

韓國瑜挑戰蔡英文 台灣2020大選真成“中華民國保衛戰”?

法國國慶閱兵凸顯歐洲軍事合作及負傷法蘭西英雄

坍塌風險與鉛污染 巴黎聖母院火災三個月後進展彙總

高敬文:香港與大陸最大差異是政治價值觀

香港反送中:大陸遊客移民如何看?怎麼做?

中美將從破裂前的文本復談或另起爐竈?混沌未明

709事件四周年,香港法律人聲援內地維權律師

四年後希臘人選擇重回傳統政黨的懷抱

香港民眾七七九龍區遊行 強調“和平、理性、優雅”要找陸客談心

程翔:駐港部隊是定海神針一說意味着什麼?

世維組織:北京將政治衝突演變成維漢之間的種族衝突

閱兵演講煙花秀 特朗普要顛覆國慶傳統

特朗普說放鬆沒啥用 華為仍在黑名單也禁參與5G建設

佔領立法會之後呢?紐時指“反送中”運動進入不確定階段

七一:香港大撕裂 北京能繼續漠視?

大阪G20揭幕氣氛和諧 但難掩分歧暗涌

港人能如願讓香港成為G20大阪峰會議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