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公民論壇
rss itunes

廖天琪:八九民運和六四屠殺直接間接地催生了中國的公民運動

作者 法廣

“八九六四”天安門民主運動今年迎來三十周年。三十年,在歷史的長河中,雖然並不算十分漫長,但在人的一生中,三十年可謂不算短。當年投身這場運動的熱血青年,如今已進入中年,許多人流落他鄉,在期盼中度日,有些人承受着生活的壓力,有些人經受着精神鬱悶的煎熬,更有些人不堪流亡生涯的重壓,英年早逝。他們渴望六四得到正名的美好願望,一年年落空。

三十年後的今天,人們從不斷的反思中,究竟悟出了什麼?中國民主進程是否有所進步?對此,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向我們闡述了她的看法。

法廣:“八九-六四”又送走了一個年頭,為六四正名的期盼再一次落空。反思這段歷史,您最大的感觸是什麼?“六四”三十年後,這一要求民主的運動卻始終沒有能夠確立其應有的歷史地位,造成這種現象的主要原因是什麼?

廖天琪:三十年的時間半個甲子,不算短。這期間中國和世界都發生巨大變化。就在1989的同一年,柏林牆坍塌,東歐共產主義國家紛紛倒戈,蘇聯帝國分崩離析,如今東歐都成了民主國家。再看看中國,我想從兩個角度來看,一是加害者,犯罪者,中共政權,另一個是受害者,即中國人民和民主運動。

先談在八九運動中,中共政府作為鎮壓民意,屠殺人民和學生的兇手。剛才說過,30年時間不短, 中共1921年成立,30年後,1951年,這個黨就已經奪取全國政權,把國民黨趕到海峽對岸的台灣,開始進行一系列的政治大實驗,從土改,三反五反,大躍進,反右到後來的文革,批林批孔,嚴打, 一直到八九屠殺。和平時期卻殺出一條血路,無辜中國人民死了四千到八千萬。這一切老百姓都豬狗一般默默接受。八九的動人之處是人民覺醒,反對官倒貪腐,繼而人權自由,而中共竟在全世界的注目之下動用軍隊坦克公開屠殺。三十年過去沒有公布真相,更別談正名,無辜受難的六四亡魂和下獄的人得不到正義。但是這三十年,殺人的兇手們進行「中共特色的反思」,也就是將一起反抗批評在萌芽時期就扼殺,另外就是發展經濟,用物質和金錢來收買人民的靈魂和尊嚴。如今中國是經濟大國,人民物質生活提高。世俗物質的價值蒙蔽了人的良知,正義,很少人再去真正反思中共建政七十年以來血跡斑斑的歷史,三十年前的大屠殺也被忘懷了。所以當我們談到受害者的中國人民時,令人感嘆的是普通的人已經被洗腦和矇騙忘記了以前的痛苦和恥辱,因八九而興起的民運,多年來由於各種原因,並未能健康發展,如今只有微弱的聲音和力量。想到這些,實在極為痛心。殺人者、犯罪者如今勢力強大,受害者已經忘記疼痛和羞辱。人類的正義、良知似乎真的萎縮了。

法廣:“八九-六四”為中國帶來哪些影響?有沒有對中國社會公民運動的發展起到助推作用?

廖天琪:八九-六四確實曾經起到振聾發聵的作用,人民一度覺醒,令全世界都驚嘆。許多民運和民間組織都應運而生。特別是海外的民運,很長時期都一直在國際上堅持著,並和國內的同志們有所互動,但是為了他們的安全,一般都是各自單獨運作。可惜中共政權從未跳出傳統以來毛主義的那套思維,對於一切異議異音都極為恐懼,在中國內部從事任何民間政治活動,都是危險的。因此許多組織的積極份子都先後下獄。連文藝界文化界的人都不放過,更不用說維權人士和維權律師群體,習近平主政以來的這些年,被捕入獄的人更多。許多人反覆判刑,幾十年牢底坐穿,無法活著出來。

但是隨著資訊的流通,民智畢竟提高,中國民間的許多組織都蓬勃發展,只要不直接涉及政治議題,還是有活動空間。我認為八九民運和六四屠殺是一個慘痛卻有意義的歷史事件,它直接間接地催生了中國的公民運動。

法廣:中國近代史上,出現了“五四”和“六四”兩大民主運動。從五四到六四,中間相隔七十年;從六四到如今,又送走了三十年。五四運動後的七十年中,民主訴求在多大程度上得到了兌現?而六四之後的三十年,中國發生了怎樣的變化?是否朝着實現民主的方向向前邁進了?

廖天琪:五四運動的發端是政治性的,是北京學生不滿當時北洋政府在國際外交上的失敗,巴黎合約對中國合理的要求否決,學生和民眾發起的示威抗議和請願運動,這個運動後來發生變化成為知識界推出的新文化運動,批判傳統文化的糟粕,提倡白話文,打出「民主與科學」即「德先生與賽先生」的口號。二十世紀每當中國面臨各種危機時,人民都會追溯到「五四精神」,也就是要求現代化,跟世界文明接軌。可惜百年來,中國走了許多彎路,至少在當初五四先賢提出的民主訴求上,至今在許多華人社會如台灣,新加坡,流亡西藏等地得到實現,但是偌大中國的大地上德先生還沒有蹤影,倒是賽先生十分生猛,如今北京政府大力提倡科研,在電子工業上發展迅猛,大數據、人工智能的發展相當領先,但是這些科技也直接幫助中共來控制人民的資訊、通訊和思想言行,事實上是賽先生幫助掌權者扼住了德先生的脖子。

六四之後這三十年,中共學乖了,如鄧小平所言,「向前『錢』看,讓一部分人富起來」政府用金錢和物質的改善來讓人民的良知和正義感麻木,同時控制互聯網,用電子技術來控制人民的知情權。雖然現今中國各地人民生活條件改善提高,治安也較好,但是這離民主卻愈來愈遠,因為政府的權力獨大,沒有法治和媒體的監督,沒有民意的反應,政府的權力就如一個鋪天蓋地的網把所有人都罩住,一切異議都被消除,一切民主萌芽都被扼殺。

法廣:您如何評判中國當前的維穩體系?

廖天琪:中國的維穩體系以前是靠公、檢、法三個系統來控制,也就是通過警察、城管、國安、公安、街道委員會等實體力量來掌控人民。但是現在有了大數據庫,有了人工智能這種幽靈般的手在背後,每個人都在公權力的無形控制之中,加上社會信用制度, 每個人都有這麼一張社會保障卡, 上面紀錄了一個人生老病死的一切資料,再過一兩年,這個制度會更加完善,哪怕中國那十四億的人口,再多都不怕,大數據庫里全都有資料,任何人在中國境內,七到八分鐘之內就能被警察找到, 這是一個英國記者測試出來的。那麼你說這個維穩體系是否完美?現在5G也已經推出,短時期內會日趨完善,方便的確方便,但是中國人都成了「籠中鳥」「甕中鱉」了,中共政府對任何人都信手拈來,要抓要關都由著他了。

不過,我也不是完全悲觀,畢竟人不同於沒有思想的草木,在某些情況的觸動了,有些中國人還是有感情、良知和尊嚴,也還能獨立思考,我不相信所有人都願意這樣被控制被豢養,被控制被維穩著。我們要爭取在中國社會拓展民意和民間討論的話語空間,讓人民覺醒,畢竟人除了「胃」,還有「大腦」。

廖天琪:劉曉波試圖以身作則化解共產文化造成的暴戾之氣-劉曉波逝世2周年有感

侍建宇:北京的反恐論述不符合新疆真實情況

朱耀明牧師:民主運動不是一次大型集會就可實現

潘永忠:港民堅持“反送中”運動,意在提醒與警告當局“一國兩制”50年不變

馬岳:反送中運動的支持光譜比五年前更寬

陳破空:百萬大抗爭,香港如燈塔,照亮黑暗中國

茉莉:在時光河流上回望一九八九——讀曹旭雲《愛爾鎮書生》有感

陳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夠意識到:中國民主化是台灣安全的最大保障

朱耀明牧師與黃雀行動:港人做了一件很光榮的事

王丹談“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記憶、再次出發

廖天琪:科隆研討會首次敢於直接面對港台問題

訪王超華:五四百年紀念與八九學運新五四宣言之夭折

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潘永忠談中國的人權狀況與民族危機

廖亦武:子彈+鴉片獨裁模式讓西方面對一個關口

陳破空:一帶一路與惠澤於當地國家和人民的馬歇爾計畫南轅北轍

廖天琪:「一國兩制」在香港幾乎蕩然無存

廖天琪女士談獨立中文筆會2019香港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