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今日經濟
rss itunes

核心原則遇挑戰:世貿組織如何走出危機?

作者 瑞迪

世界貿易組織164個成員國12月11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兩年一度的部長級會議。這是該機構自成立以來的第11次部長級會議。如果說世界貿易組織旨在進一步推動多邊貿易的多哈回合談判失敗已經是不爭的事實的話,美歐國家與中國圍繞中國市場經濟地位問題的爭執使得世貿組織在大國較力與紛爭中難以前行,而作為世貿組織核心價值的多邊貿易原則也由於美國特朗普政府的嚴詞批評面對嚴重挑戰。會議召開之際,內部分歧之嚴重,以致於現任世貿組織總幹事阿澤維多形容說,就連‘天空是藍色’的這樣的話都難以形成共識。

應該說多邊貿易原則自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以來就一直面對嚴重挑戰。作為多邊貿易疏導、協調機制的象徵的世界貿易組織因此成為特朗普“美國優先”政策猛烈抨擊的靶子。特朗普政府認為美國在世貿組織受到不公平待遇,不僅不排除重新談判在世貿組織框架下達成的貿易協定,而且,目前還在作為世貿組織核心機制之一的貿易爭端裁決機構成員任命問題上作梗。這個仲裁機構的宗旨是在各國政府圍繞補貼或關稅問題發生矛盾和衝突時做出裁決,避免貿易戰。但特朗普政府認為,該機制效力有限,多次呼籲採取更加強有力的措施,維護美國利益,對抗不公平競爭。該仲裁機構有7名成員,其中的墨西哥法官紀念7月離職,韓國法官今年7月辭職,歐盟法官的任期也在12月結束。7名法官因此只剩下4人,而美國方面一直拖延,不肯在新法官任命問題上鬆口。這使得這個在多邊貿易中發揮重要疏導作用的機構難以正常運作。美國政府的根本意圖是終結這個貿易爭端解決機制,還是只是想藉此表達不滿,從而推動某種改變呢?歐盟貿易事務專員表示,美國政府的態度有可能從內部“殺死”世界貿易組織。

在特朗普政府的美國優先政策與多邊貿易原則間的矛盾之外,還有美歐國家與中國圍繞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的爭執。中國自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中國方面認為,按照規定,其市場經濟地位應該在其入世15年後自動得到承認;但歐盟及美國不這麼認為。歐盟議會曾在去年5月中旬通過決議,反對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美國政府則在幾天前正式通知世界貿易組織,反對給予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美歐國家一直指責中國過渡向其企業提供補貼,使得中國產品可以十分低廉的價格進入美歐市場。近年來,美歐與中國圍繞中國鋼鐵製品或鋁製品傾銷的指控就源於此。而給予中國市場經濟地位,意味着美歐國家將無法像過去那樣動用反傾銷措施,作為回應。也正因為如此,歐洲聯盟近日出台新措施,針對中國,量體裁衣,應對中國廉價產品對本國企業的衝擊。此前談判7年終究未能推進多哈回合貿易談判的世界貿易組織,在歐美與中國之間的這場爭執中也顯得無能為力。

在兩大難題之外,各成員國在貿易談判中的分歧也十分嚴重。世貿組織總幹事阿澤維多11月底在一次吹風會上難以掩飾其對布宜諾斯艾利斯部長級會議前景的悲觀,他表示,桌面上有很多議題,但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一項議題取得共識。一名法國巴黎Dauphine大學的經濟學者也向法新社記者表示,不必預期這次會議有重要成果。但是也有人認為,各方有可能會在非法捕魚問題上達成一項具體的成果。倘若如此,這將是在該領域做出的第一項多邊決定。

危機顯現自然也會引發抗拒危機的反應。這次世貿組織第11次部長級會議恐怕的確難以在推進多邊貿易問題上取得重要成果,甚至恰恰相反,世貿組織在成立27年後,正面對如何繼續存在的迷茫。但維護多邊貿易的努力也始終沒有停止。就在布宜諾斯艾利斯部長級會議開始前夕,歐盟與日本最終完成了自貿協議談判,可以說是對特朗普政府抨擊多邊貿易原則的一個回應。同時,一些與會國家希望歐盟與由阿根廷、巴西、烏拉圭和巴拉圭四國組成的南方共同市場間的貿易談判能取得一些至少是象徵性的進展。雙方的自由貿易談判自90年代就已經開始,但歐盟委員會貿易專員上周表示,原本有望在今年達成的協議,可能要推遲到2018年。

部長級會議開始前夜,阿根廷總統馬克里為世界貿易組織 這個由美國主導成立的機構辯護,強調,要解決世貿組織的問題,就要加強世貿組織,而不是削弱世貿組織。

法國政界與業內人士看華為遭打壓

美中貿易戰停火 中國須兌現1.2萬億貿易承諾

會議紀要顯示美聯儲或將很快再次加息

經合組織下調2019年全球經濟增長數字

路透社:英國議會通不通過與歐盟的退歐協議得看英鎊暴不暴跌

中馬捕魚協議衝擊馬達加斯加總統大選

法國審計院亮黃牌:中資併購圖盧茲機場後疑團重重

看美中貿易戰緩解與“停戰”的機率

標普稱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在一個百分點內

歐盟與意大利政府在預算案上的兩大分歧

國際能源署預測全球石油需求2040年觸頂

誰主宰聯網? 網絡較量也在巴黎展開

醫藥醜聞頻頻與極度污染的中國是法國醫藥集團的天堂

烏鎮互聯網大會與中國對網絡自由的威脅

看美國中期選舉結果對經貿領域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