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中國 習近平 美國 特朗普 網絡

發表時間 • 更改時間

“微信大屠殺”或與影射習近平文章瘋傳有關

media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6月5日在克里姆林宮 路透社

最近中國社交網絡肅殺異常,六月四日許多微信群及個人賬戶突然被銷號,網民形容為“微信大屠殺”,朋友圈被砍伐得七零八落,有的乾脆連根拔除。情形這麼嚴重,僅僅因為六四30周年嗎?


幾位被微信封殺的人士根據他們的經驗表示,今年以來,對微信、微博等的過濾屏蔽的確比以往更嚴重,但最近的現象比較異常,如果僅僅跟六四30周年有關,似乎也太有點草木皆兵。六四30年,全球罕有的紀念,國際媒體連日大幅報道,的確看到國際社會相當重視,有分析人士指這與西方對中共政權曾抱有的改革希望幻滅有關。但北京網絡防護的像鐵桶一般,網絡警察直接駐站,外邊的消息更不容易進去,當局何必如此緊張?不過,在遭封殺的幾位人士看來,當局大動干戈,動手術,連根拔,可能跟網友群傳送的一些影射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文章有關。

比如有一篇署名解濱的題為『全國最大的小學生,該下課了』社交網絡傳得很厲害。文章指出,中國目前面臨的困境實際上不僅僅是中美關係倒退以及所帶來的一系列問題,中國的經濟增長率去年就創下了多年來的低值,今年還會創新低。中國的民企已經全面萎縮。中國的就業危機已經到了無法忽略的程度。

“內外交困”,作者質問這些都是誰的責任?“無論你如何指責美國,都沒法讓中國的官員和人民相信這全部都是美帝的錯。曾幾何時,中國有個人也說過他將對此負責。現在到了該他負責的時候了,他人呢?中國確實有一個人必須對所有這些負全部責任,他躲都躲不掉! 這個人名叫‘一尊’,‘定於一尊’的‘尊’,既然定下來了,那麼‘一尊’就要負責”。

作者稱幾乎所有的中國人都知道一個公開的秘密,“一尊不過就是個小學生,中國最大的小學生。”作者認為“如今的中國,就是被這樣一個小學生,一個白字大王”統治着。作者認為,白字大王無力應付複雜局面和嚴峻的挑戰,他在位一天,中國就走下坡路一天,他在位的時間越長,問題就越多。“一尊是所有問題中最大的問題”。作者認為,中國面臨的這些問題,本來並非無解,深化改革開放就是一條路,但一尊已經葬送了中國的改革開放。

“但‘一尊’還是可以做一件事歷史留名,令後人稱頌的,這就是隱退、辭職!”“自己下台,總比被人家趕下台要好,也比把國家徹底搞砸後被逼下台要好。”

還有一篇題為『他的認知障礙和中國的大革命風險』的文章開門見山:“無論在中國還是在外國,越來越多的人對他的言行感到困惑。許多人都在問同一個問題,他究竟想幹什麼?他要把中國和世界帶到哪裡去?”

作者的看法是,“他最大的問題不是他想要做什麼,而是他存在非常嚴重的認知障礙。由於他掌握了巨大的權力、由於中國存在着全面的、嚴重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危機,再加上中國政治文化和政治體制本身的嚴重缺陷,他的認知障礙,正在急劇地增加中國發生類似法國大革命那樣的大革命危險。”

作者警告,最高領導人發生嚴重的認知障礙,後果往往會很嚴重。文革那樣的 “荒唐政治”再現。問題還在於,“如果他徹底摧毀了中國上層社會和精英階層的抵抗意志,又全面動搖了本來十分脆弱的專業主義信任機制,那他就只能依靠一支完全信奉奴才主義的官僚和管理隊伍。這樣的隊伍或許可以支撐一個類似北朝鮮那樣的管制經濟,卻不可能維繫一個建立了複雜分工體系,並且與世界經濟高度整合的大型市場經濟”。結論:“隨着美國和其他發達經濟去中國化,中國的經濟危機和社會危機必然爆發,……一個基層社會不能自治,上層社會無力自主的中國,不會有蘇聯解體那樣的平靜,唯一可能發生的,就是像法國大革命那樣破壞性極大的大革命”。

這其實是一篇舊評,作者是時評人士梁京,文章發表於2015年12月1日自由亞洲。文章原題『習近平的認知障礙和中國的大革命風險』。網上流傳的幾乎未改一字,只是把習近平換成了“他”,作者變成無名氏,這篇舊文為什麼幾年以後又突然改頭換面在社交網絡風行,值得深思。

去年習近平通過修憲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以來,形象日趨黯淡,再加上中美貿易戰爆發,被指與他一再誤判有重大關係,加之國內經濟形勢不斷走下坡路,對幾乎兼任中央所有領導小組組長於一身的習近平的批評也日益尖銳起來,他掌握了所有的大權,所有的問題自然而然也要從他身上尋找原因。

造成網絡大封殺的原因可能還有其他各種因素,也許這是其中比較重要的因素,網絡瘋傳的批評當局的文章也不止這些,此處不過僅舉兩例。問題是,當局僅僅通過封殺帳號能夠完全堵死一些批評領袖的文章流傳嗎?很值得懷疑,前面提到的幾位人士被封網後,又重新起名,次日建立了新的帳號,老朋友群在新名號下又集聚了起來。他們說,“你再封,我再建,除非把微信整個給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