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要聞分析
rss itunes

巴黎街頭焚火砸燒的都是什麼人

作者 安德烈

巴黎星期六爆發罕見的暴力後,法國總統馬克龍要求總理菲利普下周起接待所有政黨領袖,聽取他們的意見,並邀請希望與政府重新談判的“黃背心”團體代表來馬蒂翁宮商談。與此同時,那些在巴黎美麗大道點火、燒車、砸商店櫥窗者,究竟是些什麼人引起疑問。他們是每次大示威都會出現的職業打砸搶?是黃背心的人,還是小流氓,記者了解結果令人吃驚,各種 人都有。

在香榭麗舍大街和一些巴黎繁華富麗街區發生焚燒之後,法國內政部長揭露這是破壞秩序的慣犯,職業打砸搶所致。但是,巴黎警察局長德拉普克認為,在這些暴力民眾中,有許多是穿着黃背心的示威者。他們可能因“幻滅”或者想引發“連動效應”而毫不猶豫地加入到“不可容忍”的暴力活動中。

警方在巴黎拘押的378人中,有許多是成年人,30歲到40歲,共和國檢察官赫茲指出:他們大多數來自外省,“在社會上早已立足”,他們來巴黎就是為了與安全力量搏鬥。

法新社記者為此走訪一批見證者,在星期六的暴力活動中,記者幾乎與他們交叉而過,他們來自全法各地,或者帶着滑雪眼鏡,或者戴着工地頭盔,不一定很政治化,或者素與城郊騷亂毫無關係,這些穿着黃背心的示威者已經做好付諸暴力的準備,以此反對政府的政策。

他們中間有些自己毫無組織地走在一起對抗警察,或者一起堆砌街壘,以阻礙安全力量的前進。

跟着丈夫、領着自己兩個孩子來自法國東部洛爾、45歲的尚德耳稱,這些暴力是合法的,這是對馬克龍一言不發的反應。她談起自己的家庭生活狀況:“每個月賬上短缺500歐元,已經有三年了,我們全家沒有去度假。”

但還有很多黃背心告訴法新社,他們譴責暴力活動,認為這些暴力活動讓他們的示威失去了真正的目標。

在普通的黃背心周圍,出現了不少富有經驗的“輔佐”他們的“鬥士”,他們或者出身於極左派,或者來自於極右派,毫不猶豫並且富有經驗地與警方搏鬥。

記者看到,他們很明顯走在與警方對峙甚至衝突的最前面,如何去放火,如何去燒車,如何去修築街壘他們顯得很有“技術”,並且教那些毫無經驗的黃背心如何去做。當警方向密集不散、越來越暴力的示威人群投擲催淚彈時,他們要求示威者不要害怕,並且“命令”他們不要“亂躲”。

極左翼積極分子的在場很明顯,人群中到處晃動的反資本主義橫幅,以及在牆上和商店櫥窗上的塗鴉文字諸如“所有警察都是雜種”就是他們的標誌。

在極右翼一方,“法國行動”小團體以及“社會根據地”早早宣布,他們的成員將出現在黃背心抗議的各種場合。

到了遊行快結束,臨近黃昏的時候,小流氓們開始登場,他們最喜歡出現的地點是巴士底獄廣場或者臨近香榭麗舍大道周圍。他們趁混亂、警力忙着應對示威人群時進入一家小商場亂搶,然後焚燒汽車,摩托車,然後消失在人群。

但這次出現了一些更年輕的人群,他們屬於大巴黎人,這些人的動機是利益驅動,趁機搶商店,偷東西。

12月1日星期六,根據警方的統計,全法黃背心示威者共有136000人,上個星期六有160000示威者,再上一個星期六,11月17日,共有282000示威者,在巴黎,這個星期六共有10000萬示威者,示威人數明顯遞減,破壞力卻在明顯增加。

如果說全法國共有263人受傷,其中5人嚴重受傷,受傷者中包括81名警察,巴黎受傷的人數最多,133人受傷,其中23人是警察。警方共傳喚682人,其中630人繼續關押,而巴黎被警方傳喚的多達412人,其中378人繼續關押,這一數字超過最近十年最高水平。巴黎警察局長德拉普克稱,警方與巴黎街區出現的極端暴力對峙的情形是空前的。

愛麗舍宮星期日在剛剛參加完G20返國的總統馬克龍主持下召開緊急會議研討局勢,但政府發言人表示,沒有提及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事項,他用“醜惡”來形容周六在巴黎出現的暴力活動。

孟晚舟案:北京開始捏美國這個硬柿子了

英國首相向議會提交脫歐替代方案再賭輸贏

曾經令人困惑的中國GDP數字又要出爐了

北京指望劉鶴訪美能“帶回”孟晚舟 ?

中國模式緊日子:勒緊褲腰帶+防範抵禦“顏色革命”

劉鶴赴華盛頓任務艱巨 機會和變數並存

意大利極左翼巴蒂斯蒂羅馬下獄記

巴黎樓房爆炸引發對煤氣管道安全的爭論

同是華為人,王偉晶和孟晚舟的命運卻有天壤之別!

歐洲小國波蘭敢以間諜罪抓華為員工,吃了豹子膽?

2019年首次貿易談判結果?中美各自表述

與其為“一國兩制”開戰,不如給“一國一制”開路

為什麼暴力總是與黃背心形影相隨

新國會“開張”佩洛西就職 特朗普的總統後半程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