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文化藝術
rss itunes

巴甫洛娃與天鵝之死

作者 法廣

《天鵝之死》是芭蕾舞歷史上的經典作品, 舞蹈通過描繪瀕死的天鵝渴求重新振翅,孤身隻影在平靜的湖面上艱難掙紮,最終默默死去時的神情。

1907年,俄羅斯舞蹈家巴甫洛娃準備為一場募捐義演表演一個節目,但一時找不到合適的作品,於是去請有“現代芭蕾之父”稱譽的福金幫忙。

福金一見到這位身材纖弱、氣質高雅的巴甫洛娃,就想到了法國作曲家聖·桑的《天鵝》的旋律。他覺得巴甫洛娃最適合表演這個嚮往永生的高貴、純潔的形象,一 只因為太美而陷入孤獨的白天鵝以溪流般清澈的腳尖碎步從背台出現。一隻雪亮的聚光燈輕輕地守護着她,不讓她進入旁邊那沉沉的黑暗中去。她輕巧、纖弱,以不 停的碎步舞着,追逐着那耀眼的光明。她在細碎的舞步中表達了生命的永久。她的手臂輕輕抖動,她的頭頸偶爾轉動,飽含了生命垂危之際無言的哀痛。最終,她倒 下了,在一陣顫動着雙臂的原地旋轉中倒下了,頭仰望着光明。

據編導福金的回憶,一次在與巴甫洛娃討論「編什麽舞蹈最合 適」的時候,福金順手用曼陀林彈起了聖桑的曲子《天鵝》,當即提議用這段音樂編舞。他立刻進入創作,只用了五六分鐘時間,便成就了這個經典的舞蹈作品。福金曾評價說:「沒想到,這部作品後 來竟成了新俄國舞蹈的象徵……它實際證明了舞蹈不單純是悅目的藝術,而應該是通過眼睛進入到靈魂深處的藝術。」

福金夫人曾拍攝了一套《天鵝之死》的舞台照,記錄了作品每一舞姿的變換。相比之下,今天舞台上的演出除了天鵝背朝觀眾,兩臂呈波浪形展翅出場及結尾外,其他部分都已不是福金的原貌了。

安娜·巴甫洛娃1881年1月31日生於聖彼得堡一個貧民家庭。父親是農民出身的士兵,母親給別人洗衣服,生活十分貧苦。巴甫洛娃10歲時考進聖彼得堡舞蹈學校,經過九年的艱苦訓練進入馬林斯基劇院芭蕾舞團並迅速升為該團首席女演員。

巴甫洛娃八歲時在看了《睡美人》演出後,便立志於芭蕾。十歲進皇家芭蕾舞學校,十四歲與福金合演了《關不住的女兒》。她那古典式的舞步及表演天資從學生時代起就十分引人注目,畢業後一直擔任主角,先後演出了《吉噻爾》,《睡美人》,《唐·吉訶德》等劇。1909年,她應邀參加了佳吉列夫組織的俄國芭蕾舞團,主演了《阿爾米達宮》(The Pavilion of Armide),《仙女們》(Les Sylphides)等劇目。巴甫洛娃1913年定居英國,並建立了自己的劇 團,在世界各地巡迴演出。10餘年間,她的足跡遍布五大洲數十個國家。她在芭蕾史上佔有重要地位,被譽為是繼M.塔利奧尼之後,20世紀初期世界上最傑出 的舞蹈家。1931年,這位曾為世人傾倒的"天鵝",在一次旅歐演出途徑荷蘭海牙時,突然一病不起,但她仍念念不忘要重返舞台,讓"天鵝"振翅高飛。"請把我的天鵝服裝準備好!"便是她臨終前的最後一句話。

用福金的話來說就是;"巴甫洛娃藝術的重要作用,並不在於它給人帶來的一時歡樂。而在於它在本世紀二十五年內,使人們改變了對芭蕾的看法……證明了芭蕾不僅能夠,而且應該成為語言的最高意義的形式。"巴甫洛娃給後人的影響是極其深遠的,她的舞蹈既具有十九世紀大舞星們的各種長處,又有勝於他們的獨特風格。不少事例說明,現代許多著名舞蹈家當初也正是在看了她的演出之後,才愛上了芭蕾並選擇了這一艱苦而又崇高的事業。

1909年5月19日俄羅斯芭蕾舞團在巴黎舉行首場公演。巴甫洛娃與著名舞蹈家尼金斯基演出了福金編導的《阿爾米達帳篷》、《伊格爾王》等舞劇。觀眾包括:音樂家聖桑、雕刻家羅丹、法國閣員及夫人們,以及來自世界各地的劇院領導人。尼金斯基與巴甫洛娃精湛的舞技和表演引起了整個巴黎藝術界的極大轟 動,傾倒無數觀眾。

在四九年的採訪中,印度駐土耳其大使拉爾閣下曾這樣描述:觀賞巴甫洛娃表演的感受,他說:看她跳舞,對我這個印度教徒來說是宗教體驗,她的靈魂與表情伸展出來並感動了我,令我迷失,讓我提升,並讓我感動流淚。因為她的藝術是強烈的悲劇,是美麗的傷感,她的舞姿似乎 為所有古典音樂和戲劇創造了一個形象:一個被肉體的監獄囚禁着,可憐無助的努力想衝出牢獄的人類靈魂。巴甫洛娃的舞姿沒有任何僵硬的頸部肌肉,倉促的動作 和考慮動作時間,她用全部心靈在跳舞,這點讓我欣喜與陶醉。這很難形容,在西方世界的芭蕾舞中,我從未見過像她這樣的。

 

王涵 : 用藝術與世界分享中國價值觀

嚴振全訪談 : "歡樂春節", 因地制宜、因勢利導的文化融合

陳其鋼:創作就是按本心誠實地表現

“用一條鋼索連接世界”的台灣藝術家康木祥

創新 : 風情萬種的法國視角邂逅問題主導的中國選擇

孫靖林在巴黎的畫展《耕》中的境界

崔保仲談“中國留法藝術家百年開拓與交流”展

談二十世紀50-80年代中國鈞瓷的價值

蓬皮杜收藏時刻,談郝量的《由仙通鬼》

Visa Pour l'Image展出盧廣記實攝影《中國的污染》系列

從血緣與人緣、地緣和法緣的區別看傳承 - 談吳炫三個展

決策的一言九鼎與利和同均的中國夢 - 從中國精品業看權威與慈悲

畢加索: “黑非洲藝術,不了解 ! ” 真的嗎?

從法國電影作者論來看第七屆法國中國電影節

台灣文學史專家陳芳明和範銘如談台灣文學發展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