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國際縱橫
rss itunes

世界是否又進入新的冷戰 ?

作者 法廣

聽眾朋友,美中貿易戰打響之前,美國在其新版《國防戰略》就已經宣布, “中國是使用掠奪性經濟學來脅迫其鄰國,同時在南海地貌實現軍事化的戰略競爭者” ;“中國和俄羅斯正在體系內損害國際秩序以獲取利益,同時削弱原則和‘路規’。”《國防戰略》指出:“現在日益清楚的事實是,中國和俄羅斯想要重塑世界,將世界納入其‘威權主義’模式的軌道  同時‘攫取干涉’其他國家經濟、外交和安全決策的權力。” 關於應對中國的崛起,新《國防戰略》中稱,“中國正通過軍事現代化,影響力行動,以及‘掠奪性’經濟手段,來‘脅迫’其鄰國,重塑印太地區的秩序,使之對自己更加有利。中國正在持續提升經濟和軍事力量,並將此上升為全國性的長期戰略。它將繼續推進軍事現代化項目,並試圖在近期內建立印太地區的單方面優勢,最終在未來取代美國,掌握全球優勢。新《國防戰略》的長期目標是將中美兩國、兩軍導向交流和互不侵犯的關係。 關於俄羅斯,新《國防戰略》中指責俄羅斯顛覆破壞東歐國家,並認為其近年來大力增強核武庫是對美國最顯著的挑戰。

在華盛頓表示國際關係又重新回歸大國博弈之後,人們不禁要問,世界目前是否又進入了一種新的冷戰狀態?最近有文章指出,冷戰結束四分之一世紀後,我們正面臨著第二次冷戰,這場戰爭既熟悉又與先前冷戰有所不同,俄羅斯不再是超級大國,而只是一個人口約為1.45億的國家,其經濟依賴於石油和天然氣,並且,俄羅斯沒有政治意識形態。儘管如此,俄羅斯仍然是世界兩個主要大國之一,其擁有核武器,並且是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俄羅斯準備利用其軍事、能源、互聯網能力來對盟友國進行支持,並以此來削弱鄰國和敵對國勢力。這種情況是不可避免的,據預計,第二次冷戰將迎來俄羅斯與美國及歐洲友好關係的新時代。

某些觀察家指責美國歷任總統,指責美國在俄羅斯遭遇數起危機之時,未能對其進行經濟支持,除此之外,還有觀察家們指責北約的擴張,並稱,北約很可能會仿效美國,把俄羅斯作為其潛在的競爭對手。然而,第二次冷戰出現的最大責任方是俄羅斯,特別是俄羅斯總統普京,正如此前歷任俄羅斯總統一樣,普京認為這個由美國支配的全球體系,對其政權構成了威脅,並且對俄羅斯在世界上的地位構成了威脅。近年來,俄羅斯利用武力吞併了克里米亞,這是一個違反國際法基本原則的舉動,而國際法的基本原則是絕不可能被武力改變的。普京繼續利用軍事手段秘密地對烏克蘭東部、格魯吉亞及巴爾幹部分地區的穩定進行着破壞,俄羅斯瘋狂地使用武力,特別是在敘利亞境內對恐怖的阿薩德政權進行支持。

首先,美國人必須意識到防禦是不夠的,國會有權要求對俄羅斯實施進一步的制裁,但特朗普總統拒絕執行國會已批准制裁的舉動是錯誤的。美國政府還應該表達自己的意見,應該對俄羅斯政權任意逮捕反對者及屠殺記者的行為進行批評,如果特朗普繼續縱容俄羅斯,那麼,國會、媒體、組織機構、學者們應該揭示普京政權的腐敗行為。

與此同時,美國的目標不應該是結束美國與俄羅斯之間的關係,事實上,兩國之間的關係確實比第一次冷戰時期的狀況更加糟糕,美國的目標應該是為了美國的利用,儘可能地尋求兩國間的外交合作。
如果能夠確定俄羅斯烏克蘭人不會進行報復行為,那麼俄羅斯可能會願意停止對烏克蘭東部進行干涉,以換取減輕國際社會對俄羅斯的制裁,同樣,如果增加俄羅斯干預敘利亞戰事的"干預成本",那麼克里姆林宮可能對敘利亞戰事的升級不再感興趣。與此同時,美國需要俄羅斯的支持來加強對朝鮮的制裁,而且,避免新的核武器競爭關乎兩國利益。

韓國慶熙大學和平研究所所長《全球化的韓國和本土化的全球》作者Park Sang-seek認為,人類正同時遭受著新冷戰、部落主義和宗教衝突。從某種意義上說,新的衝突比舊時的冷戰給人們帶來的衝擊更大。《韓國先驅報》刊載了他的解讀。樸先生認為,在新的冷戰時期,俄羅斯和中國形成了一個無形聯盟,摧毀了美國主導的單極系統: 俄羅斯的戰略是瓦解西歐,削弱美西歐洲聯盟,並在阿拉伯世界獲得取得影響力,而中國的戰略是確保其在中亞、兩個中國海域和印度-太平洋地區的影響力或主導地位。

在歐洲,俄羅斯首先奪回其在克里米亞的戰略前哨,並在2014年向烏克蘭東部的親俄分離主義分子提供軍事支援。它拒絕就這個問題與歐盟談判。俄羅斯也盡一切努力阻止其在東歐的前衛星國家加入歐盟,但並沒成功。此外,它一直在試圖阻止歐盟成為一個單一的政治體。在這方面,當英國退出歐盟時,它一定感到幸災樂禍,希望這會帶來多米諾效應。為了對抗西歐的這一統一運動,俄羅斯大費周章將中亞國家轉變為類似歐盟的經濟聯盟。 因此,歐亞經濟聯盟於2014年成立。它的成員包括蘇聯的五個前共和國,包括俄國。應該指出,歐亞經濟聯盟不能與歐盟相提並論,因為前者由15個前蘇聯共和國的1/3 組成,而歐盟的所有成員國都是獨立的主權國家。更重要的是,歐盟的最終目標是將成員國合併為一個單一的國家。但在歐亞經濟聯盟的情況下,即使俄羅斯也想尋求一個類似的目標,其他成員也不會同意的,因為他們以前屬於治俄羅斯統治下的前蘇聯,如果他們這樣做的話,他們將再次失去獨立性。

另一方面,俄羅斯和中國於2001年共同發起成立了上海合作組織。成員還包括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印度和巴基斯坦。本組織基本上是一個區域安全性群組織,以維護歐亞大陸內部的安全,並先發制人地制止美國和西歐擴大其對該地區的影響。最近對美國、印度、中國和日本很重要的印度-太平洋戰略也可以在新冷戰的背景下做解讀。

如果新的冷戰成為現實,那麼確保印度和太平洋之間的海上航線安全將對中國、日本、俄羅斯和美國變得非常重要。美國和印度走得越近,俄羅斯和中國的關係就越緊密。這也將使美國和日本比以前變得更加親密。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包括一條陸上絲綢之路和一條海上絲綢之路 (印度-太平洋海路)。眾所周知,中國一直在盡一切努力,通過擴大其空中和海軍力量來擴大其在亞太地區的行動範圍。

上述事態發展表明,在歐亞大陸,俄羅斯一直在與中國密切合作,鞏固其影響力範圍,而在印度-太平洋地區,中國一直在努力擴大其影響力範圍。俄中合作是在不採取任何明確形式的情況下進行的。結果,新一場冷戰的烏雲籠罩在歐亞大陸和北美洲。

相比之下,部落主義和宗教宗派主義的烏雲正在迅速蔓延到發展中國家。這表明,無論冷戰如何發展, 種族和宗教衝突的數量一直在不斷增加。另一個現像是,從十九世紀六十年代開始的全球化並沒有削弱部落主義和宗教主義。全球化實際上刺激了部落主義和宗教主義的發展。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源自西方的全球化使全世界都面臨著民族主義及宗教衝突的威脅。 由於非洲和中東的種族和宗教衝突,大批難民拚命逃往西方,於是西方人的部落和宗教自我保護本能被重新點燃。在一些西方國家,包括美國,極端民族主義已經出現。這些極端民族主義者是在維護一種原始的本能,類似於非西方部落的本能和激進的宗教教條。種族主義和仇外心理是這種心態的具體表現。

總而言之,儘管目前整個人類擁有了歷史上空前的財富和新發現,物質生活非常豐富,也更加長壽,但也正因為如此,整個人類都變得越來越不文明。 如何防止冷戰和原始狀態的重現是全人類最迫切的任務。

陳一新:特朗普政府更希望從中東脫身

美國制裁伊朗與中東緊張格局的升級

馬來西亞政局大翻轉以及對馬中關係的影響

一些西方國家調整對中國的軍事戰略

看羅興亞人的遭遇和昂山素季面臨的壓力

美國新版《國防戰略》中俄被列為主要競爭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