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要聞分析
rss itunes

阿曼灣油輪遇襲 特朗普還在猶疑

作者 安德烈

誰製造了阿曼灣油輪遇襲事件?美國現在把矛頭對準了伊朗。伊朗否認,聯合國秘書長要求進行“獨立調查”。下面,我們來看看特朗普領導的美國究竟是何種態度。

軍事報復或者盡量表現得剋制,進一步強化對伊朗制裁,或者坐下來談判?美國政府的強硬派與不希望再來一次戰爭的特朗普總統之間似乎正在撕扯,特朗普至今難以清晰地確定美國的對伊戰略,這在阿曼灣油輪遇襲事件發生後再清楚不過。

美國作出了什麼反應?

事件發生幾小時後,美國才直接指控伊朗是周四發生的兩艘油輪遇襲的“主謀”。特朗普星期五強調,攻擊油輪行為明顯是伊朗所為,根據五角大樓描述,特朗普提及一個被看作顯示了一艘正在靠岸的伊朗革命衛隊成員駕駛的液貨船從船殼中取出一枚未爆炸的炸彈的視頻。

不過,儘管語氣殺氣騰騰,特朗普政府避免宣布準備立即採取報復措施,這應被視為是一年來針對伊朗不斷強化經濟與外交制裁的美國政府很節制的表現,尤其是在五月份,美國發動了針對伊朗的“最高壓力”行動,在中東部署大批戰艦、轟炸機以及軍隊之後,美方的表現可謂十分節制。

語言的戰爭或者是戰爭?

前奧巴馬政府的政治顧問、現在是斯坦福大學高級研究員的科林.卡爾發推表示:美國伊朗之間的情勢變得越來越危險。雙方將很容易闖入他們各自不斷宣稱的希望避免的一場戰爭。

不斷的語言抨擊,以及最近的緊張升級,眾多觀察家以及美國的盟國擔心不小心擦槍走火在兩個敵國之間引發一場戰爭。不過,在民主黨及共和黨政府里擔任過談判代表的大衛.米勒則認為,阿曼灣油輪遇襲事件“不足以構成發動戰爭的理由”。

這位中東問題專家對法新社表示,如果在這一事件之後,特朗普政府選擇直接攻擊伊朗戰艦或者伊朗領土或者停駐在伊拉克、敘利亞、也門的伊朗軍隊,美國得到的支持將會是零。

華盛頓對伊戰略是否統一?

特朗普不斷重複,他不希望把美國軍隊重新投入到一場昂貴且看不到終點的戰爭。

如果說美國代理國防部長沙納漢表示決心保護全球的美國軍事力量和美國利益,但他也在重複華盛頓不尋求衝突。他強調:“美國政府把重點放在外交上”。

在五角大樓,在目前階段,既無美國人又無美國利益遭侵害的事實,只不過涉及的是全球海洋運輸,應在國際層面上解決。

不過,眾所周知,特朗普的安全顧問博爾頓,他的立場則嚴重地傾向於以戰爭解決問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伊朗問題上也被視為是一位鷹派人物,儘管他在努力地靠近特朗普的路線。

特朗普到底想要什麼?

除去對油輪遇襲進行反擊,美國針對伊朗的整體戰略目標非常模糊。

特朗普一年前離開了2015年旨在阻止德黑蘭擁有核武器的國際條約『伊核條約』,特朗普稱,這是為了迫使這個伊斯蘭共和國在核問題上接受一個更加具有束縛性質,並迫使伊朗放棄在中東地區的“破壞性”角色的最好辦法。

最近數周,儘管特朗普的團隊不斷強化針對伊朗的經濟的、外交的以及軍事的壓力,這位共和黨出身的億萬富翁卻在不斷地呼籲與伊朗領導人進行直接對話。

但是,面對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的明確拒絕,特朗普尚在猶豫採取何種立場。星期四他表示,現在要達成一個協議為時尚早。然後又發出邀請:“我們希望伊朗人準備好之後重回談判桌”。

大衛.米勒認為真正的問題是美國政府並不清楚自己瞄準的是什麼,何況目前根本看不出任何伊朗政體崩潰的跡象。

這位前外交官質疑:對伊朗的制裁僅僅是起到一個摧毀伊朗的作用呢還是真的為了通過談判達成一個協議?他懷疑特朗普政府真的有誠意與伊朗對話:“我不相信特朗普已做好與伊朗進行嚴肅的談判,並對伊朗的要求做出某些讓步”。

港人持久戰遍地開花北京噩夢伊始

張倫:胡錫進“相對寬鬆自由”背後仍意在強調維穩

林鄭月娥欲下不下 習近平騎虎難下

北約還是俄羅斯 土耳其必須作出選擇

大陸李文足香港何韻詩:向國際社會勇敢發聲的中國人權女俠

楊建利談美國“擁抱熊貓派”高調發聲

大阪習特會:習近平二渡陳倉還有第三次嗎?

習特會攤牌前美參院通過《國防授權法》

國際媒體輿論對大阪G20峰會不報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