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柏林飛鴻
rss itunes

“種族滅絕”一詞引發德土關係危機

作者 柏林特約記者 丹蘭

亞美尼亞大屠殺一百周年之際,德國政府偏離了一慣的謹慎外交路線,將奧斯曼帝國對亞美尼亞人的驅逐和殺戮定性為“種族滅絕”。這一新的語調是怎麼形成的呢?它對德國、土耳其和亞美尼亞人意味着什麼?

 4月23日,德國總統高克在柏林大教堂發表講話,公開將奧斯曼帝國1915年4月屠殺亞美尼亞人的行為稱為“種族滅絕”。他同時還指出,德意志帝國在其中也負有責任。他說:“我們德國人在對亞美尼亞人的種族滅絕中負有一定的責任,甚至可以說是共犯。在這件事上,我們還需要好好反省。”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德意志帝國是奧斯曼帝國的最重要盟友,曾向奧斯曼帝國提供武器和軍事參謀。高克總統所指的責任是指德意志帝國駐軍曾參與驅逐亞美尼亞人。

4月24日,德國聯邦議會就亞美尼亞大屠殺展開長時間的討論。此前,贊成定性為種族滅絕的議員並不多。但在高克總統、教會以及多方努力下,謹小慎微的執政大聯盟終於放棄謹慎外交,和反對黨走到了一起。聯邦議會於是通過了“種族滅絕“的定性。

 而就在2005年,聯邦議會曾做出決定,避免使用“種族滅絕”這一詞彙。理由是,德國最好不要端出首席教師的架子,干涉土耳其境內正在展開的相關討論。這一理由也還站得住腳,因為當時打破禁區的討論在土耳其才剛剛開始。不過,說到底,德國還是不想和北約盟友土耳其關係緊張。時過十年後,屠殺亞美尼亞人的這一段歷史在土耳其的某些大學、公共機構和書店裡已都不再是受禁話題。但德國政府這時能站出來說“種族滅絕”,其力量仍然不可小看。

柏林出版的《日報》表示,德國承認種族滅絕,並承認本國的參與,這是件份量很重的事。因為德意志帝國當年畢竟是奧斯曼帝國的重要盟友。盟友分道揚鑣,這會讓始終不承認種族滅絕的土耳其十分惱怒。德土關係有可能緊張起來。但德國的這一步將有助於土耳其和亞美尼亞公民社會的發展。當然,德國既然承認了自己的責任,就不可能只是口頭說說而已,而是必須為土耳其和亞美尼亞的和解而努力。這也是德國本來就想做的事。

高克23日發表種族滅絕的講話後,土耳其果然就於24號提出強烈抗議,說“高克無權指責土耳其人民並沒有犯下的罪行”,說土耳其人民“不會忘記也不會原諒高克。”土耳其當天還對俄國總統普京和法國總統奧朗德表示了抗議,因為這兩位國家領導人也都使用了種族滅絕這一詞語,而且還前往亞美尼亞參加了隆重紀念活動。25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親自披掛上陣,再次向俄、德、法三國開炮,說這三國的“斷言是建立在亞美尼亞謊言的基礎上。”埃爾多安還攻擊說,俄德法三國在二戰中的行為,大家有目共睹,它們應該去清掃自己的歷史污點才對。而德方則力挺高克。就在土耳其抗議高克的頭一天,德國外長施泰因邁爾表示,支持高克繼任總統。之後,別的政治家也做了類似表態。

4月25日,柏林雖然舉行了紀念亞美尼亞種族滅絕一百周年的遊行活動,但當地的土耳其社團同時也舉行了反遊行。由此可見,種族滅絕這一詞彙引發的衝突已多層面展開,而且不會很快結束。

三次顫抖:默克爾能否堅持到2021任期期滿?

《每日鏡報》:六四成為中國走向國家資本主義和監控狂的起點

德國《南方信使報》:新絲綢之路是中國帝國主義政策的展示

巴黎聖母院給建設新歐洲帶來希望

德國《每日鏡報》:意大利擁抱中國投資是歐洲無能的證明

德國《明鏡》周刊:中國的西藏戰術產生了效果

《南德意志報》:特朗普是敲詐者

柏林電影節:王全安聚焦沉默的草原和女牧羊人

德國廣播電台:中國正在成為技術強權

德國《世界報》:特習對弈 習近平不能示弱

《圖片報》:再教育營暴露了共產黨對維族人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