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要聞解說
rss itunes

美中外長通話北京要求華盛頓克制 貿易協議或卻步履維艱

作者 弗林

近日,隨着美國政府指控中國代表在雙方為期9個多月的談判中,對已經敲定的協議內容突然反悔,特朗普總統發推指責北京蓄意拖延談判時長,是希望2020年美國大選後與民主黨人總統談判,因此決定進一步增加對華商品關稅稅率。隨後迫使中國當局採取反制關稅措施。

不但如此,華盛頓方面還在本周就中國電訊巨頭華為在美髮展和購買零配件採取了系列封堵措施,一時間中國官媒的反應態度強烈。不僅否認包括上述的來自美方的有關雙方經貿衝突的一切指控,並批評美國是在實施“霸凌主義”,針對華盛頓的外交論戰升級。因此,環顧雙方局勢不但包括華爾街在內的各方擔心短期內雙方將無法達成貿易協議,而隨着美方針對華為技術和設備禁令的生效,分析人士擔心兩國間的經貿衝突有向“經濟和技術戰”的長期方向發展。也正是在雙方紛紛採取強力措施,中國官媒對美批評民族主義色彩升級的背景下,中國外長王毅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周六通了電話。

綜合雙方報道來看,來自美國國務院和中國官媒對兩國外長此次通話的報道在篇幅上存在較大差異。中國方面報道指出,王毅向蓬佩奧表示,敦促美方不要走得太遠了。王毅稱,美方近段時間在多個方面採取損害中方利益的言行,包括通過政治手段打壓中國企業的正常經營。中方對此堅決反對。他說,我們敦促美方不要走得太遠了,應當儘快改弦更張,避免中美關係受到進一步損害。王毅稱,歷史和現實表明,中美作為兩個大國,合則兩利、鬥則俱傷,合作是雙方唯一正確的選擇。雙方應按照兩國元首確定的方向,在相互尊重基礎上管控分歧,在互惠互利基礎上拓展合作,共同推進以協調、合作、穩定為基調的中美關係。此外,他還強調,中方一貫主張並願意通過談判磋商解決經貿分歧,但談判應當是平等的。

王毅稱,在任何談判中,中方都必須維護國家的正當利益,響應人民的普遍呼聲,捍衛國際關係基本準則。他稱,中方已就近來美涉台消極言行表明堅決反對的立場。我們敦促美方恪守一個中國原則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規定,慎重妥善處理涉台問題。另就國際方面問題中方報道指,蓬佩奧通報了美方對伊朗問題形勢最新發展的看法。對此,王毅回應稱,中國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致力於中東地區無核化與和平穩定。我們希望各方保持克制,謹慎行事,避免緊張升級。他表示,反對美國“長臂管轄”的原則立場。而被認為是特朗普得力助手的蓬佩奧在近期就一系列涉華政策問題上表達了強硬的態度。他不僅在接受採訪中多次指出,“特朗普政府非常重視來自中國的威脅”。他還在對拉丁美洲和歐洲的訪問中,對中國通過“一帶一路”和南海島礁建設對外影響力的擴張,以及華為5G網絡在美國歐洲盟國的推廣提出質疑和抨擊。

此外,蓬佩奧多次對中國國內的人權問題,特別是新疆針對穆斯林民眾的大規模“再教育營”問題加以批評。他這一系列並不引起北京喜歡的發言,也使得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一度罕見地針對美國國務卿個人加以回嗆。陸慷曾在4月份的一場記者會上宣稱,“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對中國和中拉關係肆意誹謗、蓄意挑撥,不負責任、毫無道理,我們對此強烈反對”。他說,“一段時間以來,一些美國政客揣着同一個唱本,滿世界污衊中傷中國,到處煽風點火,挑撥離間,言行令人不齒。謊言就是謊言,說上一千遍還是謊言,蓬佩奧先生可以休矣!”分析人士則認為,隨着近來美國國內政治精英在對華政策的態度上出現大轉彎,不光共和黨人士,就連民主黨也在近期通過眾多2020年總統候選人初選參與者的集會發言中透露出,將就美中經貿糾紛捉着北京不放的態度。有聲音更是認為,圍繞對華政策及其延伸話題將是美國此屆總統選舉,共和和民主兩黨候選人征戰的第一話題。

因此,曾擔任過中情局局長的強硬派蓬佩奧如此表態則更不例外。縱觀目前在美中關係緊張時期,兩國對外長間的通話報道中,美方與中方詳細闡述本國外長立場的敘述方式存在較大不同。美國國務院僅在周六以新聞的形式,發布了發言人奧塔格斯(Morgan Ortagus)的聲明稱,“今天,蓬佩奧國務卿與中國國務委員、中國外長王毅進行了通話。他們就雙邊關係的多個因素,包括美國對伊朗的顧慮加以討論。”但再沒有提供進一步的信息。正如上文所說,在現如今兩國領導人全權授權的貿易談判代表經曆數月斟酌,都未能就雙方經貿糾紛達成基本共識的情況下,外長級的通話似乎只能意圖是給當下的緊張情緒降溫。更為關鍵的是,隨着美國政界精英對華政策共識的成型,特朗普政府將中國視為美國“主要戰略競爭對手”的觀念正在主流聲音中越來越被人們接受。也正因如此,由於對中美未來戰略關係解讀的變化,美國國內也出現了對“新冷戰”,及美中正在發生“科技和經濟戰爭”,甚至“未來希望聯俄抗中”等不同的強硬派局勢分析。

王毅的上述發言雖然完整闡述北京觀點,但在目前華盛頓對華政策思維一致右轉的情況下,其對美國決策層是否具有影響則存在疑問。特朗普就曾在周二繼續發推談中美貿易戰時說,“當時間到了,我們會與中國達成協議。我對習近平的尊敬和友誼是‘無邊的’,但如同我多次說過,協議必須對美國畫算才行,否則完全沒有意義。”他之前的相關推文也表態稱,“關稅將給美國帶來比甚至達成一個前所未有的協議還要多得多的財富”。他堅稱,關稅將令美國更加強大,而不是更弱。有分析人士指出,通過長期對華實施關稅美方可以迫使全球供應鏈的重塑。另又聲音猜測,或許在2020年的美國大選中如若曾表示“中國不是美國競爭對手的”,由前副總統拜登代表的民主黨溫和派能在選戰中擊敗特朗普,則對達成中方希望的談判條件更為有利。但在月初公布的蓋洛普(Gallup)民調顯示,特朗普獲得了創紀錄的46%支持率。在現如今由其發動的貿易談判陷入僵局,特朗普或不願意在大選前與中方倉促簽署協議。

而就算在贏得民主黨提名後,拜登是否能真正對特朗普構成威脅仍是個謎。此外,可以明顯觀察到,拜登淡化“中國威脅”的發言在民主黨初選候選人內不是主流聲音。在民主黨人中,2016年惜敗希拉里的佛蒙特州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一直是中國貿易行為最嚴厲的批評者。而新澤西州參議員科瑞•布克(Cory Booker),以及近日在新罕布什爾州進行競選宣傳的其他參選人,都對中國發出了越來越嚴厲的批評。布克對選民稱:“中國人一直在利用美國和地球上的其他國家。他們不會公平地鬥爭。他們竊取我們的知識產權。他們強迫技術轉讓……我們需要對付他們。我們需要與他們戰鬥。”被很多人報以希望的德克薩斯州前國會議員貝托•奧魯克(Beto O'Rourke)也公開抨擊了中國的貿易行為。他向英國《金融時報》稱:“中國操縱他們的貨幣,利用不公平做法以低於成本的價格進行傾銷,如果我們要……在這場與中國的對峙中取得成功……我更願意與盟友們一道,而非獨自行動。”前國會議員約翰•德萊尼(John Delaney)則更是指責中國是“海盜”。

分析認為,參加民主黨初選的眾多候選人之所以採取對華強硬的批評態度,是因為他們深知正如2016年大選一樣,下屆大選將同樣在美國東北部的“鐵鏽地區”決定,而當地受到全球化工作外移的衝擊則最為嚴重。民主黨人不希望犯下希拉里在上屆競選中忽視藍領選民的重大錯誤,而圍繞着這些地區的選戰,在特朗普執政美國經濟復蘇,就業率下跌,執政效率頗高的情況下民主黨人必須傾巢出動,挨家挨戶動員,採取不同以往的強硬綱領否則將難以贏得民心。另就在目前民調中被認為是民主黨贏得候選人位置熱門的拜登,特朗普最新在接受電視採訪時則指控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在其父擔任美國副總統期間通過不正當關係與中國做生意並獲取對巨款的控制權。特朗普要求相關部門對此調查,拜登的兒子則對這一指控予以否認。

華爾街日報:美伊最新對峙揭示雙方在進行籌碼爭奪戰

北京欲保香港金融地位 “反送中”為美國添籌碼?

香港民眾彙成“黑色海洋”再次上街 要求:撤銷修法、林鄭下台

香港各界總動員反對“送中修法” 林鄭初步妥協但抗議將繼續

引渡修例 港府決策內部首次出現批評聲音

香港藝術家:香港猶如經歷着二戰時的邪惡

林鄭月娥:這已非和平集會 是罔顧法紀的暴動

港府強推逃犯條例 民間三罷抗議行動在即

白夏評港人為何向引渡法修改案說不

香港上百萬人上街“反送中”舉行15年來最大規模遊行

香港各界大動員反對港府修定逃犯條例

中俄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的局限性

英法美聯手紀念盟軍登陸VS中俄抱團取暖 世界新格局?

特朗普前腳踏英 習近平後足登俄 互別苗頭意味濃

張倫:無真正翻過六四一頁, 中國就無真正大國崛起

環球時報英文社評: 六四讓中國對政治動蕩有了"免疫"

北京表示:三十年前對天安門民運採取的行動是“正確決定”

美國總統特朗普威脅對墨西哥產品加徵關稅不被看好

港府大力推動《逃犯條例》修訂 相關爭議引市民、國際關注發酵

法新社:北京用高科技監控取代坦克維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