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東京專欄
rss itunes

日本遭綁架記者是否還有生還希望?

作者 東京特約記者 楚良一

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在8月1日的記者會上,就網上出現疑似2015年在敘利亞失蹤的日本記者安田純平的新視頻一事強調,“將動用各種情報網,全力努力應對”。當被問及該男性是否為安田時,菅義偉表示“覺得大概是他”。

安田純平1974年3月16日出生於埼玉縣入間市,是日本的自由記者。一橋大學社會學系畢業。1997年。進入日本信濃每日新聞社,被分配到松本總社。

2002年3月,他利用休假去阿富汗採訪,同年4月,轉勤至文化部,同年12月利用休假去伊拉克採訪,2003年1月辭職,成為自由記者。他曾與其他的記者等一起親自參加了在伊拉克戰爭中,當時伊拉克政府組織的“人體盾牌作戰”,但是由於無法抑制美軍的攻擊,伊拉克政府解除了他特別待遇客人的資格,不久被被伊拉克軍拘留,後又釋放。

據說安田2015年6月從土耳其南部越過國門進入敘利亞的反體制勢力統治地區伊特羅紋縣之後,被當地的武裝組織拘捕,此後,是伊特羅紋縣的最強組織敘利亞反政府武裝“努斯拉陣線”(Al-NusraFront)扣押了安田。

但是在內戰中,“努斯拉陣線”解體,被其他的武裝組織吸收,結成了叫做“敘利亞解放機構”的聯合武裝組織,而“努斯拉陣線”的其他成員,再次結成叫做“福拉斯·迪恩”的武裝組織,據說現在安田就在“福拉斯·迪恩”的手中。

對在糾紛地的武裝組織來說,人質是勒索金錢的抵押手段,也作為與對立組織及政府之間交換俘虜的談判材料。人質一般都在絕密的地方關押,從外部難以接觸到。而那些錄像,是通過代理人傳出並發表在網上的。

2015年10月被“敘利亞解放機構”的前身“努斯拉陣線”綁架的德國女記者被釋放,隨同該女記者一同釋放的還有其被囚禁期間所生的一名嬰兒。“努斯拉陣線”向德國政府要求500萬歐元的贖資。

報道稱,2015年10月,這位27歲的德國女記者前往敘利亞採訪報道,隨後被一個武裝組織綁架。

據悉,“努斯拉陣線”對於綁架德國女記者的事實予以否認,該組織聲稱,這名女記者被其他的武裝組織綁架,他們隨後解救了德國女記者。

在2016年5月,據稱在敘利亞遭“努斯拉陣線”綁架的三名西班牙記者抵達安全的地方,這是西班牙記者協會聯合會5月7日晚宣布的一則消息。這三名記者分別是何塞‧曼努埃爾‧洛佩斯(Jose Manuel Lopez)、安赫爾‧薩斯特雷(Angel Sastre)和安東尼奧‧潘普列加(Antonio Pampliega)。他們三人2015年7月在敘利亞阿勒頗遭綁架。獲釋的細節不詳。土耳其媒體則指出,西班牙政府為解救人質,向“努斯拉陣線”支付了1100萬美元贖金。儘管最初的贖金要求是2500萬美元,但經過協商另一部分的資金用救援物資來代替。而西班牙政府對於這些說法,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但是日本政府最近堅持不接受要求贖金的立場,而對於安田,官房長官菅義偉2016年5月的表態是“政府最重要的責任就是確保國民的安全”,一如此次得到安田的消息後所說。

2016年3月,曾有人上傳過安田求助的視頻,同年5月末,又有人上傳了安田舉着自己親筆寫下的“求助信”的照片。從談判中介人處得知,“努斯拉陣線”曾向日本政府要求1000萬美元贖金,但由於日本政府的不回應,這位作為中介人的敘利亞男子在6月下旬宣布居間斡旋失敗,當時他還透露,如果日本政府不在1個月以內展開談判,安田大概會被移交給IS。

而據日本FNN電視台對當地的相關人士的採訪,安田純平現在在精神上正在被逼入絕境。

接受採訪的人是敘利亞的民主化活動家,他曾通過夥伴,從“努斯拉陣線”得到安田當初被拘捕的錄像,並發到了網上。這位男子說:安田純平在攝影前無論精神上還是肉體上都處於非常疲憊的狀態,他曾三次自殺未遂。

這位男子說:“努斯拉陣線”在一年前提出的贖金是150萬美元,但是也可能會降到50美元。他們的目的是贖金,公開錄像的原因,就是使交涉成立。

7月31日在網上流傳的視頻時長約20秒。疑似安田的男性穿着橘紅色的“囚徒服”,坐在室外的白色牆壁前面。背後站着2名持槍的黑衣男子。

安田用日語說“我的名字是Umaru,是韓國人”“身處十分惡劣的環境之中。請現在馬上救我”。他還表示“今天的日期是2018年7月25日”。

7月上旬,在網上公開一段錄像,被認為在去年10月17日拍攝的自稱安田的男性用英語稱“我是純平,健康狀況良好,祝願我的家人平安無事,我非常想見家人,希望馬上能見到我的家人。”視頻中的人的面容和聲音都與本次視頻相似。

7月中旬網上也流傳一段被認為是6月12日攝影的被認為是有關安田純平的錄像。

日本政府內部對於儘管政府制止仍然執意去敘利亞的安田持有安田個人應該對這次遭綁架負責任的觀點。

據說安田能說阿拉伯語,對當地的事情也非常熟悉,儘管本人非常消息,仍然遭到綁架。有消息稱,安田有可能已被“敘利亞解放機構“交給了其他武裝組織。

在人質問題上,日本人一貫認為個人的行動無論動機怎樣,是不能給國家和他人“添麻煩”的,個人的行動引起大家不得不擔憂,不得不破費,不得不行動時,引起這種事態的個人和家屬就應該道歉。

在2004年10月19日,日本人香田證生於進入伊拉克,其目的是“想知道當地的情況”。而後,香田證生遭到“伊拉克聖戰基地組織”的綁架,該組織在綁架後要求日本當局把執行人道主義援助的自衛隊伊拉克複興支援群從薩瑪沃撤離。10月27日,小泉首相拒絕了這一要求,香田證生被殺害。

當香田證生被綁架後的圖像在日本電視媒體上播放後, 大量批評郵件和電話幾乎將證生家淹沒,警方不得不派出警力守護他父母住所。

在日本這樣的民情下,日本政府如果執意不進行回應和談判,不肯拿出贖金,安田純平的生命可能面臨很大危險。

為什麼日本出現“日韓斷交論”?

美朝首腦會談無果而終日本喜出望外

特朗普對朝鮮廢核“不急”使日本驚慌

日中正在美國國內的一片混亂中走向“蜜月”

日本北海道地價高漲後面的中國因素

日歐經濟夥伴關係協定生效使日本面對美國底氣十足

為何日中海空糾紛模式在日韓出現?

日俄和平條約締結談判後的美國的影子

習近平將成為第幾位會見日本新天皇的外國元首?

為什麼戈恩要求親自站在法庭上申訴?

日本全面封殺華為製品為習近平訪日帶來陰影

戈恩案:日產與檢察方面做“司法交易”保不住日產

日本檢察方面與戈恩針鋒相對理在何方?

日本為何同意與俄羅斯就先返還兩島展開談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