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中國 大學 教育 習近平 人權

發表時間 • 更改時間

中國的教授們被出賣之後

media
北京大學 網絡照片

中國的教師們與毛澤東冤家路窄,後者發動的文革幾乎把他們全體葬送。他們現在又一次嚴重地預感不詳,但是清華教授郭於華說:這一次他們沒處可退了。清華教授許章潤被停課調查,重慶師大副教授唐雲遭學生告密後撤職,激發越來越多的知識人挺身而出。一首北大張維迎教授作詞的信天游正在流傳。


天上的星星數不清,清華園出了個許先生

星期天,網上廣為流傳着北大教授張維迎親自填寫的“新編陝北民歌”:『這麼長的繩子拴不住你的嘴』:

三月里颳起數九的風,滿樹的桃花結成冰。天上的星星數不清,清華園出了個許先生。

這麼大的鍋里放不下幾顆米,這麼大的校園容不下一個你;這麼旺的柴火燒不熱一鍋水,這麼長的繩子拴不住你的嘴!

歌詞最後一段寫到:山擋不住雲來樹擋不住風,黑夜裡你孤坐待天明。長不過五月短不過哪冬,叫一聲:許先生,你多保重! 多保重!

清華大學另一名教授勞東燕在題為『許章潤教授被禁言 更多知識分子站出來』一文寫到:“沉默代表的不是中立,而是順從。”“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不要指望通過不斷地自我審查,來求得一時的苟且安寧,幻想從此高枕無憂。在這樣一個社會中,在這樣的一種體制下,你我又怎麼知道,下一個受害者就必定不是自己呢?”

楊濟余在『我言說,故我在---教師獨立宣言』中表示:“新‘坑儒’運動或新‘文革’運動已經開始了,而且來勢洶洶,短期內將一發難收。這是早就意料中的事。收拾了記者、律師,現在來收拾教師,這不是什麼新鮮玩意兒。高級黑不一定是壞事。這個荒誕時代的黑色幽默笑話真多:流浪漢講幾句話就晉陞為大師,大師講幾句話就貶嫡為流浪漢”。

浙大光華法學院教授夏立安反話正說,在『建議清華開除許大教授』一文中建議清華大學把“當下清華活着的自由主義分子”“許大教授”掃地出門,建議清華關閉校園裡 “死去的自由主義分子”王國維的紀念碑,因為“清華要想真想根絕自由主義,須從消除清華園裡的歷史做起,只有這樣才能讓那些自由主義分子的‘坐待天明’成為泡影!”

他還說,“既然自由主義的邏輯是:只有去國者才有自由之作,只有流浪藝人才有自由之作,那清華為什麼不成全他呢! 說句投機歷史的話,如果真有一天,許大教授掛冠而歸,他仍然是清華的人,他的榮耀也是清華。即所謂‘今天清華以你為恥,明天清華以你為榮。’”

批評“擼起袖子加油干”粗鄙觸犯了習近平?

重慶師大副教授唐雲講授魯迅時遭學生告密,學校以發表不當言論、損害國家聲譽處分。唐雲到底在課堂講了什麼,社交網絡流傳的唐雲事後回憶表示:他在課堂上講了魯迅的立人、立國,到底立什麼樣的人和什麼樣的國,這樣牽扯出人的權利問題和執政合法性問題;其次講到學習方法問題,“其中講到要捍衛學術的尊嚴和漢語的尊嚴,一定要用優雅的漢語寫出有水平的學術文章,像擼起袖子加油干這樣的句子,是十分粗鄙的,是對漢語優雅性的破壞”。

“大家擼起袖子加油干”是習近平2016年12月31日發表的新年賀詞的一句話,官媒人民日報新華社次日均已“擼起袖子加油干”為題發表社評,前者指這樣做是為了實現中國夢,後者指這是這個時代賦予黨的使命。這句話因之流傳頗廣,當時就被指為粗話。但也有人諒解,指毛式語言,文革語,那一句不是粗話?有分析指可能唐雲這句話觸怒了習近平,或者是校方害怕上面知道擔當不起,趕緊讓其“下課”。

學生告密形同出賣大逆不道

中國大學校園學生告密風日盛,已經有多位敢於衝破官方限定‘七不講’的教授應聲倒下,長江學者李建華則表示,告密與檢舉不是一回事。“告密是告密者利用同屬於一個系統或團體人員之間的信任關係,為達到自己的個人目的而將信息外露或上報,給對方造成不利的行為,告密的內容往往不一定是違法犯罪行為,所以說,告密有時也叫“出賣”,從這個意義講,學生告密是不道德的,甚至可以說是大逆不道”。

他認為,“一個社會如果告密者泛濫,表明這個社會已經腐爛透頂。一個社會如果慫恿告密者,表明這個時代已經黑暗至極。一個民族如果以告密為榮,形成了告密制度,表明這個民族已經萬劫不復。”

曾任中國人民大學政治學主任的張鳴教授接受明鏡採訪時表示,中國大學現在日趨“衙門化、黑社會化、幫派化”,問題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