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要聞分析
rss itunes

特金會前夕蓬佩奧再提峰會終極目標

作者 肖曼

6月11日,特金會前一天,新加坡傳來的幾乎一切信息都與特金會有關,除去種種花邊新聞的泡沫以外,真正值得重視的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再次強調特金會終極目標。

美國現任總統和朝鮮領導人舉行首次見面前夕,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星期一(6月11日)在新加坡對記者發表聲明說:“美國通過外交努力跟朝鮮接觸的最終目標沒有改變,那就是在朝鮮半島實現徹底的、可核實的且不可逆轉的無核化。這是美方接受的唯一結果。”

蓬佩奧還說,“在朝鮮徹底、可核實去除其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計畫之前,對它的制裁仍然存在。如果外交努力沒有達到預想的結果,將加強制裁。” “美朝之間不會再有像美國前行政當局和朝鮮之間達成的“脆弱協議”。

以上美國的立場又一次在峰會前這樣地強調似乎很正常,因為這是美國官方的一貫立場,但既然如此,為什麼還需要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重複強調呢?他是說給誰聽的呢?當然首先是朝鮮的金正恩,同時也是為了回應世界輿論對此問題的疑問,而這種疑問卻是從美國總統特朗普近來一系列放話中產生的。

回顧特朗普6月份以來有關與朝鮮對話的言論,可以發現他已經漸漸地軟化了要求朝鮮棄核的立場。金正恩致信特朗普表示希望不止舉行一次峰會,而是數次。顯示他並無意在6月12日的峰會上走到特朗普原先強力要求的那麼遠。而在特朗普方面,多次流露相互矛盾和模糊搖擺信息,先聲稱要靠直覺與金正恩談判,然後又說為他特金會已經準備一輩子了,要帶15箱的材料前往新加坡。對特金會的預期,他一會兒表示信心滿滿,一會兒又說全無把握,如同進入未知領域。這都使得外界降低了對12日特金會的預期。

如果特朗普不能對特金會抱有足夠信心的話,說明雙方立場仍然相距遙遠,那為什麼還要前往新加坡呢?

法國費加羅報的11日社論就此評論認為:舉行6月的特金會符合兩人的利益,但兩人的一致性也就到此為止,之後就只能分道揚鑣了。特朗普和金正恩的不同在於:特朗普的視野短暫,金正恩的視野遙遠。特朗普現在着急上火的是11月的美國中期選舉,所以他需要一個成功的特金會,特朗普之後的目標則是2020年的繼任選舉,因此他的眼光僅僅就是幾年的時間。被經濟制裁搞得疲憊不堪的金正恩當然也需要在6月份到新加坡風光地喘一口氣,但這位年輕獨裁者考慮的起碼是今後二三十年的統治,他必須讓自己的獨裁體制生存下去。金正恩現在可以答應交出自己的核武器和導彈,但一定把原子彈圖紙珍藏起來。費加羅報社論作者看不出金正恩徹底棄核的理由在哪裡,核彈是他的生命保險金,是核彈讓“火箭人”今天得以登堂入室成了各國領導人中的一員。特金會傳達的模糊信息是告訴世界:誰有摧毀世界的能力,誰就受到尊重。

法國費加羅報文章指出:特金會朝核談判直接涉及到亞洲和美國自身的安全,成為特朗普上台後的外交重點。但對歐洲安全來說,解決伊朗的核問題更加重要。特朗普退出2015年的伊朗核協議,逼迫已經在伊朗投資的法國和歐洲企業退出伊朗市場,不然就可能會面臨美國的懲罰。特朗普既然否定了被他認為是“壞協議”的伊朗核協議,就必須通過朝鮮棄核給歐洲看看:什麼才是他說的“好協議”。歐洲和全世界一樣,度關注和評判特金會的結果。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1日的聲明似乎也是對包括歐洲在內的國際觀察者發表的,強調所謂的“最終目標”,無非是承認朝鮮棄核是一個過程,將有不同的階段。12日特金會只是第一步。

儘管蓬佩奧不願透露美朝官員之間周一預先討論的任何細節,但他仍然表示:他對特朗普總統跟朝鮮領導人金正恩星期二見面的“ 結果會是成功的”,抱持“非常樂觀”的態度。

蓬佩奧說:美國“準備好確保朝鮮的安全,這些措施是不同和獨特的,是美國之前一直願意提供的。有記者一再追問:確保朝鮮的安全是不是包括減少美國駐韓軍隊人數或者完全撤出駐韓美軍?但蓬佩奧國務卿對此未作說明。

美中貿易戰會動搖習近平政權的根基?

特朗普主政下美國進入後原則時期 中美貿易戰白宮決心已下

地球村下難民和移民來了怎麼辦? 令世界頭疼的一場全球危機

中美貿易戰:北京的外交牌和大口號

“水瓶座號”救援船事件暴露歐洲難民危機遠未結束

專家認為特朗普關稅會削弱中國經濟

美國朝核問題策略:停止軍演維持制裁

為什麼北京對特金會成果謹慎以待

美朝峰會特朗普興高采烈大讓步?

加拿大G7峰會失敗同一場景不同照片背後的博弈

“特金會”兩主角奔赴新加坡之路

特朗普“親者痛仇者快”令盟國心寒

中興付天價逃過一劫 但將處於美國監控之下

習近平被裝進籠子 台北將立起劉曉波雕像

“賊喊捉賊”?看南海島礁軍事化中的中美戰略分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