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文化藝術
rss itunes

從血緣與人緣、地緣和法緣的區別看傳承 - 談吳炫三個展

作者 安東尼

血緣的紐帶在人緣、地緣和法緣面前是有局限的。雖然是母子,但是由於遊歷歐洲的兒子在閱歷和經歷上遠遠超過了母親,他的作品能夠被外面的世界理解和感動,母親卻看不懂,因為母親沒有接觸過畢加索的藝術外語。美是正信的,是快樂的。無論是看世界還是看少妻,相信吳炫三一定會把他用藝術上的外國話講的故事,耐心地、一點一點地解釋給象母親那樣的老人們聽。長輩們是厚道的,是偉大的,是有理解代溝,理解後世和後輩的胸懷的。

旅居法國的台灣藝術家吳炫三在位於法華禪寺的佛光緣美術館巴黎館舉辦題為“生命力的潛力”的個展。

這次個展相當有意思,作品放在一個佛教美術館裡展出,與釋迦牟尼的語境一結合,氣韻生動得神采飛揚,別有一番意味,那種深厚讓觀眾設身處地,豁然開朗。

吳炫三的藝術在方法上追隨畢加索。這位早年畢業於台灣師大習古典基礎寫實創作的宜蘭青年到西班牙學習畢加索到原始部落採集圖騰,用“違規”的透視把這些圖騰與自己的愛情和衝動結合起來。和畢加索一樣,他也把身邊的生活器物變形轉化為圖騰化的雕塑,一脈相承地表達天馬行空里的現代生活。

在題材上,76歲的吳炫三已經到了可以運用他純熟的畢加索方法來表達畢加索沒有可能顧及的內容。比方說,吳炫三捕捉到了世界10% 的人口壟斷90% 的財富所導致的社會動蕩,他用四年的時間創作了一幅代表作“佔領華爾街”。他也可以用畢加索的方法來回顧上個世紀日本侵華時期南京的大屠殺。

如果對一個宜蘭人來說,畢加索的創作手段是一門藝術里的外語,那麼吳炫三不僅工具性地掌握了這門外語,而且可以用這門外語來表達他的世界觀,來履行他在這個世界上的發言權。

換句話說,這是一個亞洲人繼承了上個世紀歐洲一位偉大的藝術家的方法,同時用這種方法來參與我們這個世紀的世界政治和社會生活。

先從方法上來看問題。吳炫三藝術上對畢加索的傳承在他宜蘭老家的母親那裡沒有辦法被理解。吳炫三為母親畫了一幅肖像。母親說,你怎麼把我畫得這麼醜 ! 吳炫三說,沒有啊,我把您畫的那麼美 , 您都不覺得!

這一個奇妙的文化差異上的逸事在吳炫三展出的佛教的殿堂里講出來就變得很有法緣的出處。血緣的紐帶在人緣、地緣和法緣面前是有局限的。雖然是母子,但是由於遊歷歐洲的兒子在閱歷和經歷上遠遠超過了母親,他的作品能夠被外面的世界理解和感動,母親卻看不懂,因為母親沒有接觸過畢加索的藝術外語。

在大千世界,人們說,“血濃於水”,意思是講,有血緣關係的群體,凝聚力要比沒有血緣關係的外人強。吳炫三與母親的故事告訴我們,其實藝術和文化帶給世界的是超越血緣關係的理解和覺悟。佛教中,釋迦牟尼曾經是一個王子,他和僧侶們的凝聚力是遠遠超越了血緣關係的精神力量和覺悟的力量,這種凝聚力在與他有血緣關係的皇室成員那裡需要通過很長時間的學習才能理解。不僅是佛教,世界其他主流宗教在這一點上是有共性的。

再從內容上來看究竟。吳炫三雖然在創作的語言上傳承了畢加索的衣缽,但是他用這種語言發展了畢加索至少在有生之年照顧不到的題材。畢加索無論有多偉大,自然只能分配給他有限的生命,有限的時代,有限的地域閱歷。作為後輩,吳炫三就象玄奘一樣,取經之後,將藝術的精妙和自己的社會與文化結合,發揚壯大。與其說這是藝術家在繼承上的貢獻,其實更是藝術家在開拓性地創造。了解和體會這種創造,恐怕也需要超越 “血濃於水” 的親情,需要在更加全球性和社會性的多元文化里,由人緣、地緣和法緣來成就。

也從平台上來考察。佛光山的美術館系統從佛陀紀念館到世界各地的20幾個佛光緣美術館雖然歷史不長,但是在藝術樣式和創作手法上,吸收中華文化和世界藝術的精粹,精益求精;在內容上追求與佛光山的宏法思想、和中國大陸的淵源及世界各地本土化、在地化發展緊密結合。

吳炫三的作品雖然母親或者說家人不一定看得懂,但是熟悉佛陀本懷的佛教界和法國社會是饒有興緻地去體會的。

佛光緣美術館通過吳炫三的藝術所透露的信息,法華禪寺所在的碧西市的市長Yann Dubosc深有體會。碧西市對宗教問題的理解相當深入,在2011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定為跨宗教對話城市。碧西市市長不僅熟悉吳炫三的藝術里的畢加索方法,同時也去了解和體會這位來自東方的藝術家的陰與陽的布局和佛教中的無常觀,也就是說市長通過熟悉的藝術語言去認識不熟悉的中華文化和佛教思想。正是藝術的兼容並蓄把市長帶到了佛像前,去感受中華文化里的思維方式和價值取向。

佛光山和法國市長雖然沒有“血濃於水”,但是相互的理解和尊重超越了藝術家與母親的交流, 這種思想的邂逅是普適的,是有法理根據的,是年輕的,是有魅力的,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式的自然的發展, 是歷史的必然。

這種發展,這種必然,在佛光山如常法師和團隊的不懈努力下,在他們與海外巡監院院長滿謙法師的密切配合下,讓佛光山藝術系統作為一個新晉平台在米蘭世界博物館和美術館大會上得到廣泛尊重。

法國碧西市很重視受國際專業界尊重的美術館,不僅是為了發展當地的文化生活,更是為了讓血緣、膚色、團體以及族群不同的人更和諧地、快樂地生活在一起。

吳炫三的個展就是在這種和諧與快樂中與法國觀眾見面。因為人緣、地緣和法緣帶給他的信心,他的展覽更加幽默風趣,他的一件雕塑作品是一隻漂亮的小狗,小狗臉上有一個美人痣 , 他說,在畫小狗臉的時候,太太走進的畫室,太太臉上有一顆痣, 所以小狗的臉上也要有一顆。他的藝術不僅可以關懷世界秩序,也可以泄露家長里短的愛情故事,可以用繪畫和雕塑給比他小30多歲的太太寫“與少妻書”。

美是正信的,是快樂的。無論是看世界還是看少妻,相信吳炫三一定會把他用藝術上的外國話講的故事,耐心地、一點一點地解釋給象母親那樣的老人們聽。長輩們是厚道的,是偉大的,是有理解代溝,理解後世和後輩的胸懷的。

佛光山在出版星雲大師全集以後,佛光山的傳承的問題越來越受到關注。佛陀紀念館每一天都在自己的網站上引述星雲大師過去說過的話,比方說,今天9月5日,網站上刊載“衣缽相傳,傳承信物,逆向思考”這樣的警句,之前幾天網站也引述星雲大師的話說:“上等人,經得起千錘百鍊”。分析在佛光山的平台展示的吳炫三的藝術和創作者的血緣至親區別於人緣、地緣和法緣所引領的外面的世界的不同理解,也是從藝術展覽的角度研究和考察星雲大師傳承時刻佛館引述的這些語錄的背景。

點擊收聽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安東尼·林祖強訪談吳鉉三,滿謙法師和如常法師:

藝術家吳鉉三訪談

滿謙法師訪談

如常法師訪談

裘小龍:陳超探長用悲劇的眼光看待案件和罪犯

從國際跨宗教聯誼看佛光山的傳承在和平信仰中的角色

導演周聖崴:動畫片《女他》展示慾望面前男女平等

策蘭中文譯者孟明:要讀懂策蘭的詩首先要有一份關注

生活藝術創造者:台灣設計師洪麗芬Sophie Hong

生命的誕生:劉力司在巴黎第四場高訂秀

李迅看戛納:暴力影片也是對人性思考探索方式

導演畢贛談影片《地球最後的夜晚》及其創作

評西泠印社巴黎 “古韻今聲” 展

法歷史學家分析“五月風暴”前後法知識界對毛和文革的狂熱

姜丹丹:繪畫也給我一種新生的能力

阿岱爾·阿布德賽梅的批判現實主義裝置

中國時裝業者為泰山玉業者在巴黎引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