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中國 亞洲 貿易 中美貿易戰

發表時間 • 更改時間

貿易戰中國俏走東南亞 美國要威脅亞洲也選邊

media
圖為維基百科東南亞地圖 維基百科圖

據日本媒體報道,中國企業的東南亞投資出現激增。在越南,2019年1~5月來自中國的新增投資批准額增至上年同期的近6倍。而在泰國,1~3月增至2倍。規避美國對華加征關稅的動向在全球企業之中擴大。據學者認為,中美貿易戰不只是經濟角力,更是政治角力,美國將要求東協國家選邊站,泰國相當為難。學者主張,如果強權無法維持世界秩序,東協能成為秩序建造者。


據日本經濟新聞今天報道說,中美貿易戰中國企業對東南亞投資出現擴大趨勢。為規避美國對華加征關稅的動向在全球企業之中擴大。

報道說,中國對越南的新增投資批准額在1月至5月20日期間達到15.6億美元,增至上年同期的5.6倍。1~4月的4個月里總額已超過2018年全年(12億美元),而且仍在保持增長。

韓國對越南投資僅次於中國,截至5月為10億美元。而2017、2018年連續2年居首位的日本僅為7億美元。如果維持這一速度,在2019年,中國有可能自從越南政府發布各國和地區構成的2007年以後首次登上新增投資首位。

報道說,在泰國,來自中國的投資也在增加。泰國投資促進委員會(BOI)1~3月批準的來自中國的直接投資增至上年同期的2倍,達到292億泰銖(約合人民幣64.4億元)。

據亞洲開發銀行表示,“中國企業最近幾年來一直在增加對亞洲新興市場國家的投資,但由於貿易摩擦,這種趨勢加強”。尤其是越南,地理位置靠近中國,而且人工費低廉,因此被選為最主要的投資地點。

根據日本野村控股6月3日發布的報告顯示,由於貿易戰的激化,“越南將獲得最為正面的影響”。報告分析稱,在越南2019年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展望中,7.9%是貿易戰帶來的益處,這一比例在各國和地區中大幅超過居第2位的台灣(2.1%)、居第3位的智利(1.5%)。

據該報道說,菲律賓在杜特爾特政權上台之後,由於對華關係改善這一特殊因素,來自中國大陸的投資迅速擴大。2018年11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馬尼拉,與菲律賓簽署了29項合作協議。菲律賓國家統計署(PSA)的數據顯示,2018年來自中國的投資批准額達到506億比索(約合人民幣67.6億元),是2017年的21倍以上,並超過2017年居第1位的日本,躍居首位。

在來自中國的投資不斷推進的背景下,美國特朗普政府對與中國以外國家和地區的貿易不均衡也表示擔憂。越南2019年1~5月的對美出口額以服裝等為中心比上年同期增長28%。如果對美出口膨脹,美國有可能增加額外關稅的對象國。

據中央社報道,美中政經角力下,學者認為:華府將要東協國家選邊站。新加坡智庫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和泰國智庫安全與國際關係研究所(Institute of Security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昨天共同舉辦“東協和新世界失序:尋找新平衡的泰國”(ASEAN and the New World Disorder: Thailand, seeking a new balance)講座,探討美中貿易大戰下,泰國和東協要如何從中找到定位。

據安全與國際關係研究所所長蒂提南(Thitinan Pongsudhirak)認為,過去美蘇冷戰時,美蘇之間並沒有直接衝突,而是透過代理人對抗,現在美中之間則是在稅、科技、文化、留學生等議題直接衝突,和當年的美蘇狀況不同,因此他不認為現在美中是冷戰狀態。

據蒂提南指出,中國曾經動用柬埔寨影響東協的決議,美國現在也開始學中國,要求東協國家選邊站,對泰國來說會相當為難,因為中國是泰國交往超過數百年的貿易夥伴,且美國要求東協國家選邊站,長久來說,有些東協國家可能不會太開心。

據泰國發展研究院(Thailand Development Research Institute)院長桑蓋特(Somkiat Tangkitvanich)分析,美中貿易戰不只是經濟角力,更是政治角力,新崛起的強權想要掌握秩序,因此產生衝突。

據桑蓋特說,這對泰國來說有好有壞,好的方面是有些企業會往東南亞挪移,首先受惠的是越南,接着是泰國,壞的方面是泰國和中國的貿易往來非常密切,可能會因此受到影響。

報道引述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院長柯成興分析,中美把對方視為地緣政治的競爭對手,東協國家必須謹慎以對,他認為未來有種可能性,就是當強權如果無法維持世界秩序,東協可以成為秩序的建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