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法國 政治 伊斯蘭教 瑞士

發表時間 • 更改時間

伊斯蘭神學家涉嫌強姦被捕法國穆斯林驚愕

media
法國法官周二決定繼續關押涉嫌強姦的知名伊斯蘭學者塔里克.拉馬丹,圖為2010年資料照片。 路透社

在歐洲穆斯林社群享有聲望的瑞士籍伊斯蘭神學家塔里克.拉馬丹因涉強姦罪,遭兩名法國女子控告後,已被正式起訴。星期二,法院決定對其繼續維持關押。此舉在法國穆斯林中引發驚愕,甚至還有人搬出陰謀論,直指這位歐洲罕見的有媒體效應的伊斯蘭學者落入了陷阱。


案情經過

拉馬丹上周五因涉嫌2009及2012兩宗強姦案而被立案調查並隨即逮捕。現年55歲的拉馬丹要求就他臨時關押在預審法官和他的辯護人之間進行一場辯論。這一辯論四天後進行,法官決定對拉馬丹繼續實施關押。

拉馬丹案爆發於十月份,也就是在美國韋斯坦性侵案被揭發不久之後。兩名拉馬丹原來的女性崇拜者,原本以為能從拉馬丹這位雄辯的伊斯蘭學者那裡找到精 神指導。但是,兩位女子10月份決定披露許多拉馬丹利用她們精神被支配而性侵她們的細節。事件每次都發生在賓館,一般都是在這位在法國穆斯林中享有聲望的 知識分子參與論壇之餘。

拉馬丹在法國穆斯林社群演講頻繁聲望日增,他的反對者不斷揭露他使用的是“雙料語言”來推廣政治伊斯蘭,拉馬丹則反駁這是對他的一場污衊。

顯然,拉馬丹一案調查之初司法機構就預設情形比較複雜,司法機構一開始指定了三位預審法官。

『名利場』對選擇匿名為“克里斯蒂娜”的婦女進行了採訪,她現年40歲,身體有一定程度殘疾,指控拉馬丹2009年與她在里昂的唯一一次會面中,對 她強暴並且毆打。“臉部、身體都遭痛打,強迫雞姦,利用物件強姦,並進行各種侮辱,一直到被拽着頭髮拖到澡池,然後向她撒尿...這就是她呈交的訴狀中所 寫的細節”。

拉馬丹與“克里斯蒂娜”周四下午面對面對質,在三小時對質之後,拉馬丹否認與其有任何性關係,拒絕在筆錄上簽字。根據一位知情人士披露,拉馬丹對質中陷入困境,女方指出他的腹股溝有一小傷痕,如果沒有極近距離接觸,這是不可能發現的。

荷達.安亞麗則是在“克里斯蒂娜”控告拉馬丹前幾日正式提出控告,她指控拉馬丹於2012年在巴黎對她進行了強暴,這位現年41歲的女子在2016年出版的一本自傳中詳述了自己如何被強暴的細節,當時她並沒有打定主意是否正式控告,對性侵者使用了假名。

為了平定醜聞,拉馬丹的辯護者之前向法官提供了安亞麗與拉馬丹在臉書交流的“對話”,意在揭發這位前薩菲派信徒後來轉變為女權主義者的女性言辭不可信。

在三個月的調查中,警方聽訊了其他可能的受害者,警方同時收集了拉馬丹許多性放蕩的對話言語,這與他公開示人的宗教學者的語言形成強烈的對比。這件事也同時引發了他於1990年在日內瓦被指控性侵他的女學生事件。

穆斯林社區的反應

拉馬丹一口否認指控,上周五被法國司法機構證實以涉嫌強姦罪指控並正式逮捕。星期二,法院決定繼續對其實施關押。

在歐洲穆斯林社群享有一定聲望的拉馬丹被關押後,在穆斯林中間引發強烈反應。法國穆斯林理事會主席奧格拉斯擔心此案會在穆斯林中間引發混亂,希望司法決斷“越快越好”。

被控三個月之後,很少有伊斯蘭教領袖出面對此案發表意見。拉馬丹是埃及“穆斯林兄弟會”創始人的孫子,一直以來,他的反對者指控他在伊斯蘭改革者的口吻下掩藏着擴大伊斯蘭歐洲影響力的政治計畫。

法國穆斯林運動主席拉斯法爾被認為是穆斯林兄弟會的“傳人”,他沒有掩飾地對法國一家新聞電視台表示,許多他的宗教同伴因此案感到騷動不安,感到憤 怒。他強調,“拉馬丹不是無名氏,是他,陪伴着伊斯蘭和穆斯林在歐洲安家”。他說,在法國,人人享有無罪推定,包括我們國家的許多政治人物都是如此,但是 拉馬丹沒有得到這一權利。

屬於法國穆斯林運動一支的法國反伊斯蘭觀察協會主席澤可里也證實了許多在清真寺祈禱的信徒的感覺,“有些說,那位有魅力的先生,玩火玩過頭了,現在 到哪去了?”但是另外一些則不明白拉馬丹為什麼立刻就被司法機構執行臨時拘押,與針對民選代表的做法明顯不同,這種區別對待讓好多穆斯林不明白。澤克里 說,假如存在着區別對待就很糟糕,這等於給激進化火上澆油。

政治學者塞尼蓋爾在社交網絡讀到了許多穆斯林隨着拉馬丹案步步升級表現出的“驚愕”。但是,儘管拉馬丹被指控得很嚴重,仍有一些人還在相信這是一場陰謀。這一陰謀論又自動地被反猶主義加火升溫。

在臉書上可以讀到:“他們這樣做,就是想要毀掉拉馬丹”,但沒有點名“他們”是誰。一月底巴黎創立了一個“抵抗與另類”組織,他們表示要繼續宣傳瑞士知識分子的“思想”。這個組織的帳號已收到數以萬計的點贊。

對於政治學者塞尼蓋爾而言,“一提起拉馬丹,一些穆斯林很謹慎,因為他們有一個主導想法,不能批評一個兄弟,那等於搞分裂”。但這並不能阻攔他們普 遍的不適感。拉馬丹面對穆斯林演說時一直使用的是非常清教徒的語氣,現在,信徒們突然一下子發現了與清教徒行為相反的指控,所以他們產生了一種不適,一種 窘迫。

這是否是一種難堪的沉默。這位學者認為不能這樣簡單地分析。兩周前,在穆斯林網站『薩菲新聞』工作的兩名女記者邀請人們不要“忘記穆斯林之間觀點並不相同,包括對待拉馬丹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