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要聞分析
rss itunes

河內鮮花盛開,特金會幾人期待?幾人憂?

作者 肖曼

第二次特金會選在越南河內,仍然是一個鮮花盛開的熱帶國家,但外界的感觀已和去年六月新加坡首次特金會時大不相同。首次特金會的表演曾經吸引了世界眼球,但時過境遷,隨後數月間,美朝關係不時反覆,關鍵的無核化問題乏善可陳。這使得外界懷疑第二次特金會是否能產生具體成果?在期待和不期待兩種意見之間,還涌動着大多來自美國的種種懷疑和擔憂。

韓國官員周一表示,特朗普與金正恩可能在越南首腦峰會上宣布結束朝鮮戰爭。文在寅的發言人甚至說,美國和朝鮮很有可能就一項聯合政治聲明達成協議。但殊不知,這正是一些華盛頓智庫專家們憂心忡忡的噩夢,他們擔心特朗普在談判中會貿然決定從韓國撤軍,或是草率決定與金正恩簽下正式結束朝鮮戰爭的和平協議。

早在今年1月底,美國國家情報局(DNI)局長丹·科茨就對金正恩的無核化意志公開提出質疑,他向美國參議院宣稱:朝鮮不可能放棄核武器和核武器的生產能力。美國議會也提出相同的質疑。美國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在會見韓國國會議長和朝野黨派代表團時稱:“金正恩真正意圖不是無核化,而是解除韓國武裝”。

分裂近70年的朝鮮半島會迎來和平曙光嗎?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紀思道(Nicholas Kristof)認為:特朗普和金正恩有一個共同點,即兩人照鏡子的時候,都覺得看到了下一任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他認為,對這個獎的妄想可能會促使雙方做出輕率的承諾,但也可能有助於艱巨的和平進程。

眾所周知,在特朗普自己的成績單上,舉行第一次特金會及朝鮮暫停核試驗一直是他引以為豪的外交成就。在中美貿易談判結果尚未真正簽署落實以前,為了消除美國歷史上最長時間政府停擺記錄的陰霾,特朗普需要在河內再創造一個外交勝利。

在兩次特金會間美朝多番交鋒與會談中,兩國對彼此的要求早已清晰。總的來說就是美國希望朝鮮放棄核武器,朝鮮期待美國幫助放鬆國際制裁。全世界的目光將關注兩國在河內的幾天中,彼此作出怎樣的讓步?

儘管有第一次特金會微笑握手拍照所營造的私人友誼氣氛,橫亘在美朝間長達70年的嚴重互不信任仍然難以消融。也許正是為了獲得金正恩的信任,特朗普在去年新加坡峰會上曾經出人意料地宣布暫停韓美聯合軍演。讓其盟友和盟國時不時措手不及。

在新加坡峰會上,金正恩向特朗普承諾,將“向朝鮮半島完全無核化方向努力”。而在這之後,朝鮮多次被質疑繼續推進武器項目。朝鮮已宣布廢除豐溪里核試驗場,且沒有進行任何核試驗及導彈試驗。雖然朝鮮態度看似有了很大轉變,但美朝未向外界透露是否有具體去核時間表和路線圖。此外,朝鮮一直希望能與美國簽訂《停戰宣言》,宣布朝鮮戰爭結束,使朝鮮成為正常國家。但這樣一來,美國在盟友韓國的駐軍就失去合理性。

金正恩曾在2019年新年演說中明確表示,如果美國繼續提出單方面要求,不放鬆對朝制裁,朝鮮可能“不得不探索新的方向”。因此在河內會談前,特朗普也提到了朝鮮一直要求的放鬆制裁問題。2月20日他在白宮表示,他願意“能夠取消制裁”,不過在此之前朝鮮需要作出“有意義的”行動。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則在2月22日表示,除非擁有核武器的朝鮮所構成的危險出現“實質性減少”,否則美國不打算放鬆對朝制裁。

有分析認為:金正恩方面也知道:需要為特朗普作出一些具體讓步和回報來維持現狀,因為目前美國對朝鮮的策略對朝鮮是“利好”。 也許美方可以期待的最理想狀況是朝鮮銷毀戰略導彈,停止現有濃縮核材料的活動,但這離所謂的無核化仍然還很遠。

總體來說,國際媒體對第二次特金會的期待並不高,面對這兩位極具個性又頗難預測的領導人,大多朝鮮問題專家對此次峰會並不樂觀。但正因為外界期待值不高,會談達成的任何一點實質性進展都可能會受到更加積極的評價,給人以滿足。

 

特朗普會晤宗教自由部長級會議國際人士其中4人來自中國

港人持久戰遍地開花北京噩夢伊始

張倫:胡錫進“相對寬鬆自由”背後仍意在強調維穩

林鄭月娥欲下不下 習近平騎虎難下

北約還是俄羅斯 土耳其必須作出選擇

大陸李文足香港何韻詩:向國際社會勇敢發聲的中國人權女俠

楊建利談美國“擁抱熊貓派”高調發聲

大阪習特會:習近平二渡陳倉還有第三次嗎?

習特會攤牌前美參院通過《國防授權法》

國際媒體輿論對大阪G20峰會不報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