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文化藝術
rss itunes

畢加索: “黑非洲藝術,不了解 ! ” 真的嗎?

作者 艾米

巴黎的凱布朗利博物館在熱愛原始藝術的法國前總統希拉克的大力支持下成立,為慶祝建館以來的第100個展覽,選擇了畢加索和原始藝術這個主題。展覽分成三大部分,通過大量的照片顯示畢加索與非歐洲藝術之間的關係,同時,展覽採取對比的方式,將凱布朗利博物館的館藏與畢加索的作品放在一起展出,讓觀眾自己理解和摸索兩者的形狀,精神和內涵之間的聯繫。

畢加索毫無疑問是20世紀最重要的藝術家之一,是20世紀現代藝術的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他從小接受父親的訓練後就展示出了驚人的才華,最早期的作品流露出濃厚的現實主義畫風,展示出來的成熟技法和風格令人嘆為觀止。

從1894年,畢加索開始正式的繪畫生涯後,也經歷了幾次風格上的蛻變,從早期的現實主義,到象徵主義,繼而過渡到後來被稱為的“藍色時期”和“粉紅色時期”,多變的風格顯示出他對藝術精髓的探索,創作經歷旺盛的畢加索在每個時期都留下了大量的作品,畢加索不僅一直在架上繪畫的技巧上不停進行探索,他也在雕塑,裝置,拼貼等等藝術表達手法上尋找藝術的靈魂。但畢加索在繪畫歷史上留下的最亮麗的一筆可能還要數他對立體派風格的貢獻。而搭建起畢加索和立體派之間關係一個轉折點,就是被稱其為原始藝術的非洲,亞洲和大洋洲等非洲藝術對畢加索的影響。這就是目前正在巴黎凱布朗利博物館舉辦的一個名為畢加索原始藝術的展覽要呈現的內容。

儘管畢加索曾經對記者說過一句“非洲黑人藝術,不了解”這樣的話,但毋庸置疑,沒有黑人藝術可能也不會有後來畢加索風格的突變。

原籍西班牙的畢加索1900年首次達到巴黎, 1906年再次回來巴黎居住時經過藝術家朋友的介紹,前去參觀了位於Trocadéro廣場的人類博物館,裡面展示的是來自非洲和大洋洲的藝術品,這次展覽給畢加索後來的藝術創作帶來的新的靈感和源泉;從未見過的,來自遠方的這些“原始藝術”原始、大膽、強烈的造型,形狀和內涵讓他震驚,他後來說,當時隻身一人在博物館參觀時感到害怕,但他我突然明白這就是繪畫的真諦,這不僅僅是一個美學意義上的過程。而是在充滿敵意的宇宙和我們人類之間的一種十分神秘的形式,是捕捉到權力的一種方式,也給人類的各種恐懼和慾望賦予了一種表現形式。

他在這次參觀後,帶着極大的精神上的震撼,他回家就重新繪製了自己的具有標誌性的作品“亞維農的少女”(Demoiselle d’Avignon), 從而讓自己躋身於世界藝術的巔峰。從此以後,畢加索就不斷將目光轉向非洲,大洋洲等非歐洲的原始藝術,源源不斷地汲取創作的靈感和源泉,重新詮釋創作中的神秘力量,及其在藝術形式中的創新。最難得可貴的是,畢加索和當時的許多前衛的藝術家都將原始藝術的精神注入自己的創作中,改變了20世紀藝術史發展的進程。畢加索無疑是二十世紀最偉大的藝術家之一,他在人類博物館裡的發現造成的衝擊和震蕩及其產生的結果可以說是現在藝術史中最美麗的篇章之一。

那麼,黑人藝術為何能都啟發當代藝術家,給當代藝術帶來如此深刻的影響呢?

畢加索當年的畫商Daniel Henry Kahnweiler在1948年發表在雜誌上發表的一篇文章上就給出了十分明確的解釋,他說:“這是因為黑非洲的藝術家展示給我們的是他們所知,而非其所見。這些藝術家手中做出來的每一件作品都簡單到極致,剔除了所有多餘的累贅部分。每件雕塑都呈現出完美的整體性,所有細節都必須與整體性向符合。我們這個時代的藝術自由行給畢加索帶來了無窮的創作源泉,而這一切都要歸功於黑非洲藝術。”

從歐洲藝術史上看,中世紀文藝復興後發展起來的歐洲藝術在經過幾百年的發展後,在21世紀,隨着工業化進程給社會和科技領域帶來的變化,讓藝術也處於一個需要變革和突破的接口上,被認為是現代藝術之父的塞尚也極力推崇非洲等地的原始藝術,也就是說,來自其他大陸的藝術給歐洲的藝術帶來了新鮮的血液。對於歐洲發展幾百年積累下來的學院派藝術的精神,畢加索批評起來毫不留情,他堅信西方學院派是美學騙子。讓人找不到一絲真理的影子。畢加索也指出,藝術不是呈現美,而是每個人的大腦在面對美麗的事物時產生的構思。

巴黎的凱布朗利博物館是歐洲最重要的原始藝術博物館之一,此次展覽就利用自身館藏的優勢,及時展出畢加索的作品,同時也是將不為大眾所知的原始藝術展示出來。此次展覽的策展人勒弗爾( Le Fur)先生介紹了這次展覽的一些情況:

勒弗爾: 對於這個展覽,我們當然不會很自負地認為這個展覽具有開創性,之前已經有很多展示非歐洲藝術和包括畢加索在內的現代藝術家關係的展覽, 這是很自然的事。但我們的這個展覽與其他展覽的區別是,我們同時展示了歷史證據,將畢加索和非歐洲藝術之間的關係展示了出來。在這個問題上,我感興趣的是,既能將畢加索與這些原始藝術之間的關係很好地呈現出來,同時也將這些藝術的價值展示出來,因為將這類藝術和畢加索聯繫在一起,可以讓觀眾對它們發生興趣,用新的視野和觀念來看待。因為對我們大家來說,畢加索當然是,也絕對是最具創造精神的藝術家。那麼,在這個展覽上就可以看到,一些來自非洲和大洋洲的藝術家曾有有過類似的創作,也創造出了如此有力的藝術品。

記者:畢加索當然是一個具有創造精神的巨人,但是您是否想通過這個展覽想說明一個問題,就是非洲或其他洲的原始藝術給他帶來了創作靈感?

勒弗爾 : 包括非洲的藝術和大洋洲的藝術,因為他首先購買的是一個來自大洋洲的藝術品,這為他打開了一些新的大門,帶來新的可能性,讓他的藝術創造力走得更遠,但絕不僅僅如此。而且,為畢加索的藝術創造力設定一個局限也是很愚蠢的行為。因為,我們也已經看到畢加索是個 多才多藝 的藝術家,曾經有那麼多的展覽圍繞他的藝術展開,這些展覽至少向我們呈現出他的多樣形,可以說,畢加索是一個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藝術家,這是十分令人驚訝的一點。所以,這個展覽只是其中的一方面。只是一個窗口。

記者:那麼,具體說,這個展覽展示的是那個方面呢?

勒弗爾 : 主要展示兩個層面,首先,在時間上,要通過證據來展示畢加索他和原始藝術接觸的準確時間點和階段;其次,就是展示畢加索的藝術和非歐洲藝術之間的另外一種關係,也許有些東西他自己也沒有意識到,但卻也參與到他的藝術創造之中。

記者:請具體介紹一下畢加索和非洲,大洋洲原始藝術的關係?

勒弗爾: 正如展覽上所展示的那樣,我希望將這個關係用身體這個概念呈現出來,也就是說人的身體,而並不是像文藝復興以後的大部分的西方藝術家在藝術中詮釋和表現的身體無處不在。具體說,就是掌握學院派畫人體的方式,或者將一個模特進行擺布,以便讓他呈現出一個故事,神話故事,戰爭故事或者權力的故事等等。當畢加索,當然也有其他的一些藝術家開始與非洲藝術接觸後,他們就可以通過簡單的方式達到事物的本質。這才是他感興趣的地方。

在這個展覽中的一個作品,展示的是一個裸體男性,這個1906年完成的作品和巴布亞新幾內亞人祖先的雕像十分協調。


記者: 在展覽上,可以看到三幅畢加索的繪畫作品,內容表現的都是女性裸體,通過這三幅作品,可以看到在非洲原始藝術的影響下,女性身體的表達方式發生的變化,可以說,藝術家表現的方式完全得到了解放,能不能說,畢加索由此釋放了,解放了他的創造力?

勒弗爾 : 是的,這完全是一個解放的問題。像畢加索這樣表現手法全面的藝術家,他可以自由地從一種幾何圖像轉向寫實風格的具象。要知道,在非洲的一些文化中,也可以有一個完全抽象的面具,但旁邊他們也會製作一個象徵,代表他們祖先的寫實的表現形式,或者有一個小的寫實物件,旁邊有一個巨大的抽象作品。在非洲藝術中,不存在類似的分野。所以,在這個展覽中,我們也有這樣的從具象到抽象的轉變,也有繪畫 ,藝術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所謂地位高低之分,這也是畢加索要表現的。對他來說,一幅繪畫和一幅油畫或者一件雕塑作品,或者是一個拼貼作品,或他用煙頭在一張紙上燒留下的洞等都具有同樣重要的意義。

記者:那對畢加索來說,藝術究竟是什麼呢?

勒弗爾:這也是畢加索給二十藝術帶來的巨大貢獻,他完全解放了藝術,所有的藝術家都因此受惠,要感謝他。他並不唯一這樣做的藝術家,但是是在這個領域成就最大的藝術家之一。

巴黎凱布朗利博物館舉辦的“畢加索與原始藝術展”將持續到7月23號,希望了解畢加索繪畫靈感的藝術愛好者不要錯過機會前去觀看。

裘小龍:陳超探長用悲劇的眼光看待案件和罪犯

從國際跨宗教聯誼看佛光山的傳承在和平信仰中的角色

導演周聖崴:動畫片《女他》展示慾望面前男女平等

策蘭中文譯者孟明:要讀懂策蘭的詩首先要有一份關注

生活藝術創造者:台灣設計師洪麗芬Sophie Hong

生命的誕生:劉力司在巴黎第四場高訂秀

李迅看戛納:暴力影片也是對人性思考探索方式

導演畢贛談影片《地球最後的夜晚》及其創作

評西泠印社巴黎 “古韻今聲” 展

法歷史學家分析“五月風暴”前後法知識界對毛和文革的狂熱

姜丹丹:繪畫也給我一種新生的能力

阿岱爾·阿布德賽梅的批判現實主義裝置

中國時裝業者為泰山玉業者在巴黎引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