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法國思想長廊
rss itunes

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六:人民主權原則何以能在美國實現

作者 特約專欄作者:趙越勝

盧梭的人民主權說,曾遭到貢斯當的批評。但托克維爾卻仔細考察了這個原則在美國的命運,考察它是如何運用於美國的社會生活和政治生活中的。貢斯當和基佐等人看到了人民主權原則在法國大革命期間被推向極端,引起社會混亂和專制權力膨脹。但是托克維爾卻清醒地知道,民主社會一定要立基於人民主權之上。他對美國民主的考察,使他相信這個理想是可以實現的。
 

問:盧梭的人民主權思想,是法國大革命的精神來源之一,但後來卻遭到法國自由派知識分子的激烈批評。那托克維爾是什麼態度呢?

答:應該說貢斯當和基佐、克拉爾這些所謂信條派知識分子指出的問題是正確的,他們看到羅伯斯庇爾、馬拉這些極端派,藉助“平等”、“美德”、“公意”這些口號,聚起底層民眾,實行恐怖統治,幾乎使法國社會分崩離析。所以他們對人民主權的提法確實心存恐懼。因為那時的法國社會有一段時間完全變成暴民政治。阿克頓勛爵在他的《自由史論》中說,當時的法國社會,“由於社會契約論所造成的錯誤而分崩離析,重歸於自然狀態。在這種狀態下,每個人都有權利做他所能做的事。到了富人為窮人讓路的時候了。由於這種平等理論,自由熄滅於血泊之中”。托克維爾一方面看到這些問題,但另一方面,他又相信法國未來的建設,只能在身份平等的框架中進行。正像我們在前面已經講過的,托克維爾理性地相信,民主潮流將不可阻擋地到來。而且他深信,民主社會只能是人民主權的社會。他對盧梭的思想不是全盤否定,而是從歷史的角度,從更廣闊更深入的角度來思考,這是他的高明之處。可以說,他去美國是“帶着問題”去的。他選擇美國當樣板,也是極有見地。因為他對英國的民主制度,已經做過深入的考察。1833年8月,他再訪英國,腦子裡帶的是考察美國之後,一直在思考的問題。他最後的結論是,法國不可能走英國政治的老路。因為英國的貴族早已民主化了,而法國的貴族階層,在大革命中已被打得粉碎,不可能成為推動法國政治現代化的力量。作為貴族的托克維爾,一方面對貴族的消亡頗為傷懷,一方面卻理性地為民主制度大唱讚歌。所以托克維爾專家J-P. 梅爾說:“他從未為某個階級服務,他總是堅守人類靈魂的神聖尊嚴”。

問:可見大思想家,能跳出自己的社會階層,從人類社會和文明的發展中探求真理。

答:是這樣的。所以儘管人民主權不是貴族的訴求,但托克維爾卻正面評價它。我們看看他怎樣分析人民主權在美國的實現。首先,他明確宣布,“要想討論美國的政治制度,總得從人民主權學說開始”。他接著說,“在美國,人民主權原則絕不像在某些國家那樣隱而不顯,或毫無成效,而是被民情所承認,被法律所公布。它可以自由傳播而不受阻礙地達到最終目的”。“如果說世界上有一個國家,能使人們隨意而公正地評價人民主權原則,研究人民主權原則在社會事務多方面的應用,並指出好處和危險。那麼這個國家當然只能是美國”。這個宣示極為重要,它揭示了美國社會政制形式的實質。也就是說,它的權力來源是什麼。托克維爾在書中反覆強調:“人民主權原則一開始就是美洲的大多數英國殖民地的基本原則”。具體的說,也就是美國立國之初,甚至在初建殖民地時,反映人民主權思想的一些法律和政權組織形式,就已然確立,彷彿是一個自然的過程。聽友們可能還記得,我們在介紹博丹的主權學說時,曾經說過,博丹的主權者是君主,它的主權來源是神授。而英國大哲霍布斯認為主權的來源,是自然狀態下的人,為避免“一切人對一切人的戰爭”,求得自己的生存,而把自己的權利讓渡給某一個至高的統治者。

問:你在介紹盧梭的時候,曾經專門講過他的人民主權思想。

答:對的。盧梭人民主權說的關鍵是公意。他認為公意是主權的精神和靈魂,是國家中的主權者。我們可以看出來,托克維爾心目中的人民主權,就是盧梭所闡明的人民主權。但是他沒有反駁貢斯當對盧梭的批評,因為他也親眼見到人民主權說的濫用,在法國大革命中引起的恐怖後果。他採取的研究方法,是直接實地觀察這個人民主權的美好理想是不是可以實現,如何實現。他所看到的事實是,“作為現代憲法基礎的一些普遍原則,已在新英格蘭的法律上得到全部承認,並被定於法律的條款之內。這些原則是:人民參與公務,自由投票,決定賦稅,為行政官員規定責任。個人自由,陪審團參加審判。所有這些都未經討論而在事實上確定下來”。也就是說,體現人民主權的各項具體措施,在美國彷彿是一個自然生長的過程,由殖民地的人民自下而上地確定下來,付諸實現。

問:為什麼在美國會有這種可能呢?

答:在托克維爾看來,是由兩大原因造成的。其一是,到殖民地的人,都是赤手空拳來打天下的,所以他們有一種天然的人格平等。其二,來到殖民地的人,大部分是清教徒,他們的宗教信仰和追求就是一個人人平等的“潔凈社會”。這樣在確定選舉資格時,就沒有在歐洲推行選舉時那麼多的限制。它的選舉權是廣泛的,而且迅速擴大,使大多數人具有對政治制度和社會治理的發言權與決定權。這一點極為重要。托克維爾總結道,在美國“社會是由自己管理,並為自己而管理,所有的權力都歸社會所有,幾乎沒有一個人敢於產生到處去尋找權力的想法。人民以推選立法人員的辦法,參與立法工作,以挑選行政人員的辦法參與執法工作。可以說是人民自己治理自己。人民之對美國政界的統治,猶如上帝之統治宇宙。人民是一切事物的原因和結果。凡事皆出自人民並用於人民”。我們從他的這些話中,清楚地聽到了林肯的偉大名言: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也就是民有,民治,民享。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一部分: 雷蒙·阿隆的時代背景

生命自由的探索者柏格森第三部分: 綿延是自我意識的本質

生命自由的探索者 柏格森第二節 柏格森的時間觀

生命自由的探索者 柏格森第一節: 柏格森其人

烏合之眾的分析家勒龐第五節 不同性質的群體及其表現

烏合之眾的分析家勒龐第四節: 群體行動背後的觀念

烏合之眾的分析家勒龐第三節 群體心理的情感方式和思考方式

烏合之眾的分析家勒龐第二節: 什麼是群體的特點

法國思想長廊之十六 勒龐——烏合之眾的分析家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第十四: 陽光與閃電——美國革命與法國革命的比較(下集)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第十三: 陽光與閃電——美國革命與法國革命的比較(上集)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二:對法國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一: 對革命的反思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數的暴政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九: 警惕多數的暴政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八 :自由——民主社會的最高價值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七:民主的危險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五: 民主何以會在美國生根

托克維爾之四:什麼是民主共和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