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要聞解說
rss itunes

法國總統中東三國之行各有側重

作者 肖曼

法國總統奧朗德昨天結束對了對黎巴嫩,埃及和約旦三國的訪問。貫穿三國行可以看到:奧朗德總統對中東三國訪問,各有三個不同的功能和重點。

黎巴嫩之行:謹慎外交

奧朗德總統4月16日到17日第一站對黎巴嫩的訪問,被認為是一次較為棘手的外交活動。黎巴嫩是一個將近兩年來都沒有總統的國家,國內政治局勢敏感,奧朗德總統不希望自己的這次工作性訪問被看成是對黎巴嫩內政的干預,因此非常小心翼翼地採取穩健的外交姿態。但黎巴嫩又是敘利亞的鄰國,在政治解決敘利亞僵局和難民問題上,法國需要黎巴嫩的合作。

自2014年5月以來,由於黎巴嫩主要政治派別在總統人選問題上爭執不下,奧朗德成為該國總統職位空缺後首位到訪的外國元首。奧朗德總統在黎巴嫩馬不停蹄地展開外交活動,廣泛接觸了除黎巴嫩真主黨外的該國政壇各派力量。由於黎巴嫩內外局勢複雜,法國總統此行不可能化解種種矛盾,但對直接了解該國情況非常有益。奧朗德表達法國對傳統盟友黎巴嫩的支持,呼籲國際社會努力幫助黎巴嫩。

從敘利亞逃往黎巴嫩的難民人數達到110萬,為了幫助黎巴嫩更好地解決難民問題,奧朗德總統向黎巴嫩承諾了1億歐元資助,並前往難民營,探望希望申請獲得法方庇護的難民。下一步,法國外長埃羅於5月27日抵訪黎巴嫩。兩國國防部長也將會晤商談具體的軍事合作事宜。

埃及之行:法國不滿足經濟“老六”地位

奧朗德總統訪問第二站埃及,是在4月17日和18日間展開。這是一次突出經濟合作的訪問,隨行的還有30多位法國大公司老闆,雙方簽署了18項協議和諒解備忘錄,總價值約18億歐元。雙方簽署的協議和諒解備忘錄涉及範圍廣泛,包括防務、能源、民生項目合作等,能源合作既有向埃及民宅輸送天然氣項目,又有發電、輸電、建立風電站和太陽能電站等項目。

2014年法國對埃投資達32億歐元,此後基本維持在這一水平,法國是繼沙特、英國、美國、阿聯酋、比利時之後的埃及第六大投資夥伴。目前在埃投資的法國公司達150家,約提供3.3萬個就業崗位。法國與埃及的年貿易額約25億歐元。奧朗德總統在埃及時表示:法國在和埃及的經濟合作方面,不應滿足於“老六”的地位。

法國總統奧朗德和埃及總統塞西舉行會晤,雙方就利比亞局勢、敘利亞局勢、巴以衝突等地區熱點以及反恐、人權等共同關心的問題進行了討論。雙方領導人就敏感的人權問題在記者會上還有一幕對話,令人印象深刻:埃及總統塞西透露,他們會面時,法國總統曾向他提及人權問題。塞西說:“奧朗德總統,我們身處的區域極度動蕩,並不安寧。” 接下來奧朗德回答說:“尊重人權不是打擊聖戰的障礙,反而是對抗恐怖主義的方式之一。”

約旦之行:突出軍事和反恐合作

在最後一站對約旦的訪問中,法國總統奧朗德顯示出對伊斯蘭國恐怖組織不妥協的軍事領袖的風格,他前往哈桑王子基地訪問視察,那裡是法國打擊敘利亞和伊拉克恐怖分子基地戰機停靠和起飛的基地。奧朗德總統在約旦繼續呼籲加強中東地區安全的講話,祝賀法國與約旦的軍事合作成果。

法國總統奧朗德19日參加約旦-法國經濟論壇時表示,法國要繼續支持約旦,雙方簽署了2016-2018年總值9億歐元經濟合作備忘錄,其中包括支持約旦到法國招商引資或想到約旦投資的法國私營企業。為了更好地應對難民危機,奧朗德總統還希望遭受難民危機嚴重的地區可以享受到優惠貸款。

約旦人口只有約650萬,但接待的難民人數卻高達63萬。在約旦的敘利亞登記難民中,近9/10是窮人或者預計不久後會成為窮人,多是兒童婦女。在約旦的敘利亞難民才是真正的窮人,比逃難到歐洲的敘利亞難民更窮,更需要幫助。

到訪安曼的法國總統奧朗德對近在咫尺的敘利亞局勢感到擔憂,他擔心敘利亞和平談判中止後戰火會重啟,難民會重新走上逃難的路。

 

中美貿易戰未了 宗教人權忽成互懟焦點

谷歌為中國市場“叛國”了嗎?庫德洛罕與特朗普不同調

繼續撕 美眾議院決議譴責特朗普“種族主義言論”

湘江大壩水位超記錄使三峽大壩的防洪效益再度受質疑

韓國瑜挑戰蔡英文 台灣2020大選真成“中華民國保衛戰”?

法國國慶閱兵凸顯歐洲軍事合作及負傷法蘭西英雄

坍塌風險與鉛污染 巴黎聖母院火災三個月後進展彙總

高敬文:香港與大陸最大差異是政治價值觀

香港反送中:大陸遊客移民如何看?怎麼做?

中美將從破裂前的文本復談或另起爐竈?混沌未明

709事件四周年,香港法律人聲援內地維權律師

四年後希臘人選擇重回傳統政黨的懷抱

香港民眾七七九龍區遊行 強調“和平、理性、優雅”要找陸客談心

程翔:駐港部隊是定海神針一說意味着什麼?

世維組織:北京將政治衝突演變成維漢之間的種族衝突

閱兵演講煙花秀 特朗普要顛覆國慶傳統

特朗普說放鬆沒啥用 華為仍在黑名單也禁參與5G建設

佔領立法會之後呢?紐時指“反送中”運動進入不確定階段

七一:香港大撕裂 北京能繼續漠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