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東京專欄
rss itunes

解決朝鮮綁架日本人問題的難度有多大?

作者 東京特約記者 楚良一

在美朝首腦會談之後,日本開始積極與朝鮮方面溝通,力爭實現日朝首腦會談,以解決朝鮮綁架日本人的日朝關係中“最重要的課題”,但是這個問題已經曠日持久,要解決這個問題似乎有很大的政治上和物理上的難度,目前日本仍在四處尋找解決這個問題的入口。

複數的政府有關人員表示,有關金正恩願意與安倍首相會談的意向,美國政府已在6月12日通過複數的渠道向日本政府傳達。

在美朝首腦會談中,特朗普對金正恩說:如果實現了完全的無核化,解除了經濟制裁,並希望得到正式的經濟支援,只有和日本協商。同時特朗普指出:對於安倍首相來說,不解決綁架日本人的問題,是不會答應進行經濟援助的。

聽到了特朗普的一番話,金正恩對與安倍首相的會談表現了積極的態度。據說會談中,金正恩一次也沒有說“綁架問題解決完畢”這個朝鮮方面的一貫立場。據日本政府相關人士表示,在美朝水面下的交涉中,朝鮮也對日朝協議表現出積極的姿勢。

於是日本開始積極尋找各種途徑,和朝鮮方面接觸,日本外務省亞洲大洋洲局參事官志水史雄6月14日在蒙古首都烏蘭巴托舉行的國際會議上與朝鮮當局人士接觸,並傳達了日本政府力爭解決朝鮮綁架日本人問題的立場。

據相關人員透露,利用商討東北亞安全問題等的國際會議“烏蘭巴托對話”的機會,志水與朝方進行了交談。志水史雄14日與金勇國接觸並傳達了日本政府的基本立場。雖然朝鮮的應對尚不清楚,但金勇國等人15日向媒體冷淡地表示“沒有進行接觸等”,“去問日本政府”。

雖然金正恩在與特朗普的會談中沒有談及“綁架問題解決完畢”這個朝鮮方面的一貫立場,但是朝鮮的無線電廣播“平壤廣播電台”15日夜晚,在談及有關綁架日本人問題時表示:這個問題已經“解決完畢”。而且譴責日本說:只有日本愚蠢地執拗地抱住對朝鮮的強硬政策不放,這是試圖阻止深受國際社會歡迎的朝鮮半島的和平氣氛的愚蠢的醜態。此次廣播暗示着朝鮮沒改變以前的立場。

綁架日本人事件是指朝鮮特工於1977年到1988年間,多次在日本以及歐洲綁架日本人的事件。

2002年9月17日,在朝鮮平壤舉行的日朝首腦會談中,朝鮮首次承認了過往一直予以否定的綁架日本人事件,並且為此道歉,同時保證防止再次出現此類事件。日本政府已經正式認定了與此綁架事件相關的17名受害者。

2002年9月19日傍晚,小泉純一郎政府正式向被害者家屬宣布了8個死亡者名單。日朝會議時,朝鮮政府解釋,這8個人的死因為“病死”、“災害死”。

2002年10月15日,5名遭朝鮮綁架的日本人獲准“臨時”回日本兩個星期,遭綁架者蓮池薰與地村保志兩夫妻及曾我瞳5人回國,根據他們本人的意願,當時的小泉純一郎總理做出決斷,讓他們留在了日本。

2004年11月,朝鮮方面向日本提交作為他們宣稱死亡的橫田惠的遺骨。日本政府接到遺骨後進行了DNA鑒定鑒定並宣布了鑒定結果,即朝鮮方面所提供的遺骨並非橫田惠本人的遺骨。

2004年5月22日,當時的小泉純一郎首相第二次訪問平壤,通過與朝鮮方面的交涉,促成了回國的5名綁架受害者的丈夫、孩子來到日本。

目前,日本政府關於綁架事件的立場非常明確,那就是立刻釋放所有受害者,並讓他們安全地返回日本。另外,繼續強烈要求朝方,徹底查明有關綁架的真相,並將實施綁架的犯罪嫌疑人引渡日本。

朝鮮的主張是:生死不明的12名綁架受害者中8名死亡,4名未進入朝鮮,並且已讓5名健在者及其家屬回到日本。對死亡8名人員已提供必要相關信息,並交還了遺骨(橫田惠與松本薰的遺骨)。日方提出無理要求,即“要讓已死之人生還”。

因此這個問題的幾個難點在於;

1、究竟還有沒有遭綁架的日本人在朝鮮生存?如果朝鮮說沒有?怎樣證明才能讓日本相信?

2、就是有生存者存在,很可能在朝鮮從事對於朝鮮來說十分保密的工作,朝鮮是否可能讓他們出來或回到日本?同時讓他們出來本身就是證明朝鮮當著全世界撒謊,朝鮮有勇氣這樣做嗎?

3、遭綁架者的骨灰究竟是真是偽?有關橫田惠的DNA鑒定,當時是委託日本科學警察研究所、東京齒科大學及帝京大學醫學系法醫學教室講師吉井富夫進行的,日本科學警察研究所和東京齒科大學的鑒定結果是“無法判斷”,吉井富夫的鑒定結果是沒有查出橫田惠的DNA,但是查出了其他兩人的DNA,日本政府因此判斷遺骨別人的,另一名遭綁架者松本薰的骨灰經過兩次火化,進行DNA鑒定已經不可能,但是也從中檢驗出了其他人的DNA。也有人指出:遺骨被火化,DNA就不會留存。DNA不耐熱,從被火葬的遺骨中檢驗出DNA本身就很奇怪,而國際著名的科學雜誌《自然》的在線版2005年2月2日發表了題為“日本和朝鮮圍繞綁架問題衝突,有關DNA的激烈爭論”的報道。報道指出:有關被稱為橫田惠“遺骨”的帝京大學的吉井富夫的調查結果,不能說是最終的鑒定,遺骨可能被污染。而在這個問題上日朝怎樣才能取得共識和諒解?更是一個十分艱難的科學與政治的問題。

因此,日朝改善關係如果以解決綁架日本人問題為入口,那麼這幾乎是一個無法進入的入口。

戈恩案:日產與檢察方面做“司法交易”保不住日產

日本檢察方面與戈恩針鋒相對理在何方?

日本為何同意與俄羅斯就先返還兩島展開談判?

日本會與中國一道對抗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嗎?

如果美國在南海軍演日本怎麼辦?

特朗普以暫時不“揍”日本為條件 要求安倍“進貢”

特朗普為何顛覆日美珍珠港和解?

日本輿論多認為美國發動對華貿易戰將自食惡果

日中兩國政府加強管控不利於日中關係改善因素

日本遭綁架記者是否還有生還希望?

日本人怎樣看政府大批處死奧姆真理教死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