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要聞分析
rss itunes

班農新書抨擊小特朗普通俄“叛國” 特朗普怒發聲明明確二人決裂

作者 弗林

現年64歲的美國極右翼媒體布賴特巴特新聞網(Breitbart News)執行主席、前白宮首席戰略師、2016年特朗普競選團隊總幹事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日前在一本新書中就備受外界關注,涉及美國現任總統特朗普家人和親信參與2016年總統大選“通俄門”事件發表評論。他在書中抨擊特朗普的兒子小特朗普等人與俄國代表會面是“叛國”行為。該消息經曝光後立即引來了特朗普本人的怒叱和不滿。現如今,班農敢於冒險提到“通俄門”這一敏感話題,並從側面向輿論證實了特朗普親信與俄方在大選中確實存有聯繫的指控,這也意味着曾是白宮“首席師爺”的他與美國三軍統帥的決裂被正式公開化。

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成功接替奧巴馬出任美國第45任總統,並自此之後在施政中不懼外界爭議,意圖推行幾乎所有其競選中宣布的政治綱領,在上台近一年內完成了標榜“美國利益至上”和貿易保護主義,退出TPP和《巴黎協定》、頒布限移令等多項右傾的政改內容。而特朗普擔任總統後的這些決策則被認為受到了,前“首席師爺”班農鼓吹極右翼思想的深刻影響。正因如此,在去年夏天白宮內傳出後者與特朗普女婿庫什納存在強烈政見之爭,並深陷政治鬥爭漩渦的傳言之前,外界一度給予了班農諸如“白宮的隱形總統”和“全美國最危險的人”的別稱。儘管特朗普本人最終在去年8月18日,突然宣布了班農從白宮辭職的消息。但此後活躍在美國媒介,甚至常常出訪包括中國在內等國際舞台的班農,仍被認為對特朗普接下來的戰略制定和施政方針能起到影響作用,甚至有報道聲稱二人之間還保持着較為頻繁的私下聯繫。

但根據隨後不同的信息被披露,貴為總統的特朗普和平民媒體主管班農在此後到底關係如何,則隨着傳言的發酵而變得撲朔迷離。事實上,英國《衛報》在周三爆出班農對2016年大選中小特朗普等人與俄方代表見面心存不滿前,他已在日前接受美國媒體《名利場》採訪時就做出過類似的評價。他在去年12月接受這份雜誌訪時表示,特朗普勝選後一直被“通俄門”困擾至今,而庫什納等人與俄羅斯人員大選中的見面則是打開這一“潘多拉寶盒”的鑰匙。另就班農在美國作家、記者邁克爾·沃夫(Michael Wolff)撰寫的題為《火與怒-深入特朗普的白宮》 時政調查類書籍中,有關“通俄門”與特朗普競選團隊的關聯評價來看,他仍然堅持該觀點。班農還進一步指責庫什納、小特朗普和時任特朗普競選團隊主管馬納福特,三人決定與俄方代表見面是“叛國”和“無愛國心”的行為。事實上,據《紐約時報》於去年7月的報道,上述三人曾在2016年6月於紐約的特朗普大廈會晤了俄羅斯律師娜塔莉婭·維塞尼茨卡雅(Natalia Veselnitskaya)。

文章宣稱,他們與俄方人員進行會面的目的則是希望得到有關希拉里的“黑材料”。小特朗普雖然在事件被揭露後,聲稱這名律師並沒有提供實質性信息,雙方主要談及的則是有關收養俄羅斯兒童的法律。但現如今,作為曾接替當事人馬納福特出任特朗普競選團隊主管的班農選擇再次公開提及這一指控,對於美國社會來說無意是引發對“通俄門”輿論倒向的一大爆炸劑,也是加速攪拌化學反應的大新聞。班農在書中強調:“這三個人沒有律師在場,當然你可以認為這不是一個叛國或不愛國,甚至徹頭徹尾的騷主意,但我卻覺得這三個評價沒有半點過實,應該立即叫聯邦調查局的人來。” 此外,他還在提到美國檢方對“通俄門”調查進展時表示: “特別檢察團隊將在全國電視機前,把小特朗普向打雞蛋一樣摸透。” 班農指出,特別檢察官穆勒正在以“洗錢”罪名推進該事件的調查。

從邏輯上分析,如果班農與特朗普還保持着共同的政治利益,他就不會選擇在公開場合提及這一直接威脅到後者繼續擔任總統一職的爭議性事件,反而會選擇守口如瓶的拒絕向外界透露任何大選期間的親身經歷或所見所聞。但目前來看,班農這一類似反水一擊的評價也徹底激怒了特朗普對他的排斥。該書內容一經曝光,特朗普隨即發表聲明寫道:“史蒂芬·班農與我或我的總統職位毫無關係。當他被解僱時,他不僅丟掉了工作,也喪失了理智。……現在,到他自己單幹了,他才知道成功並沒有那麼簡單。史蒂夫和我們取得的勝利幾乎沒有一點關係,……史蒂夫不代表我,他只代表自己。史蒂夫假裝與媒體作戰,卻同時向媒體泄露虛假信息,好使自己看起來十分重要,這是他唯一能做好的事情。……他幾乎從未與我有過一對一的會議,他只會假裝好像自己有影響力,去愚弄一些根本接觸不到(關鍵)的人,還幫那些人寫十分虛偽的書。”

隨着特朗普與他擔任總統後首個“首席戰略師”的公開決裂,那麼這是否代表着他將在接下來會放棄由班農指明的,推行名粹主義和民族主義的執政道路,班農所代表的極右翼思想對特朗普將就此失去影響嗎?分析認為,實則不然!只要把特朗普選上的美國民眾對這一政治方向仍然存在信心並在接下來的中期選舉中給予足夠支持,有無班農對於特朗普來說並不重要,他還會將這一施政和戰略理念繼續堅持下去。但值得強調的是是,隨着兩人關係的破裂難以修復,班農是否願意與美國檢方合作,通過“通俄門”向特朗普的執政合法性給予在水門事件中,政府內部線人“深喉”促使尼克森總統被迫辭職下台般的打擊,而這才是接下來各界應注意的焦點所在。自離開白宮後,班農曾多次在公開場合向特朗普政府加以批評。據《名利場》報道,去年10月班農曾在與一名幕僚的談話中表示,如果特朗普不準備在2020年競選連任,他將考慮參加下一屆的美國總統大選。

卡舒吉案幕後黑手一日不裁 西方新聞自由一日不在

沙特記者人間蒸發和一個80後掌權者的野心

“習特會”下月成型與否未定 美財長:中美貿易戰對全球有利

法國政府改組繼續難產 總理總統否認不和

孟宏偉案:海外親中媒體炮轟吐槽北京輸掉“公關戰”

楊建利:孟宏偉案顯示改革國際刑警組織的必要性

格蕾絲- 孟救夫之舉引髮網絡熱議

沙特記者賈馬爾土耳其失蹤事件毒化兩國關係

美失業率大降進入全員就業期 對華貿易赤字卻再破紀錄

94歲法國藝術家阿茲納弗與世長辭

自力更生練兵備戰:非貿易的習式貿易戰藥方?

習近平東北行:比肩毛澤東抗擊特朗普

民企被割韭菜 胡德平出頭打抱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