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要聞解說
rss itunes

烏克蘭總統大選 澤連斯基可望贏得勝利

作者 法廣

聽眾朋友,烏克蘭今天舉行總統大選的第二輪投票,在第一輪選舉中得票率排名前兩位的烏克蘭著名喜劇演員澤連斯基和現總統波羅申科將進行最後的角逐。第二輪投票於當地時間周日早上8時開始。法新社報道說,政壇新手、喜劇演員澤連斯基可望登上總統大位。最新民調顯示,現任總統波洛申科將在第二輪投票中慘敗。民調公司Rating的調查顯示,澤連斯基將囊括73%的選票,波洛申科僅獲得27%的選票。

今天烏克蘭全國共設置了199個選區,下轄29900個投票站。投票將於當地時間21日晚8時結束。烏克蘭3月31日舉行總統選舉,澤連斯基和波羅申科分別以30.24%和15.95%的得票率排名前兩位,根據烏克蘭憲法,在首輪投票中獲得全部選票50%以上的候選人將贏得總統選舉。如果所有候選人首輪得票率均未超過50%,則得票數居前的兩位候選人進入第二輪投票,獲得多數選票的候選人當選總統。新總統應不遲於6月3日宣誓就職。

現年53歲的波羅申科,是烏克蘭著名的政治家和商人,有“巧克力大王”之稱。他在1998年當選議員後進入政壇,於2014年當選烏克蘭總統,有多年的從政經驗。波羅申科曾表示,自己的實業家背景能幫助重建烏克蘭支離破碎的經濟和政府。他在此次選舉前曾表示,自己謀求連任是出於“對國家的強烈責任感”,如果他競選成功,將繼續推動烏克蘭加入歐盟和北約進程。波洛申科向來稱澤連斯基是政治新手,不宜擔任戰爭時期的領導人。

現年41歲的澤連斯基,今年一月才決定加入政壇競選總統。他沒有任何政治參選記錄。他是烏克蘭人民公僕黨領導人,並因在2015年開播的政治喜劇《人民公僕》中扮演總統角色而在烏克蘭家喻戶曉。澤連斯基的選舉以“打破傳統”為主旨:他很少發表公開講話,也不和選民直接互動,而是藉助他的電視熒幕形象和社交媒體來爭取選民支持,讓民眾耳目一新。競選期間,澤連斯基主打“反腐牌”。他提議所有貪污人員終身不得出任公職,呼籲與俄羅斯直接談判、結束烏克蘭東部危機。

波羅申科與澤連斯基兩人周五在基輔最大的足球體育場進行了電視辯論。辯論中,波羅申科攻擊對手缺乏政治經驗,沒有能力領導國家對抗俄羅斯,強調是他領導國家度過了克里米亞危機。澤連斯基則是指責波羅申科在任期間,未能有效治理腐敗,也沒能結束在烏克蘭東部的戰事。他強調,正是政治人物的失職,失去民心,才讓他有機會成為總統。澤連斯基在辯論中說,“我不是一個政治家,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來這兒只是為了打破這個現有體系。”他還對波羅申科說,“是你的錯誤和未兌現的承諾造就了我。”

法新社指出,烏克蘭在二十年裡有兩位受歡迎的政壇新星崛起,澤連斯基一旦勝選,將為烏克蘭開啟歷史新頁。截至目前,政府軍已與東部分離主義分子交戰五年。烏克蘭倚賴俄羅斯能源供應和國際援助,新任總統須與俄國總統普京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打交道。烏克蘭百姓因貧窮、政治貪腐而挫折,也為戰爭奪走約1萬3000條人命而悲傷,而這位優秀演員觸動了百姓的心。一位澤連斯基的支持者表示,人民希望有個單純的人,能更了解我們,也能解開國家現行機制枷鎖。他說,“能激勵人心非常重要”。但也有人質疑澤連斯基是否有能力承擔重任。一位62歲的民眾表示,“我不相信他當選後能存活多久。他在國會沒有擡轎者”。

據英國《衛報》也報道說,在21日的大選以前,不少民眾出於對現總統波羅申科執政的強烈不滿,支持毫無政治經驗的喜劇演員澤連斯基出任總統。澤連斯基並沒有提出任何明晰的政治綱領和治國方略,他的力量來源是選民對波羅申科的失望。不少人認為,不管誰上台,現狀已經不可能變得更糟糕了。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表示,無論誰贏得21日烏克蘭總統選舉第二輪投票,最主要的是烏克蘭新政府能夠尊重國際法和履行國際義務。

中美貿易戰未了 宗教人權忽成互懟焦點

谷歌為中國市場“叛國”了嗎?庫德洛罕與特朗普不同調

繼續撕 美眾議院決議譴責特朗普“種族主義言論”

湘江大壩水位超記錄使三峽大壩的防洪效益再度受質疑

韓國瑜挑戰蔡英文 台灣2020大選真成“中華民國保衛戰”?

法國國慶閱兵凸顯歐洲軍事合作及負傷法蘭西英雄

坍塌風險與鉛污染 巴黎聖母院火災三個月後進展彙總

高敬文:香港與大陸最大差異是政治價值觀

香港反送中:大陸遊客移民如何看?怎麼做?

中美將從破裂前的文本復談或另起爐竈?混沌未明

709事件四周年,香港法律人聲援內地維權律師

四年後希臘人選擇重回傳統政黨的懷抱

香港民眾七七九龍區遊行 強調“和平、理性、優雅”要找陸客談心

程翔:駐港部隊是定海神針一說意味着什麼?

世維組織:北京將政治衝突演變成維漢之間的種族衝突

閱兵演講煙花秀 特朗普要顛覆國慶傳統

特朗普說放鬆沒啥用 華為仍在黑名單也禁參與5G建設

佔領立法會之後呢?紐時指“反送中”運動進入不確定階段

七一:香港大撕裂 北京能繼續漠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