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特別節目
rss itunes

大陸新移民黎明:修例若通過,香港將成法律黑洞

作者 法廣

繼6月12日香港民眾再度大規模集會,抗議港府《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之後,香港街頭目前暫告平靜。但6月12日集會活動遭遇的警方暴力,以及特首林鄭月娥當日對集會活動的定性都進一步刺激港人的神經,新的抗議活動已在醞釀之中,而二十餘名香港學界和文藝界人士自6月12日子夜零時發起的接力絕食行動還在繼續。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講師黎明女士是這次絕食行動參與者之一。黎明女士2008年才移居香港生活。但她很理解港人在這次圍繞港府修改《逃犯條例》努力變現出的堅持與決心。

自由、法制、人權等價值是香港與內地城市不同之處

黎明女士向我們介紹說,目前有24人報名參加接力絕食,至少停止進食24小時。24人中,有些人不在香港,是在自己所在地絕食。她本人則決定絕食103小時,象徵性地呼應6月9日有103萬港人參加的“反送中”抗議遊行。

黎明:“我的目標是最少要堅持103個小時,因為上周日的大遊行,據組織者說,有103萬人參加。不過,政府還是漠視我們的民意。我們就用103這個象徵性的數字去呼應103萬遊行。 到星期天早上,我才能堅持滿103個小時。但我並不覺得103個小時之後,政府會撤回修例。現在其實基本上不管我們做什麼,都不會有直接改變政府意圖的可能性。你看,這麼多人出來集會;12日的時候,有特別多的人堵塞交通,佔領廣場。但是政府還是用非常強硬的手段(催淚彈和橡膠子彈)去驅散人群……是不是有很實際的方法,很實際地去改變他們的主意?我真的不知道。可能就算知道,也不是我力所能及的。所以,絕食可能更接近是一種象徵性的行動,就是說,對香港來說,自由、法制、人權這些價值是香港社會非常重要的一個方面,也是讓我覺得香港與內地城市有區別之處。”

修例若通過,香港將成法律黑洞

黎明女士2008年才移居香港生活。但她很理解港人在這次圍繞港府修改《逃犯條例》努力變現出的堅持與決心,她說:

黎明:“因為在過去那麼多年,其實政府不斷推出各種各樣的政策、法律,民間一直都有很大的反對聲音,但每一次政府都是強行通過。香港也不是在這次反送中條例議題上才突然積極起來。”

“我覺得最主要的是過去發生了很多事件,比如說銅鑼灣書店事件就進一步讓香港人看到內地的執法機構、執法制度都非常不公平,不透明。它可以跨境,把一些人綁架到內地,然後給他按一個莫須有的罪名定罪,或者關押。如果送中條例通過的話,這些就變成合法的了。目前來說,跨境綁架還是違法的,還得偷偷摸摸地做,但如果修例通過,它就可以以一個正當的、所謂的有合法性的方式,將某些人,以可以編造的罪名,去抓捕。這樣的話,整個城市就等於陷入一種白色恐怖當中。香港的言論自由空間會急劇縮減,而且人權也得不到保障。這個對於香港人來說是非常危急的事件。而且他的影響範圍不僅僅是比如銅鑼灣書店的書商只是出版了一些政治性的書籍,可能一般民眾覺得如果他不去觸碰這些敏感的事情,就不關我事。但其實送中修例通過以後,其實每一個人都會處於這樣一種白色恐怖之下,不知道什麼社會會做錯什麼事情。或者是由於內地司法制度腐敗很嚴重,你不知道是不是會有有權有勢的人,因為你得罪了他,他就想辦法按一個罪名給你。這些都是未知數。但一旦修例通過,就等於開了一扇空間,留給這些可能性,那我覺得香港 人也會認為,與其這樣,不如不要開這個可能性。因為一旦開了這個可能性,其實沒有什麼權衡的機制能夠面對一種自上而下的權力的不平等。而且說實話,我覺得,這種危險不僅僅是對香港一個地方的人,全世界的人都會處於這種危機之下,因為香港就會成為一個法制黑洞。你如果是政府目標,那你來到香港,你就可能被抓捕,被引渡回中國。所以,對全世界來說,這都是一件危險的事情。一旦修例通過,“一國兩制”就幾乎形同虛設了,因為它就打通了兩種不同的法律制度,在兩者間就會有一個通道,允許在法庭沒有能力監管、特首也不會監管的情況下,把一些人送到內地。”

* - * - * - * - *

6月9日百萬人大遊行的發起者、由香港多個民間團體組成的民間人權陣線,已經號召民眾6月16日周日再次大遊行,發出反對的聲音,並呼籲民眾在6月17日周一,立法會可能恢復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二讀審議的日子,罷工、罷課、罷市,表達立場。

立法會6月12日宣布延後當日的二讀審議安排後,尚未明確表態是否準備近日恢複審議工作。但自6月12日民眾抗議活動發生嚴重警民衝突之後,香港社會緊張氣氛明顯升級,港府內部開始出現不同的聲音。而繼中國駐英國大使接受 BBC採訪,表示,中央從未指示香港修改逃犯條例之後,台灣陸委會港澳事務負責人14日也表示,香港政府事先並沒有告訴台灣相關部門要修改逃犯條例。而到目前為止,香港政府一直以需要向台灣引渡一名逃犯而要彌補法律漏洞為由,堅持修改此條例。雖然北京外交部仍然堅持支持港府的努力,但特首林鄭月娥自以為可以獲得的支持可能也在發生動搖。

林鄭月娥如今無疑進退兩難,但處境被動的又何嘗不是北京中央政府。港人人心所向反對政府修改逃犯條例,凸現港人對內地政治指引下的司法制度的不信任。北京當局可以封鎖網絡,阻止內地國人了解港人抗議行動,但香港目前仍是一個開放的國際都市,港人的心意與決心,世人有目共睹。堅稱香港主流民意支持港府修例努力,豈不有掩耳盜鈴之嫌?

阿波羅登月50周年:登月讓人類能夠探索更遠的太空成為可能

高敬文:中共未來最大挑戰是導致分裂的內部衝突

個人一小步 人類一大步:阿波羅登月50周年 登月三人組的回憶之光

王康:習近平和太子黨是六四鎮壓直接受益者

安琪:從“六四”出發,構建現代社會的個體尊嚴

班農揚言:歐盟一體化已死 法國極右問題專家加繆為您解讀

嚴家其:紀念六四就是要尋求正義

徐文立回憶“六四慘案”及案後被殺害的鄰居“嘎子”

張偉國:八九六四的政改訴求 到一定階段會呼之欲出

VR電影:大陸與台灣製片商開發思路迥異

六四三十周年回顧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的歷程(四):六四悲劇與政治體制改革失敗的根本原因

吾爾開希:記憶是對抗暴政的方法 不能被抹殺

《天安門廣場的法國女人》作者:以此書向學生致敬

鮑彤談六四(六): “說趙紫陽拋出鄧小平?李鵬早就把鄧拋出了”

天安門母親:不希望政府再以濫殺無辜來解決社會矛盾

陳奎德:天安門事件30周年 期望重返普世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