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東京專欄
rss itunes

為什麼日本天皇在19年4月30日退位?

作者 東京特約記者 楚良一

日本政府12月1日在宮內廳召開了有關決定天皇退位日的皇室會議,將2019年4月30日定為天皇退位日,皇太子將於5月1日即位成為新天皇。這是自1817年光格天皇退位後約200年來的首次天皇退位,也是現行《憲法》下的首次天皇生前退位,4月30日和5月1日,既不是舊年的結束和新年的開始,也不是日本會計年度的結束與開始,為什麼日本選擇這樣一個日子進行新舊天皇的交接呢?

日本天皇2016年8月8日下午3點通過視頻表達了作為象徵天皇關於公務的想法,顯示出欲實現生前退位的願望。看得出來,繁重的公務使他很疲勞,但是他不能說:“我也有退休的權利”,因為他沒有退休的權利,只能表示“不具體觸及現行的天皇制度,談談個人的想法”。

日本《皇室典範》中未規定天皇“生前退位”一事,鑒於天皇生前退位的願望,2017年6月9日,日本國會通過了《天皇退位特例法》,使平成天皇退位之事正式成為法律。

《天皇退位特例法》中規定,決定退位日時必須召開皇室會議聽取意見,因此安倍12月1日召集皇族和眾參兩院議長及相關人員等,召開了皇室會議,據宮內廳稱,會議始於上午9點46分,於11點結束。安倍在會後向天皇進行了“內奏”。

本來日本政府提出了2018年底現天皇退位,2019年初新天皇即位的時間表,如果在這一年的年底老天皇退位,在新一年開始時讓新天皇即位,新的年號與公曆新年的開始一致,會減少使用年號上的電腦系統的混亂,國民也容易理解,但是這提案遭到掌管天皇、皇室及皇宮事務的機構宮內廳的反對,其理由是元旦宮內祭祀活動和作為國事行為的“新年祝賀儀式”等接踵而至,再加上退位即位等活動,就會手忙腳亂。宮內廳次長西村泰彥在今年1月17日的記者會上說:“1月1日對於皇室來說是極其重要的日子,難以安排退位及即位的儀式。”

為此安倍內閣又提出在2018年12月23日,在天皇滿85歲生日的時候,現天皇退位、24日新天皇即位,新的年號從2019年1月1日開始的方案,但是宮內廳拿出年始年末皇室活動的一覽表,表示非常繁忙,難以安排,同時提出了以舊年度的結束的3月31日老天皇退位(日本的會計年度從每年4月1日開始),新年度開始的4月1日新天皇即位,並開始新年號的方案,認為這個時期現任天皇和皇太子工作較少,可以減輕他們的負擔。

但是這又和政界的活動和社會狀況相衝突,一個是年度交替的時候,是日本各省廳人員調動的時期,民間的公司也會進行大量的人事調動,同時還有日本的統一地方選舉,不是一個安靜的時期,因此政府又提出了一些其他的方案,其中2019年4月30日定為天皇退位日,皇太子將於5月1日即位成為新天皇對政府最有利,因為那時統一地方選舉結束,國會有關新年度的預算案的審議也將結束,執政黨和政府可以騰出手來專心致志搞舊皇退位和新皇即位的慶典作,同時在2019年的夏天會迎來參議院換屆選舉,在新天皇登基的一片祝賀氣氛中進行選舉,可以凸顯“太平盛世的新氣象”,對執政黨有利。

而在《天皇退位特例法》中規定,天皇退位的日期,由政令來決定,而政令是由內閣決定的,因此最後,雖然宮內廳拿出了種種理由反對安倍提出的各種方案,安倍政權雖然也做了一些讓步,但是最終還是按照自己的旨意,而不是按照宮內廳的意思決定了退位時期,堅持了“首相官邸主導天皇新舊交接”的立場。

在11月21日,在宮內廳長官辦公室前,有記者向宮內廳長官山本信一郎問及將2019年4月30日定為天皇退位日,皇太子將於5月1日即位的方案,山本信一郎一臉不快地說:“完全不知道此事。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一帶一路”:日本躍躍欲試而又充滿擔憂

為什麼TPP11國框架協定首腦會談流產?

安倍和特朗普欲共建印度洋太平洋戰略

安倍大選獲勝後將繼續改善日中關係

日本大選:安倍支持率很低 仍穩操勝券

安倍會在此次眾議院選舉中痛失政權嗎?

朝鮮欲在太平洋進行氫彈試驗 日本擔心什麼?

日本要率先打破西方對俄羅斯的制裁嗎?

為什麼日本和韓國針對朝鮮挑釁的對應不同?

日本引進“陸基宙斯盾系統”為何激怒俄羅斯?

日本能夠攔截朝鮮發射到關島的導彈嗎?

日本改組內閣意味着安倍晉三前途黯淡

中國軍警船七月三次進入日本領海使日本高度緊張

日本政府為什麼低調對應劉曉波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