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要聞分析
rss itunes

假如中美貿易談判還有第二季

作者 肖曼

如果說中美前11輪談判回合可稱為一出連續劇“第一季”的話,從月底的日本大阪二十國峰會開始,中美貿易談判有可能進入“第二季”。“第一季”中,美方施壓措施主要是加征關稅,中方的應對則是拖延戰術。

假如中美貿易談判會有第二季的話,雙方的劇本會是什麼呢?美方的態度似乎仍然強硬。在周二(6月18日)推特確認中美領導人已同意在6月底在大阪舉行會議後不久,在佛羅里達州參加2020年總統連任競選活動的特朗普稱:他不急於結束貿易戰,只有雙方達成“公平協議”,他才會同意這個貿易協定。他的原話是:“今天早上,我和習主席詳談過……”, “我們看看會發生什麼,要麼我們會得到一筆好交易, 要麼我們根本達不成交易,不過那也沒關係。”

美方強硬態度也通過其他官員有所表達:
上周日,美國商務部長羅斯表示看淡雙方達成協議的可能性,他說:“我認為20國峰會能達成的最大議題可能是恢復談判的共識。”“在總統層面,他們不會談論如何執行貿易協議的細節。”

本周二,白宮首席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表示,他不想猜測雙方是否能夠在大阪達成協議,美國關注的是結構性改革和執法機制。

同一天,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出席參議院財政委員會聽證會,他承認,僅憑關稅未必能改變中國行為的說法不無道理,但稱它仍然是特朗普政府給中國施壓所能調用的唯一工具。他說:“我不知道它能否讓他們停止作弊,如果達不成協議,我們就得做些什麼,如果有比關稅更好的主意,我願洗耳恭聽。但我還沒聽到。”

他告訴美國參議員說:“我們在中國面臨一個難以為繼的局面,坦率地說,幾十年前應該解決這個局面。” “這是它們(中國)長期以來的歷史,它們違反了知識產權規範,且變本加厲,做出承諾而不履行承諾。”

萊特希澤周三(6月19日)再次重申美國立場並未改變,仍將要求中方進行結構改革,說這也是下次談判的核心議題。為了達到這個目標,美方不可能放棄可執行及可驗證的強制性的執法機制。

萊特希澤還透露:自20號開始,他將與中國副總理劉鶴通過電話會談一天半,但是目前還未確定美中正式重啟談判的時間。然後他希望在大阪特習見面之前,與財長姆欽一起與劉鶴會面。

美方在等待通過與中方的實際接觸來評判北京的新策略,因為習近平在發動官方媒體大打反美輿論戰後,自己頻頻出訪,加強與俄羅斯中亞盟國關係,甚至突然宣布要出訪朝鮮。特朗普為了獲得中國在朝核問題上的合作,而大大推遲了中美在貿易問題上攤牌的時間,去年11月阿根廷峰會期間,習近平一番讓特朗普動容的承諾,又推遲了美國第二批加稅時間表。現在,習近平仍然想通過玩朝鮮牌來引誘已對朝鮮興趣日減的特朗普。

“紐約時報”分析認為:從習近平的角度來說,說服特朗普相信他正在朝鮮問題上發揮建設性作用,將是對中國影響力的一個適時提醒。這甚至可能會換來貿易談判中的一些友好姿態,此前特朗普也會徑直將貿易談判與朝鮮聯繫起來。

對此,中國人民大學朝鮮問題專家成曉河表示,鑒於美中兩國在貿易方面的緊張關係,以及美國對中國電信巨頭華為採取的行動,這將是送給特朗普的一份“大禮”。

還有中國學者通過撰文英國“金融時報“為習近平支招說:要“力爭6月29日與特朗普約1小時的一對一秘密會談。最好的溝通是面對面,甩開特朗普極右翼高官和助手的干擾,滿足他想達成“大交易”的願望。

同一專家還告誡:“瞄準另一個簽署協議的“窗口期”。如果美方堅持毫不讓步,中國不必也不能急於達成協議,不得不打持久貿易戰。雙方經濟必然承受巨創,就看誰的忍耐力更久、更強。如果美國二、三季度GDP明顯下滑,失業率上升,疊加美國股市指數動蕩下跌,將動搖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並對其連任產生巨壓,那麼2019年11月16日至17日在智利聖地亞哥舉行的APEC峰會,是下一個“窗口期”。

如此來看,中美貿易談判假如真有“第二季”,持久戰大致仍然會是中方最心儀的劇本。

 

港人持久戰遍地開花北京噩夢伊始

張倫:胡錫進“相對寬鬆自由”背後仍意在強調維穩

林鄭月娥欲下不下 習近平騎虎難下

北約還是俄羅斯 土耳其必須作出選擇

大陸李文足香港何韻詩:向國際社會勇敢發聲的中國人權女俠

楊建利談美國“擁抱熊貓派”高調發聲

大阪習特會:習近平二渡陳倉還有第三次嗎?

習特會攤牌前美參院通過《國防授權法》

國際媒體輿論對大阪G20峰會不報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