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要聞分析
rss itunes

法國黃背心對媒體敵意升高

作者 安德烈

法國黃背心新年過後捲土重來,曾有媒體過分報道了這場運動的說法,一把火,經由一張照片,傳播全世界,讓外界以為巴黎真的發生了暴動,或者如有的中國媒體所言,“法國已淪陷”。其實,法國黃背心成員也對法國媒體不滿。

他們喊着對記者充滿敵意的口號,他們拒絕與記者談話,一名頗有人氣的黃背心女士被法國一家新聞電視台邀請擔任一個時事節目的評論員,結果遭到暴風雨般的抨擊。種種跡象顯示,在傳統媒體和黃背心示威者之間不信任的鴻溝正在擴大,黃背心們更喜歡其他傳播渠道,比如社交媒體或者即時性質的不加任何選擇的報道。

黃背心的象徵性人物,英格麗.拉瓦瑟,本應在這個星期日前往BFM電視台試做一個接近直播的專欄節目的評論員,在受到眾多的特別是來自黃背心陣營的辱罵後,她放棄了做媒體人的想法。

這件事凸顯了在黃背心與傳統媒體之間存在的鴻溝,尤其是在他們與類似於美國CNN那樣的的法國BFM這樣的直播電視台之間的距離。

法國視聽委員會決定周一起對媒體如何處理示威者以及在星期六示威過程發生的事故的報道做一番研究。

星期六,黃背心發起了第八波行動,他們對媒體的敵意更加明顯。最明顯的是,他們在街上高喊這樣一個很不文明的口號:“去你媽的媒體”。

據現場的一些記者說,一些黃背心批評媒體“說謊”,“拒絕報道黃背心運動”。

BFM電視台周六在發表的一則通告里,提及了發生在魯昂的一起事件,在魯昂,該台記者遭到了黃背心的毆打,在巴黎,黃背心故意向一名女記者扔鞭炮,導致腿部受輕傷。
法國記者協會揭露,自從黃背心運動開始以來,發生的針對記者的暴力事件多得無法統計,“我們的同行在第一線遭受着死亡威脅,強姦威脅。”

相反,黃背心似乎越來越對新媒體表示信任,認為新媒體“是真正的自由媒體”,他們尤其看重那些即時的、現場的,毫無選擇的直播黃背心運動的新媒體,比如法國RT,這是俄羅斯國營電視台RT的法國版,以前的名字叫做『今日俄羅斯』。或者另一類比如名字叫做BRUT的新媒體,百分之百的社交媒體,兩家新媒體都是2017年成立的。

法國RT新聞總編對他們取得黃背心如此信任這樣解釋:“我們的記者為了全面報道他們的行動,力求真實,和黃背心朝夕相處,不惜冒着危險。

“我們給黃背心提供了一個讓他們充分表達的平台,我們尊重他們,不會給他們貼上極右或者極左的標籤,這與之前許多媒體的表現根本不同。”

巴黎二大教授梅斯頁表示,“在黃背心運動中,浸透了揭露知識者的言語,包括記者,政治家,以及專家,他們所指責媒體的,首先是忽視了他們,在這麼多年,他們認定他們的默默無聞的生存狀況與媒體有重大關係。”

這位專家認為,結果社交網絡成了他們的“反公共園地”的公共地盤,法國RT緊跟着他們,拍攝他們的行動,幾乎不加任何評論,致使黃背心得出這才是真的新聞,這才是沒有任何操縱的新聞的結論。

根據一名黃背心領袖自設的民意調查的問卷,絕大部分黃背心喜歡所謂的“自由媒體”,比如法國RT以及BRUT這樣的社交網絡,至於傳統媒體,統統被他們指責為“政府的狗腿子”,12月29日,數百名黃背心跑到法國電視台總部門前,大聲高喊“狗腿子記者”等充滿敵意的口號。

星期五,五十名黃背心試圖堵塞位於南特的東部共和國報總部,12月27日,一些示威者堵塞了西部法國報的發行。

法國文化部長則發推揭露黃背心試圖向媒體施壓。

張倫的悼念:願張健老弟走好安息

“996福報”讓馬雲等跌入國際公關滑鐵盧

中國強拆模式不要泛濫“一帶一路”的呼聲

斯里蘭卡連環爆炸襲擊讓數百人傷亡 誰人敢於在復活節作案?

朝鮮駐外使館遭罕見“諜戰”襲擊繼續發酵 背後主使真是美國政府?

聖母院火劫之後馬克龍對黃背心的回答

修復巴黎聖母院 現代派與復古派激辯

鮑彤談六四(三):李鵬非法將我排除在外的4-24政治局常委會

鮑彤談六四(二):四二六社論激怒學生再次上街

鮑彤談六四(一):學生為何兩次上街?

聲援許章潤教授:海內外聯手後浪推前浪

“一帶一路”論壇前國際質疑挑戰不斷

從蘇丹變天看阿拉伯國家街頭革命

歐盟就再次推遲英國脫歐達成折中方案

法國大辯論終結 馬克龍艱難的抉擇

人民的檢視與警告:埃爾多安連丟兩城

誰是反金正恩的“自由朝鮮”領導人?

中美貿易談判 :“好戲”還在後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