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要聞分析
rss itunes

特朗普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撿芝麻丟西瓜”外交政策?

作者 弗林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中憑藉獲得了國內右翼和極右翼保守派選民支持,從而成功上台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周三力排眾議,做出了堪稱歷史性的決定。他代表美國政府宣布承認有着世界三大宗教聖城之稱的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他還在講話中表示,這是一個“早就該做的決定”,且會幫助中東的和平進程。然而,稍微熟悉世界歷史的人們都知道,自古羅馬時代以來中東地區各個文明對耶路撒冷的爭奪就是破壞當地和平穩定的主要導火索,隨着伊斯蘭教的隨後崛起和其與基督教勢力之間的相互討伐,對聖城的文明之爭自中世紀以來更是添加了濃厚的宗教色彩,並伴隨着各國民眾的生命和財產在歷代的衝突中大量損失的慘劇。

時光飛逝至二戰後的20世紀中業,雖然猶太人在聯合國的決議下同意在巴勒斯坦的土地上與阿拉伯人進行分治,並在隨後建立了屬於自己的國家,但由於雙方在具體領土上的紛爭致使新生的以色列在隨後的近半個世紀中,與周邊的阿拉伯國家進行了5次大規模戰爭。直至1991年所舉行的中東和平會議確定“以土地換土地”的原則基礎後,巴以雙方才在兩年後於華盛頓簽署了有關巴勒斯坦首先在部分地區實現自治的《臨時自治安排原則宣言》(即奧斯陸協議),才使得中東和平進程,特別是以色列與周邊阿拉伯國家的積怨矛盾出現了“拐點”。因此特朗普周三發表宣言的具體內容,及其將給耶路撒冷和中東地區和平帶來的影響,將是下文解析的主要關注點所在。

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三在白宮發表講話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將按照由他先前所提出的遷移美國駐以大使館的計畫,將館址從特拉維夫遷至耶路撒冷。這也使得美國成為了以色列建國以來,第一個承認耶路撒冷為其首都的國家。此前,曾親自出面扮演巴以衝突之間調節人的前總統克林頓,曾在1995年簽署過一項法令,該法令內容指出美國國會要求大使館必須遷往耶路撒冷,但總統本人會在每六個月簽署一道豁免令,聲明此事必須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中間決定後才可成形。而克林頓後的每一位美國總統都採取了這種折中的辦法,以向以色列方面做出許諾,變相延期執行的方式避免了矛盾雙方就該問題繼續發生衝突的現象出現。但眾所周知,美國與以色列不論是在官方還是在民間都一直保持有深固的聯繫,猶太人在美國擁有着巨大的影響力,挺猶主義在右翼選民們群體中同樣得到廣泛的認可和支持。

正因如此,特朗普曾在去年大選中做出了一旦當選將把美國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的承諾。分析認為,這也正如特朗普在先前所推出有關禁止多個穆斯林國家公民赴美的決定一樣,正是他迎合內政選情從而影響外交政策制定的又一範例。特朗普在又一次高效的兌現了競選承諾的同時,選擇性的忽略了其前任們之所以一直願意就耶路撒冷歸屬權問題拖着不管的原因,那就是在現如今美國針對中東恐怖主義的戰爭尚未平息,該地區多國自身又受到“阿拉伯之春”于波影響,及伊斯蘭宗教派別勢力鬥爭而失去穩定和和平之際,美國作為世界唯一超級大國在聖城歸屬問題上的進一步站隊,將無疑是中東各國和民間衝突再起的最大導火索之一。儘管以色列曾在1980年立法認定耶路撒冷是該國“永遠不可分割的首都”,但當時敵對的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便也於1988年宣布耶路撒冷同樣是巴勒斯坦人的首都。面對這一分歧,儘管聖城在隨後的一直處於以色列的實際管理之下,但世界各國則多數採納了迴避觸及“耶路撒冷主權問題”,創下了將大使館們紛紛設於特拉維夫的慣例。

同樣就這一問題,在國際舞台上明顯是少數派的特朗普則在講話中宣稱:“以色列是一個主權國家,其因此與其他的主權國家一樣擁有着選擇首都的權利”。他還表示,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是和平進程發展的必要條件。他還呼籲各方能以平靜的態度對待這一決定,並聲稱讓“寬容的聲音勝過仇恨的傳播者的努力”。但就在這一消息傳出後,不但至今為止僅有以色列當局對特朗普的表態提出讚揚,而包括巴勒斯坦自治政府首腦和附近的多個阿拉伯國家領導人,都做出了抗議這一決定和為地區和平而感到擔憂的表態。巴勒斯坦自治政府領導人阿巴斯的政黨就此指出,特朗普此舉摧毀了巴以“兩國方案”,警告美國自此失去了中東和平調停人的地位。而另一邊的伊斯蘭武裝哈馬斯也表態聲稱,特朗普的決定打開了“美國在中東利益悉數進入地獄之門”。

另有諸如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沙特國王薩勒曼、伊朗官方及阿拉伯聯盟等諸多中東地區政府首腦都對美國的做法表示擔憂和警告。另在西方國家中,包括德國總理默克爾 、英國首相特麗莎·梅和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莫蓋里尼也相繼表示,對特朗普的決定持保留或反對態度。法國總統馬克龍也就此發言說道:“這是一個不幸的決定,法國並不贊成其內容,它也違反了國際法和聯合國安理會的相關決議”。聯合國安理會也在當天宣布,應8個成員國的要求之下,將在周五就特朗普有關耶路撒冷的決定舉行緊急會議。

由此看來,特朗普相比其諸位前任過於高效且不計中長期政治後果的決定,不僅清空了巴以和談在多年來取得的成果和繼續下去的基礎,並給予了中東地區各路勢力和極端份子蠢蠢欲動的口舌和動機,較美國國家利益而言實為在該地區“撿了芝麻,丟了西瓜”,拔起石頭砸自己腳的外交政策敗筆。

特朗普耶城決定迫使盟友以色列陷入內外困境

法國與“幸福的意義”搖滾偶像約翰尼·哈里戴說再見

英國和歐盟就脫歐第一階段談判達成協議

特朗普耶路撒冷決定:巴勒斯坦人動員起來了

不顧多方警告 特朗普準備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

也門前總統薩利赫遭前盟友胡塞武裝攻擊身亡

通俄門:弗林認罪並同意配合調查

美國再度要求中國切斷對朝鮮的石油供應 中國置若罔聞 俄羅斯堅決拒絕

朝核危機:導彈響了,又出事了,忙活了

“豐碑”穆加貝即將倒塌 鱷魚姆南加古瓦讓人害怕

別了,中國的“老朋友”穆加貝?

羅興亞難民危機尚待解決 蒂勒森王毅先後訪緬周旋

習近平派特使宋濤訪朝 特朗普對朝戰略取得“小勝”

津巴布韋總統穆加貝拒絕下台 軍方“清君側”行動遭遇阻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