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要聞分析
rss itunes

習式五四精神被批是綁架歷史為己所用

作者 肖曼

本周六(5月4日)是中國五四運動100周年紀念日。一周前,習近平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最先舉行大型紀念活動,試圖為五四精神定調,結果習近平的一番言論招來各方的廣泛批評。

位於台北的中央研究院一連3天舉辦的“五四運動100周年”國際研討會進入最後一天。台灣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特聘研究員黃克武表示,中共如今將五四運動的愛國主義,與“跟黨走、聽黨話”嫁接在一起,事實上就是綁架歷史、背叛五四。這是以中共青年節的脈絡來陳述的。如果學界不對這種“意識形態化”進行批判,就很難深刻化、多層次的呈現五四。

黃克武先生分析說,中國大陸對於五四青年運動有一種曖昧的情緒,深怕有人藉機鬧事,但無論如何,五四仍代表現代中國的起點。五四發生之後,五四就不斷被各方所挪用,不論是中共、中國國民黨,都嘗試綁架五四、批判五四,以作為自身歷史發展的起點與未來方向,希望發揮指點江山的作用,這就是意識形態化。因此,他認為,在研究五四的過程中,如果不對“意識形態化”進行批判,就很難深刻化、多層次的呈現五四。

遠在美國的著名學者余英時對蘋果日報指出:中共故意挖空五四精神,“五四運動並不是愛國,而是怎樣愛國的問題。”他指出,晚清已有不少知識分子針對外國強權爆發運動,愛國不是五四獨有的情壞。“五四最重要的是兩個概念,一個是德先生(民主,Democracy),一個是賽先生(科學,Science),並不是愛國。”他並說,當時引入“德先生”及“賽先生”的正是中共創黨總書記陳獨秀,陳後來也反對中共,五四從此扭曲成愛國主義。

余英時先生說:“愛國本質是民族主義,共產黨完全沒有民族感覺,但他會利用民族同情。” 談到1949年中共建政初期,五四精神仍然存在。余英時說:“當時共產黨裡面也有許多從五四過來的人,還是相信自由民主這一套,並不是相信共產黨。”“1957年反右是北大開始的,也是5月4號開始的,還辦雜誌,都是五四傳過來。”

今年是六四30周年,當年六四學生以“五四”繼承人自居,要求政治改革,提倡言論、出版及新聞自由、反官倒等。 余英時認為“這些民主的要求就是五四而來的”,“五四到了今天還是活的,不是過去。五四沒有過去,五四一直在發展,六四也是五四的一個表現”。他更直言:“只要中國民主沒有實現的一天,六四永遠都會有人紀念,另一次六四永遠都會發生!”他還認為:“要求共產黨平反六四是一個很荒唐的事情。因為六四是(中共)自造的,他要靠六四才有今天,他怎麼會平反呢?!老是希望共產黨開恩,那是中國老辦法,希望皇帝開恩。心情好起來了,給你一些好東西吧,這樣的心理是永遠不會有民主的。對共產黨不能有幻想。”

習近平修改憲法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令習在2022年有可能無限期連任,這無疑是對五四的諷刺,民主的倒退。余英時先生對此並不擔心,他說:“一個人做皇帝能做到底嗎?別人會服氣嗎?現在什麼問題都可能變成大問題,如果專制是成功的,那現在應該還是秦始皇統治。”

海外網站博訊主持人張傑撰文指出:習近平此次五四講話又一個內容,很多人沒有關注,那就是恩威並用,暗藏殺機。習近平在報告中說:青年要順利成長成才,就像幼苗需要精心培育,該培土時就要培土,該澆水時就要澆水,該施肥時就要施肥,該打藥時就要打藥,該整枝時就要整枝。習近平的話是有畫外音的,那就是中共對於不服從黨的領導,追求民主、自由的青年會毫不留情的打擊。近來,警方對北京數十名信仰馬克思主義的左派學生採取了嚴厲打擊,這些學生組建馬克思學會和支持深圳佳士工人組建獨立工會,他們中的一些人將"五四"運動視為一種鼓舞。

五四運動”百周年之際,北京各大高校提升戒備,加強對校園內的巡查,嚴查外來人員。而5名聲援工運活動的北大左翼學生4月28日遭公安帶走後,目前仍與外界失聯。

 

張倫:“髒話豪車愛國黨”只給中國人蒙羞

香港民權周日晚近9時宣布集會結束 港府重申全力支持警方

香港民主派與香港政府支持者星期六分別集會表達不同立場

習近平欣賞的胡錫進文風成中國官媒標配

法國黃背心和香港反送中有無可比性?

香港困局滑向危局:林鄭寸步不讓逼港人上樑山?

北京把“恐怖主義苗頭”威脅大帽扣向香港示威者

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對法媒談香港危機及中美貿易戰

香港如何“止暴制亂”:退讓 戒嚴 出兵?

嗆美國“自己犯錯讓別人吃藥”,中國呢?

林鄭態度刺激港人 警民衝突升級誰之罪?

紮帕塔還要“瘋”下去:從體育運動走向科學發明的法國英雄

陳建剛律師一家逃離中國的故事再次警示港人

重判黃琦:北京對港人展示的祖國懷柔何處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