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香港 中國 習近平 人權 反送中

發表時間 • 更改時間

危險當頭 香港當局為何進退失據

media
香港引渡法案引發爆炸性局面,警方動用橡膠彈、催淚彈、布袋彈鎮壓示威民眾,示威者以石塊、瓶子還擊。 路透社

百萬港人和平示威“反送中”,要求撤回引渡“逃犯條例”,林鄭當局很快做出反應,拒絕讓步! 周三照樣付諸二讀。結果香港立法會周三被包圍了,當局被迫宣布推遲二讀,但是當日爆發了香港回歸中國大陸後空前的政治暴力,當局難道絲毫沒有預料?


百多萬人上街,香港七百多萬人,除去老幼,可謂“傾城而出”。在林鄭無視民意,做出繼續二讀的宣布後,可想而知港人的情緒憤怒到了極點。香港已是一個民意社會,雖然處於半自由狀態,但港人與世界同呼吸,知道世界分分秒秒的變化,權力的傲慢是可忍孰不可忍,他們包圍了立法會,警方於是動用橡膠彈、布袋彈、催淚彈彈壓;示威者扔瓶子,石塊,林鄭則譴責這是“有組織動亂”。這句話似曾相識,這是中共在六四時期使用的語言,胡耀邦逝世,學生上街示威,要求還以公道,要求反腐敗,要求啟動民主,結果,鄧小平授意人民日報發表『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引爆一場無法遏制的反抗運動,最後以流血告終。

作為一國兩制地區香港的最高首腦,林鄭有必要用這樣暴力的語言來形容港人的示威活動嗎?儘管這場示威越來越激烈,越來越難以扭轉。林鄭當局分析過沒有港人之所以如此行動的內在邏輯。2014年那場雨傘革命,那場“佔中”為何而起?為了要求北京履行承諾,讓港人屆時直選特首,直選議員! 結果北京違諾,直選泡湯,市民起身反抗,於是有了由教師、牧師等人組成的“佔中三子”。這場和平抗議最後以失敗告終,被稱之為香港良心的“佔中三子”遭到審判,北京勝利了嗎?沒有。港人從此把怒火壓在了心中,試想如果沒有兩年前北京當局的違諾,港人的怒火不會如此之大!

這是其一,其二就是接下來在2015年香港發生了銅鑼灣書店五名店員公然遭中國公安劫持事件,他們突然不翼而飛,甚至在泰國度假的桂民海也難以倖免,幾個月以後,他們被迫到央視認罪,坐實了中共公安如同黑幫一般公然到一國兩制的香港綁架人民的事實,被脅迫到港取回書店顧客名單硬盤的銅鑼灣店長林榮基絕地反擊,現在被迫到台灣申請避難,但是林榮基對這一事件的揭露深植在港人心中。銅鑼灣書店做了什麼,無非多年來一直出版一些類似中南海秘聞的泛政治類書籍,據說包括一部『習近平和他的情人們』,這在西方社會司空見慣。北京當局視之大逆不道,不惜踐踏一國兩制,“長臂執法”,而且是一種陰暗的“執法”---綁架! 香港從此已不是安全的香港,在港人看來,有了這樣一條“惡法”,將來港人只要違反北京意思,批評中共,“妄議中央”,隨時都有可能在北京要求下被“送中”。如果認可此法,要麼從此閉嘴,要麼從此心懷恐懼,戰戰兢兢,放棄最後的做人的自由。

其三就是2003年,香港爆發了反基本法23條立法風暴,那一次反抗的力量也十分巨大,可能當時一國兩制的餘蔭尚存,中共領導還不願徹底破壞香港殘存的那點國際光環,當局最後退步了。

林鄭當局全然沒有想到這些前因後果,這種歷史關係。舉出修法的理由是補司法漏洞,在一個正常的國家和地區,這一切再正常不過,問題是在一個一國兩制已被嚴重侵蝕,香港人人恐懼北京的時候,香港人對引渡法的恐懼就不難想象了,他們害怕的是北京當局可以以任意理由,因為他們可以把一切政治的理由打上刑事犯罪的借口,正如他們之前審判過的所有政治案件一樣,最後都被打上刑事的標記,可以找理由引渡中國大陸。港人的恐懼恰恰在這裡,港人的反抗也恰恰在這裡,他們要守護住最後一點自由,也許這是他們的最後一點自由。

對於林鄭當局之所以這樣做,許多觀察者指出,是北京要求這樣做,是習近平不準備向港人作出任何讓步,中聯辦時時向特首辦公室傳達北京的旨意,中南海監視着林鄭當局的一舉一動。

但是,在不少中國問題觀察人士看來,中國的六四殷鑒不遠,“有組織動亂”的思維邏輯非常危險。林鄭當局並不全然如同中國的一個地方當局,不需要百分之百看北京的顏色行事。藉著一國兩制的理由,藉著新聞媒體的透明,藉著國際輿論及西方政府對港人的支持,及時剎車為時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