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香港 中國 習近平 反送中 人權

發表時間 • 更改時間

習近平太強硬 香港人激怒了

media
6月16日,近200萬香港人上街抗議修訂向中國大陸引渡嫌犯的『逃犯條例』,可謂全港傾城而出。 路透社

香港一場破歷史紀錄的大示威爆發後,被指“後台老闆”的北京當局一聲不吭,被要求下台的特首林鄭月娥公開發表聲明道歉;組織反送中的泛民團體“民陣”則聲明,港府如果拒絕他們提出的五訴求,市民不肯罷休。誰造成了香港今日的局面?


上周日爆發百萬港人反送中示威,接下來包圍立法會的民眾遭警方暴力驅逐之後,香港的局勢對港府以及站在港府背後的北京越來越不利,美國兩黨向國會提交一項旨在要求美國政府每年認證香港的自治地位、將香港自治狀態與特殊待遇掛鉤的『香港民主人權法』。情勢嚴重,據報中共常委、主管香港事務的副總理韓正南下深圳坐鎮,特首林鄭月娥才於周六正式表態暫緩修訂『逃犯條例』。然而為時已晚。

習近平上台後,對港政策變得極為強硬,將香港“高度自治”變成“中央給予地方的自治”,還取消基本法承諾的“普選特首”。“一國兩制“被肆意擠壓,銅鑼灣書店五名店員公然遭北京劫持,要求直選的佔中領袖遭審判,學生領袖被關押種種,北京越來越不可一世的強硬態度終於迫使港人破釜沉舟,修例就成了爆發這一歷史性對抗北京當局的導火索。是故,林鄭月娥暫緩修例的表態並不能夠讓示威者滿足,當局會不會秋後算賬,會不會在適當的時候再來二讀?於是在這個星期天,6月16日,有了組織者稱將近二百萬示威者的驚天行動。一座只有七百多萬人的城市,這麼多人出動示威,這個巨大的比例在全世界也極其罕見。

香港不是北京,太古廣場不是天安門廣場,林鄭月娥16日被迫“放下身段”發表聲明,承認由於政府工作上的不足,令許多市民感到失望和痛心,為此向市民致歉。林鄭在聲明中表述“政府重申並無重啟程序的時間表”,但是示威者繼續要求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據香港明報引述“政府消息”人士,聲明中提及的“政府重申並無重啟程序的時間表”就等於『逃犯條例』修訂草案“自然死亡”,形同“撤回”條例。這一說法的可信度並不低,其實,周六林鄭月娥表示暫緩修訂條例後,就有分析人士指出實際上這是政府有臉面撤退的說辭,很難想象港府甘願再度冒着人民起義的風險伺機二讀。

但是,香港的事已至此,港人的憤怒其實已指向更深廣的內容。這些內容有些已經從他們的聲明體現出來,比如民陣提出的五訴求:完全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追究警察開槍鎮壓;不檢控和釋放反送中示威者;撤銷定性6月12日集會為暴動,林鄭月娥問責下台。聲明稱,如果政府拒不回應,定會激發更多市民開始罷工、罷課、罷市,“二百萬+1位”市民一定會繼續出來遊行上街,直到勝利為止。

港人的要求過分嗎?想想那些為爭取港人直選權而發動佔中行動的領頭人的遭遇,想想銅鑼灣書店是如何被毀滅的,百萬示威者的矛頭恐怕遙指林鄭月娥的背後,這就是北京當局,以及北京當局的領導人習近平。香港人曾被允諾直選特首,隨後可以直選二分之一立法會議員,但是他們的這種可能性就是在習近平手上被以極其強硬橫蠻的方式埋葬了。這次當局不顧市民人人自危,反對強行修例的主流願望,硬是一把柴點燃了熊熊大火。

香港今天與北京愈行愈遠。幾年前,泛民派為捍衛自由發起“佔中”行動時,輿論強調的是香港社會的對峙和撕裂。林鄭月娥擔任特首發表演說時也曾表示,她的首要任務是彌補香港社會的政治撕裂。但從這幾日港人驚天動地的示威規模看,香港人捍衛自由的決心鐵定,他們對峙的目標一致,矛頭就是中共當局以及被他們視為是傀儡的港府。從一些網絡反應看,即便近年到香港的中國大陸移民,也參與了這場遊行,他們也不願意回到一個自己曾經熟悉的那樣一個被人鉗制自由的社會。

無論林鄭月娥的政治前景如何,未來的特首是誰,香港人現在清楚自己的生存目標。習近平當局想利用佔中失敗後支持建制派分割民主派的那種分裂之術也可能難以奏效了。對習近平來說,恐怕更嚴重的問題就是中國大陸正面臨著一個日益充溢着自由精神氣息的香港的威脅,這種自由精神越來越凸顯,敢於抵抗獨裁的聲浪愈來愈大,這不能不說和習近平的“培植”有關---把太古廣場當天安門,把香港當中國大陸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從上次雨傘革命到這次反送中,主導抗議的是香港青年一代,他們越來越自信,越來越有力量,有分析指出:“香港的絕大多數人已經丟掉了對中國政府的幻想,他們在進行捍衛自由、法治的最後決戰,這個決戰不僅在街頭,更在人們的心頭!” 這對習近平的統治不是一個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