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要聞解說
rss itunes

法國大選撕開殖民黑歷史:神經崩潰的敏感詞

作者 呢喃

法國2017年大選陣營中,兩個實力不弱的競選者因為管不住嘴,談到了法國殖民問題而幾乎被罵到神經崩潰:一個是現今醜聞纏身的右派代表菲永(François Fillon),另外一個就是邏輯令人迷惑的中間派前經濟部長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二人都是在拉票過程中觸碰到了法國民眾對於殖民歷史的敏感點。

馬克龍在阿爾及利亞訪問時接受了Echorouk News的採訪,他在採訪中對法國和阿爾及利亞之間仍舊滾燙的殖民問題做了評論,稱“殖民就是犯罪,是對人性做出的犯罪。是真正的野蠻,這也是我們應該直視的歷史,同時向所有受到我們迫害的人們道歉。”

為了緩和氣氛,他補充道“同時我不後悔法國殖民了阿爾及利亞,因為阿爾及利亞得到了好處:法國幫他們讓人權紮下根”。這可以被解讀為:“殖民的確是殘暴野蠻的行徑,未經原住民允許的情況下對他們進行了強制改變與掠奪,但法國不應自我責備,因為自我責備的文化不具有實際建設意義”。馬克龍甚至曾經在去年11月公開說過:“是的,在阿爾及利亞我們折磨過當地人,但也為一個國家的興起做了鋪墊,因為法國,阿爾及利亞才有了繁榮、產生了中產階級。這就是殖民的事實。但如果有人覺得我這話里有為殖民洗地的意味,那我向他們道歉。”

此言一出,立即招致輿論鼎沸。法國右派代表菲永指責馬克隆不應該“在舊傷還沒好乾凈的地方撒鹽”,他表示“這種激烈言論不是法國大選候選人應該說的”。他認為,馬克龍此舉讓法國民眾意見分化,讓人們反對彼此,這不利於團結。而右派共和黨代表們也紛紛指責馬克龍跑去國外說法國壞話,散布“法國殖民是反人類罪行”這樣的“侮辱性”言論。極右派代表也對他發難:“馬克龍在國外說出貶損法國的話,他居然還想成為法國的總統?簡直不可思議”。

雖然馬克龍此後試圖用並不好笑的幽默感挽回事態,例如引用戴高樂在阿爾及利亞曾經說過的名言“我懂你們”來回應反對他的聲音,但這位總統候選人依然處於輿論的風口浪尖。

法國曾經從19世紀30年代起佔領了阿爾及利亞,後將阿爾及利亞變成自己的殖民地。隨着法國人不斷移居阿爾及利亞的趨勢一直持續,導致後來阿爾及利亞獨立時,法國在“感情上無法放棄”阿爾及利亞。

雖則右派代表菲永指責大選競爭對手馬克龍在殖民歷史問題上犯了錯誤,但他本人也曾經因對法國殖民歷史置評而招致罵名。去年8月,還在為爭取共和黨黨內初選名額而四處奔走拉票時,菲永在一場集會上回答一名孩童有關殖民問題的提問,表示“法國的教育不應該給孩子灌輸‘法國殖民別國,法國有罪’這樣的思想,因為法國在殖民過程中與非洲人民一起共享了文化,而共享文化是不應該被指責的”。

菲永認為,法國的歷史教科書應該為孩子們樹立法國歷史的光輝正面形象,而且“法國又不是第一個去殖民別國的國家”,犯不着把道德感提升到這麼高。菲永的觀點是,法國人要自小從學校當中學習對“權威的敬畏”,“對祖國的信任”,而不是在歷史的漩渦里不斷找茬。菲永當時還稱,如果他當選總統,將會選出最優秀的學者改寫歷史教科書。這位共和黨人公開為法國殖民歷史洗地,招致了眾多指責。

菲永和馬克龍二人都在法國殖民問題上踩進了公眾神經敏感雷區,在法國學界看來並非偶然。但有歷史學家認為,60年過去了,現在是時候用平靜的態度冷靜看待殖民那段歷程的光明和黑暗兩方面。因為光明和黑暗造就了歷史的複雜性,不將其統一來看就無法正確理解。

美中歐間關稅不斷加碼 將破壞貿易秩序及全球化好處

新華社為何公布金正恩訪華信息?

金正日第三次訪華 習金規畫未來對美戰略?

右翼杜克當選總統 哥倫比亞和平打問號

巴黎“詩歌之家”舉行劉霞詩歌朗誦會

尼加拉瓜兩月暴亂後出人意料政府與反對派達協議

俄羅斯世界盃:幾許夢想 幾多挑戰

金正恩:朝鮮無核化與繁榮的偉人 還是玩弄國際社會的感情騙子?

缺特朗普與金正恩“即興演出”的峰會真締造紀錄了?

港“旺角騷亂”三被告涉暴動獲重刑 本土派政治背景受關注

眼緣定協議生死 金正恩特朗普今抵新加坡備戰峰會

上合組織峰會在七強峰會爭吵聲中登場

史上分歧最嚴重的一次G7峰會拉開帷幕

挺台軍防條款出爐 特朗普的台海布局耐人尋味

臉書與華為分享數據引發美“國家安全”憂慮

北京重申台灣問題是中美關係中“最重要、最敏感的核心問題”

北京發出警告:如果美方加征關稅,雙方談判成果將不會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