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政治 瑞典 移民

發表時間 • 更改時間

瑞典華人作家茉莉刊文談瑞典社會如何抵禦反移民極右翼衝擊

media
瑞典華人作家茉莉刊文談瑞典社會如何抵禦反移民極右翼衝擊 文學城博客

英國金融時報刊登定居在瑞典的華裔作家茉莉女士的文章,分析難民政治對瑞典社會的衝擊,最後總結說:在經歷了一場政治震蕩和陣痛後,瑞典這個被譽為“世界的良心”的北歐小國,再一次成功地抵禦了極右翼。


茉莉女士結合親身經歷寫道:“當2018年的大選來臨時,可以想象,一些充滿“家園不再”失落感的瑞典人,把自己的選票投給了反移民的瑞典民主黨SD。極右派SD破天荒地獲得17.6%的選票,因此聲勢大漲。”

“儘管選票減少,但在上個世紀里創造了輝煌“瑞典模式”的左翼社民黨,仍然是瑞典第一大黨。今年選民的投票率高於往年,統計數字說明:還是有82.4%的瑞典人把選票投給左右傳統政黨,與排外歧視移民的極右種族主義畫清了界限。然而,由於左右翼兩個陣營這次選票非常接近,互相對峙,導致新政府難產。”

“此刻,瑞典面臨的不僅是新政府難產的危機。從深層看,為保護人權、接收越境而來的眾多異族難民,民族國家的傳統秩序被撕裂,人權和主權產生了矛盾。那麼,以仁慈和慷慨著稱的瑞典人,還能找到怎樣的方式,面對這個歷史上最嚴峻的考驗呢?”

對此,茉莉女士給出的回答是肯定的:

“儘管難民問題被認為是瑞典社民黨走向衰落的瓶頸,甚至造成國家治理困難,但外國媒體預言的瑞典政壇“地震”並未發生,反移民的SD仍被左右傳統政黨一致冰凍。這主要是因為大多數瑞典選民具有良好的人文素質,反對極右黨的極端理念,加上近年來瑞典經濟增長強勁,同時,這也與政府這兩年收緊難民政策、壓力減輕有關。”

“就在大選後不久,瑞典最高法院宣布,給予9000名無人陪伴的阿富汗青少年留在瑞典上學的機會。與此同時,瑞典政府決定暫停引渡新疆維吾爾人回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