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文化藝術
rss itunes

笛卡兒 : 我思故我在

作者 法廣

笛卡兒認為,人類應該可以使用數學的方法  也就是理性  來進行哲學思考。他相信,理性比感官的感受更可靠。在1960年代以前,西方科學研究的方法,從機械到人體解剖的研究,基本是按照笛卡爾的方法進行的,對西方近代科學的飛速發展,起了相當大的促進作用。直到阿波羅1號登月工程的出現,科學家才發現,有的複雜問題無法分解,必須以複雜的方法來對待,因此導致系統工程的出現,方法論的方法才第一次被綜合性的方法所取代。

笛卡爾是歐洲近代哲學的奠基人之一,他自成體系,熔唯物主義與唯心主義於一爐,在哲學史上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他是17世紀及其後的歐洲哲學界和科學界最有影響的巨匠之一,被譽為“近代科學的始祖”。黑格爾稱他為“現代哲學之父”。

笛卡爾的方法論對於後來物理學的發展有重要的影響。他在古代演繹方法的基礎上創立了一種以數學為基礎的演繹法:以唯理論為根據,從自明的直觀公理出發,運用數學的邏輯演繹,推出結論。這種方法和培根所提倡的實驗歸納法結合起來,經過惠更斯和牛頓等人的綜合運用,成為物理學特別是理論物理學的重要方法。作為他的普遍方法的一個最成功的例子,是笛卡爾運用代數的方法的來解決幾何問題,確立了坐標幾何學即解析幾何學的基礎。

笛卡爾的方法論中還有兩點值得注意。第一,他善於運用直觀“模型”來說明物理現象。例如利用“網球”模型說明光的折射;用“盲人的手杖”來形象地比喻光信息沿物質作瞬時傳輸;用盛水的玻璃球來模擬並成功地解釋了虹霓現象等。第二,他提倡運用假設和假說的方法,如宇宙結構論中的旋渦說。此外他還提出“普遍懷疑”原則。這一原則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對於反對教會統治、反對崇尚權威、提倡理性、提倡科學起過很大作用 。

笛卡兒認為,人類應該可以使用數學的方法  也就是理性  來進行哲學思考。他相信,理性比感官的感受更可靠。(他舉出了一個例子:在我們做夢時,我們以為自己身在一個真實的世界中,然而其實這只是一種幻覺而已)。他從邏輯學、幾何學和代數學中發現了4條規則:絕不承認任何事物為真,對於我完全不懷疑的事物才視為真理;必須將每個問題分成若干個簡單的部分來處理;思想必須從簡單到複雜;我們應該時常進行徹底的檢查,確保沒有遺漏任何東西。

由此,笛卡爾第一步認為懷疑就是出發點,感官知覺的知識是可以被懷疑的,我們並不能信任我們的感官。笛卡爾強調科學的目的在於造福人類,使人成為自然界的主人和統治者。他反對經院哲學和神學,提出懷疑一切的“系統懷疑的方法”。所以他不會說“我看故我在”、“我聽故我在”。從這裡他悟出一個道理:我們所不能懷疑的是“我們的懷疑”。意指:我們無法去懷疑的,是我們正在“懷疑”這件事時的“懷疑本身”,只有這樣才能肯定我們的“懷疑”是有真實性的,並非虛假的產物。人們覺得理所當然或習以為常的事物,他卻感到疑惑,由此他推出了著名的哲學命題  “我思故我在”(Cogito ergo sum)。強調不能懷疑以思維為其屬性的獨立的精神實體的存在,並論證以廣延為其屬性的獨立物質實體的存在。

他認為上述兩實體都是有限實體,把它們並列起來,這說明了在形而上學或本體論上,他是典型的二元論者。笛卡爾將此作為形而上學中最基本的出發點,從這裡他得出結論,“我”必定是一個獨立於肉體的、在思維的東西。笛卡爾還試圖從該出發點證明出上帝的存在。笛卡爾認為,我們都具有對完美實體的概念,由於我們不可能從不完美的實體上得到完美的概念,因此必定有一個完美實體  即上帝  的存在來讓我們得到這個概念。即上帝是有限實體的創造者和終極的原因。從所得到的兩點出發,笛卡爾繼續推論出既然完美的事物(神)存在,那麼我們可以確定之前的惡魔假設是不能成立的,因為一個完美的事物不可能容許這樣的惡魔欺騙人們,因此藉由不斷的懷疑我們可以確信“這個世界真的存在”,而且經由證明過後的數學邏輯都應該是正確的。現實世界中有諸多可以用理性來察覺的特性,即它們的數學特性(如長、寬、高等),當我們的理智能夠清楚地認知一件事物時,那麼該事物一定不會是虛幻的,必定是如同我們所認知的那樣。即笛卡爾將幾何學的推理方法和演繹法應用於哲學上,認為清晰明白的概念就是真理,提出“天賦觀念”。

笛卡爾的自然哲學觀同亞里士多德的學說是完全對立的。他認為,所有物質的東西,都是為同一機械規律所支配的機器,甚至人體也是如此。同時他又認為,除了機械的世界外,還有一個精神世界存在,這種二元論的觀點後來成了歐洲人的根本思想方法。

雖然笛卡爾證明了真實世界的存在,他認為宇宙中共有2個不同的實體,既思考(心靈)和外在世界(物質),兩者本體都來自於上帝,而上帝是獨立存在的。他認為,只有人才有靈魂,人是一種二元的存在物,既會思考,也會佔空間。而動物只屬於物質世界。

笛卡爾強調思想是不可懷疑的這個出發點,對此後的歐洲哲學產生了重要的影響。我思故我在所產生的爭議在於所謂的上帝存在及動物一元論(黑猩猩、章魚、鸚鵡、海豚、大象等等都證實有智力),而懷疑的主要思想,確實對研究方面很有貢獻。

在1960年代以前,西方科學研究的方法,從機械到人體解剖的研究,基本是按照笛卡爾的方法進行的,對西方近代科學的飛速發展,起了相當大的促進作用。但也有其一定的缺陷,如人體功能,只是各部位機械的綜合,而對其互相之間的作用則研究不透。直到阿波羅1號登月工程的出現,科學家才發現,有的複雜問題無法分解,必須以複雜的方法來對待,因此導致系統工程的出現,方法論的方法才第一次被綜合性的方法所取代。系統工程的出現對許多大規模的西方傳統科學起了相當大的促進作用。

 

生命的誕生:劉力司在巴黎第四場高訂秀

李迅看戛納:暴力影片也是對人性思考探索方式

導演畢贛談影片《地球最後的夜晚》及其創作

評西泠印社巴黎 “古韻今聲” 展

法歷史學家分析“五月風暴”前後法知識界對毛和文革的狂熱

姜丹丹:繪畫也給我一種新生的能力

阿岱爾·阿布德賽梅的批判現實主義裝置

中國時裝業者為泰山玉業者在巴黎引路

在中國文化業改革的線索里 評巴黎中國文化中心“無問西東”畫展里批判現實主義的群裸

蔡博承談緬懷父親與思考人生的「浮花」

在集思廣益,群策群力中與時俱進

災民堆里的丁字褲衩 – 評中國國家畫院巴黎水墨人物展

崔保仲訪談:從傑夫·昆斯“鬱金香束”事件看歐美當代藝術

王涵 : 用藝術與世界分享中國價值觀

嚴振全訪談 : "歡樂春節", 因地制宜、因勢利導的文化融合

陳其鋼:創作就是按本心誠實地表現

“用一條鋼索連接世界”的台灣藝術家康木祥

創新 : 風情萬種的法國視角邂逅問題主導的中國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