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聽
  • 網上電台
  • 最新節目
  • 法語節目
要聞分析
rss itunes

世界報:烏克蘭民主雖不完善但很珍貴

作者 安德烈

烏克蘭將在星期天舉行第一輪總統大選,歐洲的目光投向這個動蕩不安的年輕國家。法國世界報就此發表社評指出,莫斯科企圖讓烏克蘭總統大選喪失信譽,相反,它應該得到世人的鼓勵。儘管烏克蘭民主進程存在許多缺陷。

法國世界報社評指出,烏克蘭民主制度如此不完善如此混亂,但是民主明白無誤地存在。這在後蘇聯時代的歐洲東部區域構成一個珍奇的稀有物。莫斯科陶醉於把烏克蘭政治舞台描繪如“雜技”甚或“混沌一團”,已經企圖使烏克蘭3月31日組織的這場總統大選的投票結果喪失信譽。在世界報看來,烏克蘭的民主進程,絕對應該得到西方的鼓勵。

最近五年,烏克蘭政壇以及烏克蘭公眾輿論發生了深刻的演變。史上第一次,在這個年輕的國家的歷史上,即將開始的總統大選並不是在親俄派或者在親歐派之間展開。烏克蘭傾向於歐洲的願景2014年已經在基輔獨立廣場得以充分表達,今天它已幾乎形成全民的共識。對此,克里姆林宮貢獻良多:先並吞克里米亞;然後在烏東挑動內戰,終至於讓這個國家的絕大多數人民與從前的“老大哥”揮手告別。

不過,這一切也不應該用來去掩蓋或者淡化新烏克蘭存在的重要缺陷:它的缺乏深刻改革的能力以及舊政體的精英們至今扮演着的決定性角色。儘管如此,這個烏克蘭應該得到支持,它的成功將是全體歐洲的成功。相反,它的失敗,將是一個重要的不穩定的泉源,同時是克里姆林宮一個意外的收穫,克里姆林宮不能忍受在被其視為後院,至少是其勢力範圍的地區,出現一個全新的替代模式。

世界報認為,烏克蘭民眾也不相信很快會加入到歐洲聯盟,他們希望與歐洲靠近能夠幫助他們改變自己的國家。西方人,他們也應該有同樣的現實主義姿態:如果說他們在波羅申科任職總統期間向其施加壓力是理性的,甚至採取限制性的經濟措施當他不願與貪腐作鬥爭的時候。但是,期望烏克蘭發生迅速的巨大改變的想法也很幼稚,任何革命都不會在短短五年完成。

繼續支持烏克蘭,還有另外一個重大的理由:烏克蘭東部的衝突在繼續。這場衝突根本沒有停止過。自從2015年簽署明斯克和平協議以來,7000人死於頓巴斯,甚至比停火前死亡的更多。

如果說基輔當局對暴力持續有部分責任,卻不應當忘記最根本的原因:這當然是莫斯科在並吞了克里米亞之後,派遣俄羅斯戰鬥人員進入鄰居的領土,點燃了烏東內戰之火。譴責烏克蘭沒有完全履行明斯克協議規定的義務是合理合情的,但是並不中肯並不確切,只要俄羅斯繼續向自己的保護人提供軍火,繼續維持敵意,暴力就很難避免。

世界報指出,在基輔,有一個詞可以描繪那種擔心看着西方人繞過烏克蘭命運的恐懼之情:這就是烏克蘭“疲勞症”。克里姆林宮全部的指望就在這個詞上:烏克蘭的盟友西方終至於不堪承受烏克蘭疲勞,取消針對莫斯科的經濟制裁,放棄正在全身心競選的烏克蘭。從這個意義上看,星期日舉行的這場選舉,不管其最終結果如何,都構成一個抵制這一風險的極好機會。

港人持久戰遍地開花北京噩夢伊始

張倫:胡錫進“相對寬鬆自由”背後仍意在強調維穩

林鄭月娥欲下不下 習近平騎虎難下

北約還是俄羅斯 土耳其必須作出選擇

大陸李文足香港何韻詩:向國際社會勇敢發聲的中國人權女俠

楊建利談美國“擁抱熊貓派”高調發聲

大阪習特會:習近平二渡陳倉還有第三次嗎?

習特會攤牌前美參院通過《國防授權法》

國際媒體輿論對大阪G20峰會不報幻想