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要聞分析
rss itunes

為什麼暴力總是與黃背心形影相隨

作者 安德烈

法國政府周一宣布將推出一項類似於“打擊打砸搶“的新法並承諾將以接近12月中旬的警力水平應對下周六黃背心第九波行動,即,全法動員80000名警力,其中巴黎5000名來維護秩序。黃背心運動人士其實一直在不斷地撇清,他們的運動跟打砸搶毫無關係。

總理菲利普稱,“在法國多座城市,示威遊行都在和平中進行,但我們不能接受其中一些人乘機打砸,縱火,法國永遠也不會讓這種人說了算”。黃背心運動本來是自覺被冷落被拋棄被邊緣化的部分法國民眾為尋求社會正義而爆發的抗議行動,但是在連續舉行“八波行動”之後,黃背心行動時幾乎形影不離的暴力正在損害着他們的形象,這可能是這一運動的發起者所始料不及的。

讓全體黃背心人士為他們中少數人的暴力行為負責是不公平的,然而,法國社會存在的一種“暴力是壞事,但不鬧出點事就不被理睬”的心態似乎形成了對暴力的遷就。黃背心的每波行動都伴隨着相當程度的暴力,縱火、毆打、積累下來,已在輿論中留下越來越不佳的印象。的確,參與黃背心運動的人員很複雜,難免參雜着反猶仇外的一些極右翼,也有非常暴力、主張無政府的極左翼,他們行動明確,攻擊目標明確,不經意之間,不管願意不願意,成為黃背心的某種附加性標誌。另外,還有郊區偷竊團夥乘機混入其中,乘警力不及時入店搶劫,也留下極壞的印象。

第八波行動中發生的一名黃背心在巴黎連接塞納和杜樂麗公園橋上暴力毆打憲兵的惡行讓輿論十分驚詫,當日憲兵在此地攔阻黃背心向國會挺進,這位黃背心一邊喊着讓開一邊開始拳擊。原來此人曾經是法國的職業拳擊冠軍,他在暴打憲兵時護住自己的腦袋,連蹦帶跳的發動一連串打擊,左右開弓,並且對一名已經被擊倒在地的憲兵再踩上一隻腳,他的敏捷,打擊的准、恨、自我保護的能力惹人驚異,在視頻播出後查明他是前職業拳擊手,大名克里斯多夫.德廷格,關於他的視頻一時間被數萬人瀏覽,人稱“黃背心拳擊手”,周一被臨時拘押。這是一個人人拍攝的時代,還有另外幾部他在拳打憲兵的視頻到處流傳。德廷格得知被立案調查後第一時間躲了起來,隨後前往警察局自首,他知道自己的名字現在路人皆知。

37歲的德廷格是法國2007至2008職業拳賽重量級冠軍。他在一個星期日錄製的視頻為自己辯護,“我參加了八波抗議行動,我參加所有在巴黎在星期六舉行的抗議,我親眼目睹了鎮壓,我看到了警察動用催淚彈,我看見有人受傷,我憤怒了,的確,我做的不光彩,但是我這是在自我防衛。不過,法國拳擊協會知情後,發表文告揭露他的行為決不能容忍,他給拳擊手帶來的是僅僅是恥辱。拳擊手打人是一起獨立的事件,但與整個運動越來越暴力化的傾向有一定關係。

黃背心對記者們也越來越充滿敵意,他們稱記者是政府的合作者,是狗腿子。進行實時現場報道的法國新聞台BFM星期一決定拒絕報道佔領盤旋路的黃背心們。佔領盤旋路,是黃背心的經典之作,在這裡,可以堵住所有的交通路口。

這家電視台這樣做,是因為他們的一個記者團隊和他們的保衛人員星期六在法國北方魯昂市遭到了一群黃背心襲擊,於此同時,他們的一名女同事在巴黎香街報道時被黃背心有意投擲的石塊擊中。在發生這些事件之後,BFM編輯部決定,作為抗議,星期一沒有任何記者前往法國任何一個盤旋路口報道黃背心的堵截行動。這家電視台的決定是空前的,電視台長對法新社表示,看看周六周日以及前幾次發生的暴力,我們的決定是有充分依據的。他說,示威者把記者作為襲擊的對象尤其把電視記者作為攻擊對象,在法國是歷史性的。

其實,不僅僅是BFM ,許多媒體記者都遭遇了類似的攻擊,黃背心們不信任傳統媒體,拒絕記者採訪,他們中一旦有人出來同媒體說話,他們便給予集體性攻擊。法國西部報,東部共和報的記者也已遭到他們的攻擊,法國記者協會出面抗議,指許多同行受到生命威脅甚至強姦威脅。法國記者無疆界協會揭露,記者們僅僅是在進行他們的讓民眾知情的工作。但是他們遭到黃背心和警察雙方暴力行為的夾擊。

“求是”傳出習近平“黨大”強音,說給誰聽?

慕尼黑安全會議:美國副總統彭斯直話直說

美中貿易談判漏網之魚:美教授吳修銘指出是中國互聯網貿易壁壘

幻滅--再生 法國老牌政治家朱佩進入憲法委員會

人類的一大恥辱 土耳其譴責北京為何如此強硬

委內瑞拉局勢惡化北京態度有變?

華為惹禍打草驚蛇?美歐檢視安全漏洞抓間諜

傳美總統行政令禁在美國無線網絡建設中使用中國電信設備

《台灣旅行法》後,邀蔡英文訪美呼聲又從美國會響起

特朗普的第二次國情咨文會講什麼?建牆、建強!

農曆豬年到來 貿易戰出路仍是第一話題

查韋斯幽靈揮之不去 特朗普談美國出兵委內瑞拉

涉長春長生醜聞48名官員受處理 彼時疫苗“錯種”事件再起

美中“史上最大貿易談判”協議未見 大豆先行

中國訪民國內國外艱難的申冤之路令人動容

華為在美國遭“罪”/中國企業“黨支部”遭打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