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文化遺產
rss itunes

巴黎露天咖啡館將申請“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

作者 珍妮特

到過世界觀光勝地巴黎的遊客,都會忍不住在咖啡飄香的露天咖啡廳坐一坐。在巴黎,可以趁着吃早餐時上咖啡館,點個羊角麵包或來一客火腿加黃油,悠閑享受巴黎人坐咖啡座的獨特生活情調。一面喝咖啡、一面與朋友談笑風生的同時,還可順便欣賞人行道上過往的行人,例如:身材標誌、打扮重品味、蹬着高跟鞋扭擺有致步行的巴黎女郎;還有,就在你身邊身着黑白配套、不停來回穿梭上飲料的咖啡館服務生,他們技術高明地一隻手托起的盤子上可以一次同時擺上5,6位客人的飲料餐盤。很快的,一個下午,在曬個溫煦太陽、聊天談笑中就愉快過去了。如今,法國一協會打算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請,把這種巴黎風情的咖啡館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

在巴黎咖啡館裡,我們可以看到身上沾有油漆的工人,也可以看到西裝筆挺的紳士,社會各階層的人都有;這些咖啡館已經成了巴黎的標誌,成了法國首都不可或缺的一景,也是那些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打賞自己忙裡偷閒時的好去處。尤其在法國,很多工作單位,早上員工到了辦公室,先花個20分鐘甚至半小時喝咖啡聊天,中午吃完飯,再花個20,30分鐘的時間喝咖啡聊天都是常見的事;在巴黎這個繁忙緊湊的城市生活中,咖啡館就是法國人肯花時間的地方。

這些巴黎咖啡館,法文叫bistrot,這個詞語的來源至今眾說紛紜,有說來自俄語,但小羅伯特帶圖字典排除這種可能性,並解釋說這詞起源於1885年,是從“bistouille”字演變的,動詞“bistouiller”的意思是喝酒,而“bistouille”是指咖啡上面澆一點白酒。

現今,法國有一個協會,他們夢想讓這個好客的殿堂 --- 巴黎咖啡館的特殊生活風格能獲得全世界的認證。也有一些法國名人,包括電影導演,名演員,歌唱家等都團結起來,共同想辦法替巴黎生活風味的咖啡館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請列入“非物質人類文化遺產”名單,以資保護、保存。

根據巴黎人報消息指出,這個協會6月11日正式宣布籌備檔案,將於今年九月向法國文化部提出申請。接着,文化部將決定是否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請把“巴黎咖啡館”列入“非物質人類文化遺產”。由於文化部還有其他申請案,並得從國家價值方面來考量,所以要經過一番帥選,所以它也就扮演者預先帥選員的角色。

這些巴黎咖啡館遍布巴黎的20個區里,提出申遺的理由很多。這個咖啡店及餐館 工會的協會副主席謝達勒引以為傲地指出,“巴黎咖啡館是社會熔爐的象徵,是存在幾個世紀以來的法國大熔爐地點。在這個開放的空間里,帶着文化印記,以及民眾親和相處交流的地方。而且所有人都可以自由來到咖啡館,無論你是工人階級、企業老闆、巴黎人或非巴黎人,都可以在咖啡吧台前,點一杯杯咖啡喝。”

謝達勒還說,這個“”交流分享的地方”,從1686年Procope餐館出世後,就存在了。Procope餐館也是17世紀時代巴黎最老的咖啡館。那裡,同時也曾經是印象派畫家的聚集地,以及美國名作家海明威常來喝咖啡、坐咖啡座及寫作的地點;海明威寫了一本書”巴黎是個慶典日“。其他還有名作家沙特與情人西蒙波娃也經常到此聚集、寫作、聊天的地方。謝達勒解釋說:”這是一個歷久彌新的堅韌歷史文物,巴黎人在那裡聚集聊天。”他甚至還提出,在2015年,恐怖攻擊事件也選擇了露天咖啡座的客人為目標,因為它是巴黎的象徵。

謝達勒熱衷地指出,巴黎咖啡館有成為教科文組織選項的有利條件,例如,它也提供着美食餐飲、同伴聚眾活動,以及名家藝術品掛在牆上的日常展覽,也是能夠展現一些法國人長才的地方。以形象來說,它是一個全球強大文化的載體。但這個的協會認為,巴黎咖啡館“現今面臨存亡的危機”,由於房地產炒作導致房租大幅上揚,不少咖啡館因而倒閉、關門,所以應該抵抗這種危險,保護這種瀕臨危險的民間傳統。

根據最新調查在巴黎,酒吧、咖啡館及小餐館有2000多家,這也是最近幾年常態的數目。

利比亞混戰動蕩中瀕危的考古遺址:薩布拉塔古城

敘利亞戰亂中的歷史古迹: 帕爾米拉古城

聯合國教科文申遺諮詢機構ICOMOS籲共同護遺

巴西國家博物館:無數舉世瑰寶化為灰燼

阿維尼翁教皇宮歷史傳承曾幾乎滅頂

法國大文豪伏爾泰蟄伏避風港弗尼城堡

法國奧弗涅大區多姆火山脈群申遺終於成功

世遺名錄: 梵凈山和古泉州(刺桐)遺迹角逐勝算幾何

法國人倡議塞納河舊書攤入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

德國建築和藝術史第一象徵:亞琛教堂

世遺包豪斯:設計先鋒亦或“千屋一面”原罪?

法國大文豪雨果出生地故居大整修一年

法政府想方籌款拯救老舊古迹 九月號刮刮樂抽獎咯!

法王禦賜蓬巴杜侯爵夫人的默納爾古堡 新東家新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