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要聞分析
rss itunes

伊朗反政府抗議運動遭最高領袖否認定性 美國出面干預但效果難測

作者 弗林

自伊朗全國在上周四爆發大規模反政府抗議運動以來,至今為止伊朗政府制下的安保力量已將450多名參加了抗議遊行的示威者逮捕,另有20多位包括警察在內的雙方人員在多地發生的衝突中不幸喪生。此次爆發的反政府抗議運動被普遍認為是伊朗國內自2009年以來,“前所未有的”一場大規模全國性抗議。它的特殊之處也在於這一由民對眾生存現狀、國內經濟狀況和政治及社會高壓環境,長期羈押不滿所引發的示威事件已演發成伊朗社會各界及各派政治力量,企圖推動自己政治目標的綜合性群體事件。抗議事件發展到第5個夜晚,伊朗國內的各類政治勢力代表都曾出現在當地街頭,表達了自己的心聲。他們中包括反對被認為是溫和派總統魯哈尼,支持保守派宗教力量的體制內反對派團體,或支持魯哈尼也支持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的親建制團體,還包括反對當下伊朗政府模式,甚至完全反對現有政教合一體制,追求民主改革的人群。

擁有着各類政治訴求人群的突然浮現和衝擊,也使得平日里擅長領航集權政體前行的魯哈尼政府措手不及地,要面對這一原本體制限制外的全方位亂局。對此,通過現行體制當選伊朗總統的魯哈尼曾在周末發言呼籲各派冷靜,強調依據憲法和公民權利伊朗人完全有權對政府進行批評,或自由地舉行示威遊行,但應以一種能改善國家狀況的方式進行。然而,單靠如此缺乏實質性的發言,魯哈尼尚未能說服街頭不滿的抗議人群就此回家,也同樣未能阻止部分示威人士與前來鎮壓他們的政府安保力量,在接下來所繼續發生的流血衝突。更值得一提的是,自反政府示威運動爆發後,一直保持沉默的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則在周二首度公開發表聲明宣稱:“最近幾天,伊朗的敵人們利用包括現金、武器、政治與情報組織在內的不同手段給伊朗製造麻煩。”但聲明中並沒有明確指出哈梅內伊口中的“敵人們”到底是誰。

不可否認的是,身兼國家元首和宗教領袖大位,手握軍隊、宗教、司法和宣傳等領域直接指揮權在內的哈梅內伊,是左右伊朗國內局勢走向最為關鍵的領導人。單就回顧哈梅內伊的履歷來看,這名作為1979年伊朗革命宗教領袖霍梅尼的直接繼承人,曾在新政權中擔任過國防部副部長、革命衛隊司令、德黑蘭教長、最高國防委員會主席和文化革命最高委員會主席,及霍梅尼在最高國防委員會代表等職的他,毫無疑問的是伊朗保守勢力和宗教力量的最高代表,是現存體制的最高守護人。伊朗總統魯哈尼的任命也是在得到了前者的同意後,才得以成功合法上台。因此,哈梅內伊的這一表態間接的否認了,示威民眾對國內經濟發展的不滿和訴求導致抗議活動爆發的解釋,矛頭反而直指“那些伊朗的敵人們”,也就是說包括外國勢力在內不受當局歡迎的任何“陰謀團體”。不言而喻,哈梅內伊的這種言論對抗議運動是極為不利的。

事實證明,先前選擇低調處理該事件的魯哈尼在周二與法國總統馬克龍進行了電話會談。他要求法方對其境內所謂的“恐怖份子”們,也就是伊朗現政府的反對派採取行動,並指控這些流亡在外的伊朗人正在從事着“反伊朗人民的勾當”。分析指出,這則是魯哈尼向哈梅內伊定性站隊的具體表現之一。同樣應引起注意的是,儘管伊朗當局否認向示威者開槍,但據法新社最新報道,首都德黑蘭革命法庭的長官葛贊法拉巴蒂(Moussa Ghazanfarabadi)則警告抗議人士宣稱,隨着抗議活動中暴力行為的加劇,官方給予示威者的懲罰同樣也將加重。他則具體說道:“我們不再認為他們是爭取權利的抗議者,而是目標針對政權的人”。

另就這一事件,以美國總統特朗普為代表的美國政府正在加強對該問題的介入。自抗議活動爆發後,特朗普不但多次發表推特內容向示威者表示支持,指責伊朗政權對該國國民進行“長期壓制”。但由於特朗普自上任一年後過於頻繁地通過推特表達他個人意見,且其與美國官方的態度是否存在關聯,也使得分析人士經常不解。但就周二美方採取的行動最新發展來看,特朗普政府似乎有意通過言行並進的方式,進一步介入到伊朗的抗議活動當中,特別是對示威者提供外交支持。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妮基·黑莉在當天全盤否定了哈梅內伊的“敵人陰謀”論,稱這是“無稽之談”。她還表示,《聯合國憲章》所保護的公民權利正在伊朗境內受到破壞,並要求安理會就伊朗國內的局勢召開緊急會議。黑莉聲稱:“伊朗人正在為自由而哭訴”。此外,美國國務院國務次卿史蒂夫·古德斯丁還在當天受訪時強調:“我們希望讓抗議者為正確的目標而努力,讓伊朗更加開放,並稱強烈希望伊朗政府能允許示威者進行和平抗議。”

不得不提的是,美國官方在外交方面對伊朗局勢的介入和呼籲也同樣引起了評論家們的質疑。部分人士還認為,美方如若過於介入該事件將從側面證實了哈梅內伊的“敵人陰謀”論,但反對方則指出只有在美國和國際社會的強烈壓力之下,現今伊朗國內的流血形勢才不會得到進一步的惡化。另有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政府似乎將採用對待朝核危機的外交譴責加撮合國際制裁的方式來向伊朗當局施壓,但其具體可行性,特別是單一依靠這種方式能否將會幫助實現特朗普本人口中所宣稱該國“變革時刻到來”的推進,則應遭到美方的深思熟慮。

古巴告別卡斯特羅 繼承人前路狹窄

高粱難敵芯片 中國始知特朗普厲害

討伐敘利亞:聯軍的靶子 風險 手段

中美貿易戰叫板和雙方的戰略焦慮

馬丁路德金遇刺50周年 應許之地尚未到達 反抗精神延續不熄

埃及軍人總統塞西取得連任 後“阿拉伯之春”勝者得票率堪比朝鮮

“千年大計”雄安新區一周年《人民日報》:規畫藍圖已經繪就

以色列建國70周年紀念臨近 巴以邊境衝突恐將持續

西方和俄羅斯雙方宣布的驅逐清單

莫斯科以牙還牙驅逐60名美國外交官

中國南海大軍演意在震懾美國和周邊國

華為樹大招風還將在法國發布新手機

加泰在逃獨立黨領袖被捕社會分裂加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